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流士,伟大的王”

“我,大流士,伟大的王”_第1张图片

波斯波利斯是古代波斯帝国的都城,位于设拉子五十多公里外。同我们一起去波斯波利斯的,有个澳洲女生。她只有21岁,看起来完全是个小姑娘,但已经独自旅行了9个月,去了17个国家。这是她的间隔年。她是我碰到的第一个独自环游世界的白人女生。

不过,她看起来并不娇贵,反而有几分老道。她每天都会手写日记,这是我跟她一起回德黑兰的时候知道的。当时我们在车站等车,在那样嘈杂的环境里,她还拿出随身笔记本,一丝不苟地记录着旅途的点点滴滴。她有两个40L左右的大包,一前一后背在身上。

我对这个小女生充满了敬佩。想到自己在她那个年纪的时候只是在学校里虚掷光阴,不有惭愧不已。我在21岁的时候,没有出去见过世界,也没有考虑过未来,像一颗没有灵魂的弹珠,每天滚动在食堂、宿舍和阶梯教室的三角结构里。我以为三角形是世间最稳定的结构,从没想过有一天它会自动解体。大学小三角解体之后,我又落入了一个更大的三角结构里,没有灵魂的弹珠迷茫地从成都滚到青岛、从青岛滚落深圳,又从深圳滚进成都的夜色里。现实世界里的三角结构从来没有稳定过……

“我,大流士,伟大的王”_第2张图片

到达波斯波利斯颇费了一番周折。我们应该包车去,这既节约了时间,平摊下来每人也花不了多少钱。我们选择了笨拙搭乘本地公交的方式,这足足倒了两趟车。对于以穷游之名旅行的人来说,一旦踏上旅途,就会自动切换到斤斤计较模式,什么“千元游印度三十天”啦、“零元环台湾岛”啦、“信不信由你,两千元玩转马尔代夫”啦,好像一个个都在比拼着谁会勤俭持家似的。我并不反对穷游,我甚至对那些兜里没揣着多少钱就出去环游世界的人充满了敬佩。我只是反对他们刻意地渲染某些概念,为了追求所谓的穷游而牺牲了体验。而我认为体验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去马尔代夫不去海里潜潜水,去非洲大草原不去追着动物跑跑,去埃及不去看看金字塔而只在外面望望,虽然钱是省了,大把时间也耗去了。不要跟我说什么“人是最美的风景”、“接触当地人当地文化才是旅行目的啊”之类的,好像追了狮子抱了海豚之后当地人就会离你远远的似的。

波斯波利斯是大流士大帝时期开始建造的。伊朗历史上出了三位非常厉害的君王:居鲁士大帝、大流士大帝、阿巴斯大帝,就跟我们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一样,都是影响历史的狠角色。像古今中外所有伟大的帝王一样,大流士穷兵黩武,帝国版图跨越欧亚非三大洲,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他从希腊抢回大量财宝和美女,用于修建宫殿和供自己享乐。几百年后,亚历山大大帝攻陷了他的都城、抢回了宝物、焚烧了宫殿。只剩眼前的一地废墟。

“我,大流士,伟大的王”_第3张图片

这不是我的国家、我的历史,我用不着伤心感怀,发古之幽情。我只是震惊。那万国门上的两个巨大石雕,曾经威慑着所有的到访者;那万国朝拜的浮雕,曾经宣扬着多大的帝国威仪;那一根根残留的石柱,曾经支撑着华美的殿堂。而如今,它只是荒山下的一座废都。

“我,大流士,伟大的王”_第4张图片

“我,大流士,伟大的王,王中之王,波斯的王,所有国家的王……”

荒野里回荡着大流士的豪语,就像一句玩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