关于断舍离

我这几天在大扫除,把家里的东西全部重新规整一次,在淘宝买了很多个收纳的盒子、箱子等,收纳后的确干净整洁了很多,老公笑着说,你这是什么整理,你就是把东西都放在盒子里,我说这就叫整理收纳。

刚结婚后去买家具,我执意要买书柜,店里没有,售货员大姐说,“买什么书柜啊,等你有孩子了,家里都是孩子的东西,还看什么书”,我当时笑了笑,没说话,内心却在腹诽:“你怎么懂我的追求”

今天我跟我婆婆说,“当初那个售货员阿姨说的真对,我真的不再看书了”。婆婆说,那就把你的书都卖了,也这么占地方的,我很果断的说,不行,我舍不得卖。

今天收拾书本时,我连一页纸都没有扔,几年前的破笔记本我都依旧留着,虽然没啥用处,我也知道我不会再看,但总觉得这些东西就是我的过去,亦是我现在的一部分,扔了后我的心就缺失了一块似的。

很小的时候我爱满大街的捡漂亮的糖纸,然后展平收集起来,后来慢慢的长大了,就放弃了这个怪癖,但是那一堆糖纸依旧留在我的抽屉里,虽然不再视若珍宝,但是也一定要留着。小学的某一天放学回家,忽然发现我抽屉里的糖纸全不见了,我傻眼了,内心空落落的,觉得缺少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难过的快要哭出来,赶紧问家人,才知道是奶奶把这堆糖纸扔了,我立马就去垃圾堆,把这堆糖纸宝贝一样的捡了回来。

我妈当时说,糖纸里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我说没有,我妈不信,我也没再解释,我当时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那样着急。

至于这堆糖纸后来怎样了,我就没有印象了。

到今天,这堆糖纸就变成了我的那一堆书和一堆乱写乱画的笔记本,不管是有用的还是没用的,我都舍不得扔掉。

那些有用的书,也或许再也没有用了,除非我再次捡起我的“设计史论研究”专业,我才能读的进去,研究理论总是枯燥的,如果没有清晰的目标和追求,一般人应该都很难坚持下来。

我就这样放弃了我的科研梦,我曾经以为我会读很多书,会写很多论文,会考博士,会做一个文人,结果,我就这么坚决的放弃了,做了一个家庭主妇。老公几次跟我提起,让我去读个博士,让我评个副高的职场,他会非常支持我,可是这些都没有打动我。

但是无论如何,那一大堆书,我不管搬家到哪里,我都不会扔下的。

昨晚跟老公聊天,我好奇的问他上学时的书呢,他说没有了,我说去哪里了,卖了吗?他说他大学没有发教材,都是自己去复印的书本看,我追问,那复印的书去哪里了?他说不知道,也许卖了吧。我内心非常惊讶,我觉得书是自己的过去,但是我老公是完全没有概念的,他真的不在意这些东西。

至于衣服包包什么的,我扔的就没有这么艰难了,虽然也是三五年不穿才能下定决心扔掉,但是好歹是会扔的。

心理学上,有一个「动机理论」,它认为,人的行为最本质的,是需求,也就是是主体意识到自己对某种状态的缺乏,这种缺乏是静止的,而当诱因出现时,它就会被激活,从而产生了动机。

有动机,然后就有了行为,简而言之:你缺乏什么,便会需要什么;需要什么,便会想拥有什么。

“拥有”便是一种填补了“缺乏”的行为,缺乏什么呢,我想缺乏的是对现有生活的踏实感,恐惧未来的生活,所以才想紧紧的握住过去。

从内心深处讲,我还是怀念读研时的我,那个心揣梦想、总在努力的我,我羡慕自己当时的状态,我觉得那时的生活和梦想才是值得的人生,所以读研三年攒下来的所有的笔记、资料、书本,厚厚的几箱子,我都很好地一直保存着。

我认为我现在的生活是没有足够的“意义”的,虽然我现在过的也很好,有老公,有孩子,有钱,有时间,有闺蜜,我什么都有,我也享受现在的生活,但是这种好,是世俗意义上的好,我依旧羡慕那些能潜心做学问的人,青灯素衣,一书一人,有足够的学问,看过很多的书,懂历史懂哲学懂设计,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值得的生活,才是有价值有意义的人生。

如果今天的我,是这样的我,我想我一定不会对我曾经的这堆书如此的执着了。

正是因为没有,才想着要留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