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中国五矿董事长唐复平回应经济观察网:将在核心主业、风险管控以及打造“五矿模式”升级版上发力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田进 站在十四五的开端之年,五矿集团董事长唐复平对中国五矿有着新的愿景。

他说,新的一年,突出金属矿业的核心主业成为绕不开的话题。

拉长时间看,基于其发力核心主业等因素,2015年-2020年,中国五矿总资产从7057亿元增长至9877亿元,累计实现利润669亿元,营业收入年均增长11%。核心主业中的资源开发业务,以2019年为例,五矿矿业和鲁中矿业全年生产铁精矿同比增长3%。中钨高新管理的矿山企业钨精矿产量同比上升17.5%,单位完全成本同比下降。

他说,对外,中国五矿将积极谋划市场化运作,积极推动外部并购重组,力争在获取大项目上取得新突破。同时把握好时机、利用好政策,积极争取、全力推动与央企、地方国资重组整合;对内,中国五矿业将做好内部勘查找矿,实现资源储备的长期可持续。

另一方面,中国五矿仍将继续做好风险管控工作。

“过去一年,我们主动开展财务资金风险大检查,对个别境外重点企业实施特别监管;全面排查处置境外贸易和金融地产风险,严格把关’一买一卖’,坚决不做拿不准、没把握、留敞口的业务。我在内部也多次强调要统筹发展与风险的关系,守住不出现重大风险的发展底线”,唐复平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中国五矿提供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五矿集团风险资产金额同比大幅下降。“十三五”期间,同口径风险资产大幅下降,资产负债率下降9.6个百分点,

这并不意味着因噎废食。

唐复平说,中国五矿体量大、牵涉面广,既要看到不发展是最大的风险,不能为规避风险而束手束脚、因噎废食,也要看到风险确实是“底板”问题,要始终做到风险可测可控可承受,绝不能出现重大风险。面对今后一个时期更多逆风逆水的外部环境,要切实增强研判能力和化解能力,打好危中求机的主动战。

总体规划上,唐复平介绍,中国五矿的“十四五”规划经过科学严谨测算、上下几轮沟通,已经形成一套完整指标体系,我们在定量把握关键指标基础上确定“十四五”方向目标。 2021年,中国五矿的工作重点就是从内在动力层面出发,加快落实六大关键战略行动。

经济观察网:2021年作为“十四五”开局之年,中国五矿将有哪些工作重点?

唐复平:中国五矿的“十四五”规划经过科学严谨测算、上下几轮沟通,已经形成一套完整指标体系,我们在定量把握关键指标基础上确定“十四五”方向目标。

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中国五矿所有的工作都要围绕五年的目标顺利起步、扎实推进,今年的工作重点就是从内在动力层面出发,加快落实六大关键战略行动,这六大关键战略行动分别是:一是要加强顶层设计、优化资源布局、完善体制机制,实施创新发展战略行动;二要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全面落实重点任务,打造“五矿模式”升级版;三要实施重组整合战略行动,对内推进整合融合打造产业平台,对外推动并购重组;四要不断提升人和物的效率、持续降低成本,实施竞争力提升行动;五要实施资本运营战略,要提升上市公司质量,强化资本运营运作能力;六要激发人才活力,实施人才强企战略行动。

以实施创新发展战略行动为例,这段话每一句都对应着一方面的工作部署和举措。

加强顶层设计上,中国五矿将抓好大项目牵引,部署一批国家和集团级重大项目攻关任务,把最好的资源配备上来,加快解决一批“卡脖子”技术难题,催生一批突破性标志性科技成果,努力掌握科技发展主动权。

优化资源布局上,我们将积极参与国家重点实验室优化重组,加强现有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打造五矿战略科技力量。加快建立创新协作平台,彻底解决科技资源分散、专业交叉重叠和技术重复开发问题。

完善体制机制上,我们将抓好人才和机制两个关键点,建立由科技领军人才主导科研资源配置的制度,赋予科研人员在成果转化中更大自主权,实现最大程度的责权匹配。提高中长期激励等政策针对性有效性。

经济观察网:在投资、债务、金融、贸易、境外等高危领域,五矿未来将如何持续化解存量历史风险?

唐复平:关于风险管控工作,我们既紧盯投资、债务、金融、贸易、境外等高危领域,“精准拆弹”化解存量历史风险。又狠抓风险管理、内控合规等体系制度建设,坚决避免产生新的风险事件。

过去一年,我们主动开展财务资金风险大检查,对个别境外重点企业实施特别监管;全面排查处置境外贸易和金融地产风险,严格把关“一买一卖”,坚决不做拿不准、没把握、留敞口的业务;扎实开展安全生产专项整治三年行动,深入推进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整改任务,扎实推进全面依法治企;过去一年,全集团风险资产金额同比大幅下降。“十三五”期间,同口径风险资产大幅下降,资产负债率下降9.6个百分点,在行业市场巨大波动中实现“软着陆”。

我在内部多次强调要统筹发展与风险的关系,守住不出现重大风险的发展底线。保障企业安全关键是做好风险防控,经营不可能完全消灭风险、而是与风险共舞,谁能管好风险,谁就能更好地发展。我们体量大、牵涉面广,既要看到不发展是最大的风险,不能为规避风险而束手束脚、因噎废食,也要看到风险确实是“底板”问题,要始终做到风险可测可控可承受,绝不能出现重大风险。面对今后一个时期更多逆风逆水的外部环境,要把全员全流程全系统的风险防控体系渗透到业务经营的每一个“毛细血管”,切实增强研判能力和化解能力,打好危中求机的主动战。

经济观察网:2021年,中国五矿在对外并购重组方面有哪些新的考虑?对内,产业平台又有哪些动向?

