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2--第二章 化险为夷

甘州

远处传来隆隆的军阵声,鼓声也响了几阵。双方均有死伤。敌军已经架设云梯黑压压的一片直扑了过来。射箭,转眼间箭如雨下,刷刷刷的,前排的云梯部队应声而倒,伤亡惨重。敌军变换了方阵,云梯部队前安插了弓弩手,并配备了盾牌。后部设置了投石器,依次推进。这样子长林军便没有办法了,敌人一寸一寸的在靠近,城墙一次一次的在接受重创。突然间主城墙被敌人轰开了一个洞,接着双方军队便潮水般的涌去,上演血刃战,倒下了,另一个人上去,堆积,血流如注,萧平章此时手臂上也负伤了,还是在英勇叠底杀敌。一旁的冬青拼死保护世子。黑红交织,远处传来了嘚嘚的马蹄声,俞来俞近。赫赫立着一柄旗帜:长林王。从敌人背后杀将过来,敌人顿时心慌大乱,急忙撤军了。

“萧平章参见长林王”

“孩儿请起”说着急忙去扶萧平章,萧平章一个踉跄却摔倒了。

“世子由于近期极度劳累,加上饮食不济,又受了伤,这才突然晕厥。修养几天,方可下床走动。”

“好,下去吧。”长林王仔细的端详着儿子,眉宇间透漏着刚勇之气,由于近期劳苦,嘴唇间呈现出血白色。“大哥,大哥,我大哥呢?”“世子在主帐休息。”“孩儿参见父王。”“你怎么来了?”“大同府沉船,粮草自然到不了甘州,我大哥必有危险。”“那你来了又能干嘛?”“我,我担心大哥,所以就来了。“那你在这里陪你大哥,为父我还有很多的军务未曾料理。”“好的”

长林王走下台阶后还是朝屋子里看了一眼。此时萧平旌在屋子里着急的踱步。

落日熔金,夕阳瑟瑟,将影反射到墙上更加显得阴森可怖,远处尸体积了地,火光传来,并不时传来恶臭味。

第三日早晨时分,萧平章终于醒来了。看着床边的平旌,欣慰的笑了。

“大哥,你终于醒了。”

“嗯,城保住了吧?父王呢?”

“兵临城下的大渝人进行了三日的强攻,无果,折戟北归。已经退出梅岭。父王在军帐中处理事务。”

“好,好。”

“哥这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说什么呢?你大哥我经历了这么多,哪有那么容易死,况且小雪,父王和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舍得离开你们?”

“大病初愈就没个正形。长林王有一搭没一搭的骂着”

“参见父王。孩儿一时闹着玩儿的。”萧平章说着,欲起身请安。长林王伸手制止了他。平旌此时盯着大哥,大哥也看着平旌,长林王看着他们。

平旌起身去轻轻合上主帐房门。说道“这次我大哥带长林精锐守卫甘州,敌军却一股脑儿强攻甘州,这中间是不是有诸多疑点?仿佛敌军知道我大哥已经断粮了?”萧平章合长林王不动声色的笑了。“你能想到的,我们都想到了,平章在断粮时已将情况告知我,这几天我也加急文书传信金陵。将大致情况告予陛下。”“原来你们都知道了。”

“这些事情事关重大,关系到大臣的忠心,我大梁朝堂是否有人通敌?交给内阁相关机构去办就是了,我们不便插手。”

“难道我大哥的伤就这么过去了吗?我长林上千将士的性命都放在了甘州。”

”这件事情我和平章定然会暗中督察。长林将士的性命任何人都不会忘记。“

再安歇几天,我们一起动身回金陵。“平旌,你要回金陵还是继续待在琅琊阁?”“平旌,你答应大哥这次战况后会回金陵的。”

“我,我还是想回琅琊阁,江湖生活比较适合我。“”罢了,罢了。”“好吧,父王大哥我跟随你们回金陵。”

金陵朝堂。“王兄已经传文书回来了,平章这孩子伤的很重,大同府沉船这件事情谁负责?”“回陛下,是老臣。”说话的人正是宋浮。

“回陛下,长林王区区一个多年行军的感觉,陛下就将江山托福给长林王府,可曾有将我们这些大臣放在心上?难道我大梁的的万里江山要托福在长林王府的品行不成?”宋浮说话时义正言辞,脸上不时浮现怒色。

“宋浮,你不该私自处理。枉自断我大梁将士的性命。甘州之后再无要塞,这就是你说的忠于大梁?”

“回陛下,老臣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刑部?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

”回陛下,按照大梁律法,应该收押天牢。审判过后,最终等陛下批示。”

”抓紧时间办吧。来人,将宋浮带下去。“

“各位朝臣,你们之中还有与宋浮想法一致的么?”此时朝堂上安静极了。就那么过了几分钟。“臣有此想法。”说话的人发须已经灰白,正是内阁首辅荀白水。他历经两朝,武靖爷在世的时候,便是内阁成员了。数次忠言直谏。也不好多说什么,事情也解决的差不多了,便退朝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