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还有十五分钟就下课了。我伸长脖子望着窗外,想象着下课后去买点儿什么吃吃。

忽然一阵狂风吹来,推开了教室门。冷风呼呼地灌了进来,把随身携带的尘沙甩在前排的同学身上、脸上。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紧接着就听到雨点敲打窗玻璃的“啪啪”声。忽然,教室里一片漆黑,学生乱做一团。语文老师又开始吼叫了:“不要乱了,不要乱了……安静,安静。”

我们可不管,难得有一个停电的机会,正是我们放松的时候。我们恨不得唱起来跳起来,把我们多年忍受的压抑全部释放出来。乱吧,乱吧,叫那个老家伙喊破喉咙也无济于事。我是最得意的一个,我希望越乱越好……电公公雷婆婆也被我们的热情所感动,一条白光闪过,犹如一条火龙从天空飞过,雷声隆隆,震人心魄。

我们尽管快乐着,方程式,氯化钠,李白,成吉思汗,都见鬼去吧……

只有老师好像心事重重,他一会儿出去一次,他一会儿发个信息,后来,他终于拿定主意,下课。他说:“外边的雨还下的很大,有好多家长发来信息,在校门外等着。其中李娜娜,吴凯不要走,在教室等着,一会儿家长就

来接。”我一听,火了,大声说:“我不等,我就走。”老师说:“你敢!”不过语气马上缓和了许多,反而笑了,说:“我告诉你了,爱走爱等是你的事。”以往,他总是凶巴巴的,尤其是我违反纪律时,更是凶神恶煞,今天怎么了,这么和气?管他呢,说走就走!

我随着人流出了校门,他们这个找爸爸,那个找妈妈,还有的找自家的车。真啰嗦,我真为我的果敢点赞。

我把书包往头上一盖,就小跑起来。尽管我拼命地跑,雨还是紧紧包围着我,打在我的脸上衣服上。雨水顺着头往下浇,我睁不开眼,出不供气,迈不开步。湿衣服裹着我的身体,寒气逼人。我开始后悔,我干嘛不听老师的话呀?以后可不能再任性了,老师可不像我们平时想象的那么坏呀!

唉,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淋湿了,索性硬撑着回去吧。如果我跑的再快点,父母还没有去接我,说不定爸爸妈妈还表扬我懂事呢。我又加快步子跑起来,尽管很吃力,我也不舍得停下来。

可回到家中,家里黑咕隆咚的。我掏出钥匙,试了好多次才开了门,家里也没电。找什么没什么。我把湿衬衫湿裤子湿袜子湿鞋脱掉扔在地上,随便用一块干布子擦了擦身子,就钻到被窝里去了。

这时,我才想起爸爸妈妈可能去学校找我了。说不定爸爸妈妈找不到我,正着急呢!唉!

我又起来,摸索着从柜里掏了件干净的衣服穿上,敲开邻居家的门,借邻居家的手机给爸爸打了个电话,告诉爸爸我回来了。

十几分钟后,爸爸妈妈回来了。他们也都淋湿了。爸爸的腿被跌伤了,因为一直找不到我,不小心掉到一个水坑里。他们一直埋怨老师不负责任,不告诉我在教室等着。明天还要到学校找那个老师算账。

我说:“这次,真不怨老师,他告诉我了。我不想让你们去接我,就偷跑回来了。”

爸爸妈妈不再说什么,收拾收拾都去睡觉了。不过,第二天我没有去上学,感冒发烧。爸爸也没有去上班,也感冒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