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梦境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不知是谁开的头,只知道当比赛结束,赛场上响起了歌声,全场三万人一起高唱国歌,嘹亮的歌声冲破云霄,直抵每个人的心底,此时此刻,这座体育馆,这座城市,这个国家都已经沸腾。

中国球迷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而现在他们可以尽情宣泄了,唱歌、跳舞、拥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庆祝方式,只有韩东没有动,他坐在位置上,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大脑一片空白,只有嘴还一张一合唱着国歌。

很小很小的时候,韩东就喜欢上了足球,每天上完课他总是第一个抱着球奔向球场,他一点一滴地学习足球的技巧,体会足球带来的乐趣,以及结识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孙洋。

这个会为一场比赛而和韩东争得脸红脖子粗,却会因为一个电话,无论多晚都会过来陪韩东看球的人,这个总说韩东球技菜,却会因为别人对韩东的侮辱而大干一架的人,虽然最终他们都没有走上职业足球的道路,但因为足球,他们成了一生的哥们。

在他们二十岁的时候,有一天孙洋很认真的问了韩东一个问题。

“你觉得在我们有生之年,国足能夺得世界杯麽?”

韩东立即就笑了,笑得前仰后合,这是一个能制造上万个梗的话题,如果不是孙洋一直保持着一张正经严肃的脸,韩东会以为他在开玩笑。

“不能。”韩东收住了笑。

“为什么?”

“因为技术不行,体力不行,战术不行。”看来孙洋是真的想和自己探讨一番,于是韩东稍微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孙洋点了点头,韩东原本以为孙洋还会如往常一样跟自己好好争辩一场,没想到这一次缴械会如此之快。

“可我说的是在我们的有生之年,难道你觉得一点希望也没有?毕竟四十年、五十年后的世界,又有谁预料得到?”

韩东哑然,四五十年后的国足?根据目前的情况来推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望着孙洋认真的脸,韩东不忍否决他的判断。

“好吧,既然你觉得有希望,那我倒要听听你的理由吧。”

孙洋没有直接回答,他开始唱歌。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与其苟延残喘不如尽情燃烧,为了心中的美好,不妥协直到变老。”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歌声终了,全场又一次爆发出巨大的欢呼,韩东已是泪眼模糊,今年他四十五岁,孙洋所相信的美好已经在他眼前实现了。

韩东实在太动情了,以至于女儿的全息影像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没有发现。

“爸爸,爸爸。”

韩东抬起头,一个穿着浅紫色裙子的小女孩正瞪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她的皮肤白皙,面色红润,头上绑的马尾辫随风飘扬,要不是眼前出现的通话提示,韩东几乎就以为她的女儿真的来到了现场。

收拾好激动的心情,韩东温柔的回答:“嗯,宝贝,放学了么?”

女儿的声音通过韩东佩戴的骨传导耳机在脑海中响起。“早就放学咯,老师说今天是个大日子,允许我们早点下课。”

“噢,你们老师还真够懂事,那你知道为什么今天是个大日子?”

“当然知道!”伴随着女儿的这句话,全息影像也做出了一个骄傲的表情,它的嘴唇微动,“我们是冠军!”

“哈哈哈。”明知是假,但看着全息影像做出和女儿高兴时同样的动作表情时,韩东还是忍不住会心一笑。

“但是妈妈说了,爸爸你的病刚好,不要去跟着游行闹腾,早点回家,我们都在家等着你吃饭呢。”

“嗯。”看了一眼沸腾的人群,韩东决定听女儿的话立即回家,如果孙洋此刻在身边的话,说不定他们早就拉扯着红旗“招摇过市”了。

出了停车场,韩东立即让翠翠规划出一条最快且不堵车的行驶路线,翠翠,是他的宝贝女儿替他们家的AI取的名字,路线规划好后,立即传来了导航的声音,同时在他视野的左上角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导航图,车子前方的道路上一个虚拟箭头浮现,指引着前进方向。