唐复平:金属矿产是工业的粮食,金属矿业关乎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但是中国战略性矿产资源匮乏,长期高度依赖进口,并且中国企业的市场话语权不高、影响力不足。中国五矿要打造世界一流的金属矿产企业集团,就必须站在深化国企改革、保障国家资源安全、发挥国有经济战略支撑作用的高度,突出我们金属矿业的核心主业,资源拥有的质和量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具体到资源的掌握和开发,重组并购和加强勘探是两种有效的途径,我们也将长期坚持两条腿走路。

一方面,中国五矿将积极谋划市场化运作,积极推动外部并购重组,力争在获取大项目上取得新突破。同时把握好时机、利用好政策,积极争取、全力推动与央企、地方国资重组整合。这是我们在当前形势下、在资金约束下,快速发展壮大的有效途径。

另一方面,我们也提出资源接续计划,做好内部勘查找矿,聚焦在手矿区的矿中找矿、矿外找矿、矿下找矿,围绕增资源、增储量、增产量、增效益“四增”目标,实现资源储备的长期可持续。

对于内部专业化平台,当前国家正在实施新一轮国有经济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推进战略性重组和专业化整合。我们内部也把推动内部整合融合作为“十四五”期间的一项重大发展课题。我们将切实解决股权与管理权分离问题,打造自主经营直管企业。通过提高内部集中度,提升行业地位和市场话语权,打造一批有实力、有潜力、有品牌的业务平台,形成一批优势产业、龙头企业、冠军企业。通过理顺层级、共享资源、统一运作,形成集约高效的管理优势,实现效率效益最大化。

经济观察网:中国五矿作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将如何贯彻落实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的相关部署要求?有哪些工作重点?

唐复平:近期国务院国资委明确要求各中央企业要确保2021年完成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任务的70%以上。具体到中国五矿,2021年是三年行动的攻坚之年、关键之年,我们将持续深化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全面落实三年行动重点任务,打造“五矿模式”升级版。

要以“管资本”为核心推进治理体系完善。中国五矿将认真落实《关于中央企业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的若干意见(试行)》,进一步明确党组织在决策、执行、监督各环节的权责和工作方式,持续完善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健全与“管资本”相匹配的授权经营体系,动态优化决策事项清单与流程,加强子企业董事会建设,深入推进“大监督”体系有效运转,确保“授得下、接得住、行得稳”。

要以混改为“突破口”推进经营机制转换。在全面研究评估基础上,指导具备条件的企业“一企一策”制定方案,引入高匹配度、高认同感、高协同性的积极股东,成熟一家推进一家。对公司治理体系、市场化激励仍不完善的“存量”混改企业,积极研究谋划“二次混改”。对公司治理健全、相对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实施更加市场化的差异化管控。稳慎开展混改企业骨干员工持股,成熟一家推进一家。

要以对标世界一流为契机推进管理提升。对标世界一流不仅体现在财务指标层面,还要向内在能力素质、经营管理层面持续深入。要按照国务院国资委部署,我们将聚焦八方面补齐管理短板,加强能力建设,力争用2-3年时间,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高效的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管理体系。

经济观察网:为要提升上市公司质量,强化资本运营运作能力,中国五矿接下来还可能采取哪些举措?

唐复平:“十四五”期间,中国五矿将不断增强产业投资人、资本管理者的意识,用足用好产业经营和资本运作“两个引擎”,借助资本市场实现产业与资本的良性循环、有序扩张,依托资本运营运作实现资产与资本的大循环、大互动。

一是全面提升上市公司质量,恢复融资功能,增强上市平台造血能力。我们将认真落实上市公司主体责任,提升产业经营质量,进一步把资产做优、把市值做大、把平台做活,提振资本市场对公司的发展信心和前景预期,切实为股东创造价值。

二是进一步提升集团资本运营能力,加强资本运作,拓展直接融资渠道。“十四五”期间,中国五矿资本运营工作要进一步提升资产组合能力、资本补充能力、产业培育能力、资本管理能力,加强顶层设计,做好上市公司统筹规划,借助资本市场的改革红利,用好用足资本市场动力,搞活上市公司机制,拓宽融资渠道,推动优质资产向上市平台聚集。做好上市公司统筹规划,稳妥运作上市公司股权,推动优质资产向上市公司聚集,推动实体产业全部上市,逐步形成总部+产业性上市公司+功能性二级公司的新型架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