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那么你呢

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把所有与我亲近的人的电话号码记到脑子里,号码簿里面存着的不是一般同学就是一般同事,很多人都笑话我,说我是不是傻啊,存在手机里多方便,这年头谁还记电话号码。傻就傻吧,我也知道这样做也纯粹是多余,但这个习惯一时半会的就是难以改掉。

在我高中毕业四年后的某一天,也就是刚刚大学毕业开始工作的某一天,我无意间想起了高中给我当班主任的那个思想政治老师,我拨了他的电话号码,但并没有报着打通的希望,只想在某个瞬间里温习一下我那过时的回忆而已,我以为四年过去了,曾经的友人或者师长们早已经换掉了电话号码,但当我把那一串数字敲入键盘,按拨号键之后,回应我的,不是客服的那句冷冰冰的,毫无任何感情可言的那句你好,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而是拨通之后的呼叫声,我既激动又紧张,心想如果有人问我是谁我就直接挂掉!

“喂”,那个沉闷而熟悉的声音,这不就是我的班主任吗?我对他说,我听说你换掉号码了,我只不过随便拨一下而已,并没有想着能拨通,老师说这个号码他从来没有换过。

我向他说了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情感,岁月真的像一个碾磨机,将那些方的,凸起来的,陷进去的,不规则的棱棱角角全部打碎磨平,然后我们都很规则的生活在自己特有的轨道里,从不偏移,老师笑着说,我们以后就是同行了。对啊,我们竟然成为同行了,还记得当初班里有什么谈恋爱的,拿手机的,上课说话的,逃课的,睡觉的,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同学们一直以为班里面有专门打小报告的人,可怜我们班长白白背了三年黑锅,而如今已为人师的我终于明白,并没有所谓打小报告的原因,只因为他对我们用心了,所以每一个人的小动作小情绪他都了然于心,当初的他竟然如此用心的关注着每一个人,而最遗憾的莫过于我们没有在当时体会到他的用心。

“挺晚了老师你早点睡我先挂了”!不等他说完我已经早早挂了电话。眼泪已经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那个属于我们的年华,已经早早过去了,那些属于我们的年华,只有慢慢的怀念了,我们都在各自的生活轨道生活,而老师依然是老师,年复一年的讲着他的思想整整,一遍遍的把白发染黑再掉色再染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