半小时后,韩东回了家,打开家门,妻子女儿正坐在餐桌旁,桌上的饭菜冒着热气,碗里添满了饭,筷子摆得整整齐齐,妻子走过来接过韩东的外衣挂好。

“做了你最爱的糖醋排骨。”

“嗯。”韩东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一顿饭,韩东吃得很开心,他不停地和妻子女儿讲着他在现场看到的比赛情况,那模样就像他是国足中的一员一样。

“张局让你下午去滨海路木栈道,他有事找你。”

妻子的话让韩东为之一顿,埋头扒了口饭,“嗯,我知道了。”

去的路上,韩东一直在想,究竟他该怎么做才能向张局长证明自己已经完全好了,能够重新回到队里工作,他忍受不了无事可干的日子。

“无论如何,这一次一定要说服张局。”韩东下了决心,然而到了木栈道,等了半小时,他也没有见到张局长,就在此时,远处靠海的长椅上,一个人站了起来,朝韩东走来,韩东以为是张局长,可越看越不对劲,那个人穿着国家队的球服,脑袋顶上的头发稀稀疏疏,长着一张国字脸,脚底趿拉着一双人字拖。

“孙洋!”韩东摘下全息眼镜,抹了一把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眼前这个人的的确确是自己的好兄弟孙洋。

“我们是冠军。”孙洋抬起手,握拳锤了锤自己的心口,然后朝韩东伸出拳头。

这是他们兄弟间特有的问候方式,但是这次韩东没有回应,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大火。

他和孙洋是一起进入火场的,当时他们都以为商场里的火势并不大,应该很快就可以消灭,事实也的确如此,不出半个小时,大火就被压制到只剩下一间房,然而一声巨响,带来了一场噩梦,暗火将钢筋混凝土柱中的钢筋烧脆,于是柱子再也承受不住压力轰然倒塌,楼垮了……

“韩东,你他妈的吱个声啊!”

孙洋的呼喊叫醒了韩东,他用尽力气喊出了一声:“我在这。”黑暗中,韩东听见了挖掘的声音,过了半个小时,韩东看见了一双手,因为怕伤到韩东,孙洋放弃使用消防铁锹,全凭着这双手,生生挖出了韩东,看见孙洋的一刹那,韩东也看清了周围的情况,他们夹在两道墙中间,头顶的天花板已经倾斜,不断有碎石瓦砾从上面掉落,四周的火重新烧起来,烟越来越浓。

“妈的,你倒是动一下呀,想累死我呀!”

韩东真的佩服孙洋,都到这种境地了,他居然还能说笑,这样的人真是不常见。韩东用力提腿,猛然一阵剧痛,腿根本使不上劲,回头一看,自己的腿被一截断柱紧紧压住,动弹不得。

孙洋也看见了,他赶紧蹲下,要为韩东先清理掉腿上的碎石。

“嘿,老孙,帮我个忙。”

“少罗嗦,不要跟老子来港片里的那一套,这鬼地方弄不死我们!”孙洋头也不抬的回答。

天花板越来越倾,也许下一刻它就会掉下,“我们还要一起去看世界杯,看着五星红旗升起来。”

韩东张了张嘴,再多的话也被堵在了胸口。

孙洋已经清理完碎石,他搬了一块大石头放到柱子旁边,作为一个支点,然后将铁锹伸倒韩东的腿旁边抵住断柱。

“啊!”孙洋豁出了全身力气,终于撼动了一下柱子,就这一瞬间,韩东的腿立马往外抽。

“呼呼。”孙洋大口喘息着,他已经累到两腿发软了,“怎么样?这条腿还能踢球吧?”

