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泰戈尔《第一次的茉莉》是否让你想起十七岁的雨季?

当你第一次手捧洁白的茉莉,是在什么样的年纪?又是什么样的心情?读泰戈尔《第一次的茉莉》,让人想起许多洁白的回忆;“呵,这些茉莉花,这些白的茉莉花!我仿佛记得我第一次双手满捧着这些茉莉花,这些白的茉莉花的时候。我喜爱那日光,那天空,那绿色的大地…但我想起孩提时第一次捧在手里的白茉莉,心里充满着甜蜜的回忆。我生平有过许多快活的日子,在节日宴会的晚上,我曾跟着说笑话的人大笑。在灰暗的雨天的早晨,我吟哦过许多飘逸的诗篇。我颈上戴过爱人手织的醉花的花圈,作为晚装。但我想起孩提时第一次捧在手里的白茉莉,心里充满着甜蜜的回忆。”

读泰戈尔《第一次的茉莉》是否让你想起十七岁的雨季?_第1张图片

无论时光如何变迁,孩提时代的纯真,就像洁白的茉莉永远在记忆深处芬芳。小时候住在父母单位的四合院里,那时候没有高楼林立,也没有单元房之间的隔膜,吃饭的时候可以东家窜西家,在你家尝尝,我家尝尝,孩子们没有变形金刚也没有洋娃娃,只有橡皮筋沙包和跳房子,可是大家照样玩得很开心,照样茁壮成长着。

读泰戈尔《第一次的茉莉》是否让你想起十七岁的雨季?_第2张图片

那时候院子里养了很多小动物,有狗有猫有兔子,没什么名贵品种,却陪伴着孩子们的快乐童年。那时我家没有养别的动物,独独养了一圈的鸡,父母养鸡是为了给家人改善生活,于我却是童年的玩伴。我常常会把鸡抱在怀里,喂它们吃东西和它们聊天,鸡们也跟我十分热络,只要我一唤,无论多远都会飞奔到我面前。我家所养的每一只鸡我都给起了名字,到现在只记得两只母鸡的名字,一只叫“小白鸽”、另一只叫“歪冠”,它们保证了我童年鸡蛋的来源,两只小家伙总是比着生蛋,每次生完蛋总是骄傲的咯咯大叫,似乎是在向我邀功。

读泰戈尔《第一次的茉莉》是否让你想起十七岁的雨季?_第3张图片

但不幸的是那只叫“歪冠”的母鸡在院子外觅食时死于车轮之下,当我听到它的惨叫跑出院子时,它已经成为车轮下的一堆碎肉。当时我大哭不止,扯着司机不放手,让他赔我的“歪冠”,后来那司机给我家赔了一只鸡,还对我父母说:“你家孩子太厉害太精明了,硬是让我赔鸡。”他以为我是成年人的精明不愿吃亏,实际上他不知道那只鸡是我童年的伙伴,我的哭泣不是因为财物的损失,而是失去伙伴的痛苦,即使他赔给我十只鸡,也换不回我的伙伴。

读泰戈尔《第一次的茉莉》是否让你想起十七岁的雨季?_第4张图片

那时候院子里也种了许多花草,但都没什么名贵的花木,记忆中也不曾有过茉莉花的影子,只知道有茉莉花茶,很清香。第一次见到新鲜的茉莉花居然是在上中学以后,因一场作文大赛认识了高中部的一个学长,学长说我的文字总是透露着淡淡的忧伤,那是我那种年纪不该有的忧伤。我性格里的敏感与多愁善感或许是天生的、或许是因为童年的孤独成长。学长告诉我要做一个阳光的人,在他毕业的时候,送给我一张贺卡,贺卡的一角插着几朵洁白的茉莉,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真正鲜活的茉莉花,也是第一次有人写诗给我,我始终记得那一句“愿你的每个发尖都系着一个美丽的梦。”那茉莉的芬芳一直伴随着我的青春岁月,让我记得乐观面对生活,坦然面对人生中的得失。

读泰戈尔《第一次的茉莉》是否让你想起十七岁的雨季?_第5张图片

那时候校园里常常播放着一首歌,叫《十七岁的雨季》:“当我还是小孩子,门前有许多的茉莉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当我渐渐地长大,门前的那些茉莉花,已经慢慢地枯萎不再萌芽。什么样的心情,什么样的年纪,什么样的欢愉,什么样的哭泣。十七岁那年的雨季,我们有共同的期许,也曾经紧紧拥抱在一起,十七岁那年的雨季,回忆起童年的点点滴滴,却发现成长已慢慢接近。”当时我们都爱跟着唱,却并不能体味歌词的含义。

读泰戈尔《第一次的茉莉》是否让你想起十七岁的雨季?_第6张图片

如今我们早已过了十七岁的年纪,那些茉莉般洁白的青春早已尘封在记忆里,当我们再读到泰戈尔这首《第一次的茉莉》,是否会想起那些温暖的回忆,第一次学会说话,第一次学会走路,第一次哭泣、第一次欢笑,第一次恋爱,第一次远行…人生有许多过往,每个第一次都是人生中珍贵的回忆,《第一次的茉莉》,让你想起了哪些芬芳的回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