“行,灌你三个球没问题。“

“哈哈,我等着你。“孙洋架住韩东的胳膊,搀扶着他从废墟里站起来,他们要赶紧离开这里。

一块碎屑砸在韩东的头盔上,从他的眼前掉下,他抬头看了眼,天花板在微微震动,“快走!”一股力量从背后传来,韩东还没弄明白,就被推了出去,等到他回过头的时候,天花板已经落地,盖在了孙洋的身上……

“不、不可能……我亲眼看到你……”韩东抱住头,拼命地摇,就像是要提醒自己不要接受这个事实。

“你丫的,还真盼着我死呀。”孙洋拿拳头重重锤了一下韩东的胸口一下,“喏,我接下来的日子你可要全包了。”

孙洋掏出一张纸,伸到韩东眼皮底下,韩东一看,是一张足球彩票。

“‘要是国家队输了,你虽然不开心但是赚了一大笔钱,要是国家队夺冠,你虽然损失了一笔钱但是获得的快乐却是无与伦比的。’我真是脑袋进水了,会听了你的鬼话,拿这个月的工资全买了意大利,哼,你看着办。”

韩东热泪盈眶,“真的是你,真的是你!”韩东一把抱住孙洋,两行热泪终于簌簌而落。

“不对!你不是孙洋!”韩东突然撒开手,后退一步,指着孙洋,颤颤巍巍地说:“孙洋死了,对,他死了,我参加了他的葬礼,我是看着他被埋进土里的,你是假的,假的!”

孙洋一个跨步走到韩东跟前,牢牢抓紧韩东的肩膀,“我还活着,真的活着,你睁开眼看看!睁开眼看看……睁开眼看……开眼……看……”


韩东霍然睁开了眼,第一眼看到的是纯白的天花板,然后听到了一阵欢呼声。

“醒了!醒了!醒了!爸爸!”一个女孩突然出现在眼前,虽然身体变了不少,但韩东还是一眼认出这就是自己的女儿,旁边一个女人紧紧抱住了他的女儿,她眼角的皱纹又深了,头上的白发也多了,不是自己的妻子还会是谁?

“病人家属不要太激动,请等一等,让我们把设备取下。”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走到韩东床前,在他的脑袋上倒腾了一下,取下了一个黑乎乎的“头盔”,韩东惊诧地看着这个东西,隐隐感觉刚才发生的一切与这个东西有关。

“头盔”被移交到了一个着西装的男人手上,他转过身,面对镜头,露出绅士般的笑容。

“这就是我们公司生产的第五代VR设备——THE  DREAM,它是一款划时代的产品,是一台真正的造梦机器!在前几代的基础上,我们开发出了一些激动人心的功能,我想,这会再次改变世界的。THE  DREAM能从此解放你的双眼,只要你想,无论何时,哪怕你处在睡梦中也能体会到虚拟世界的美好,我们联合微特尔一起开发出了能直接作用于大脑的导感器,也就是说你不光可以造梦,还能真正的身临其境,阳光、海浪、美食你可以尽情享受。”

“这种体验是全新的,就像做梦一样,在梦里你不会怀疑梦境,只会专注于梦境,THE DREAM同样不会让你察觉到丝毫不妥,这就是真实的梦境!”

“One more thing,任意两台THE DREAM 之间可以相互连接,你可以进入朋友创造的世界与他一起旅行,也可以创造世界邀请你的朋友来,相信各位也看到了,刚刚医生已经用两台THE DREAM将这位植物人先生唤醒,后续我们会提高这个功能的连接上限,说不定乌托邦就在你和你的朋友们手中实现了。”

“咔咔咔。”快门声响起一片。

韩东紧紧地抱住妻女,刚想问个明白,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走到面前。

“嘿,好久不见。”

韩东噙着热泪伸出拳头:“国足夺冠了?”

孙洋攥紧拳头使劲地回应:“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

“哈哈哈……”破涕为笑,两个男人用力地拥抱。


心电监护仪上,平稳的曲线突然起伏,眼泪从病人的眼角流落,他躺在病床上,身体被盖住,只露出了头,他头上戴了一样东西,那东西的表面用铝合金抛光出了一排字。

“THE DREAM。”

不远处,消防局的张局长正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

“韩东啊,你在天有灵,这次可一定要保佑孙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