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婶和饼叔

我小时候家里那块有个便民市场,卖各种吃食,很是热闹。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市场的样子随着新楼的拔地而起早已忘却,唯独胖婶和饼叔的故事,难已忘记。

胖婶并不胖,长得还挺秀气,在市场的东北旮旯租了块摊点卖擀面皮肉夹馍砂锅米线。

饼叔在胖婶的对面支个炉子卖大饼,葱花饼糖饼豆沙饼韭菜饼,时间长了,大家都叫他“饼叔”。

饼叔干活麻利,出活快,一个人烙饼、打馅、递饼,忙中偷闲还要和胖婶拉几句家常。

胖婶不爱理会饼叔,用胖婶的话来说,“太聒噪”。胖婶越是不必理睬饼叔,饼叔越起劲,“嘿,他婶子,今天生意好啊。 ”胖婶不言语,递过来一碗热乎乎的砂锅,饼叔乐呵呵地接过来,还碗时搁了两块鸡蛋饼。等吃饭的人不多了,胖婶就坐下来,吃鸡蛋饼。饼叔看着胖婶吃着自己做的饼子,吆喝地更起劲了。

七月的一天早上,胖婶反常地没有出摊,大家走过去看着那片空地总会叨一句,“咦,胖婶了?饼叔,胖婶今天咋不见人了?”“不知道的。”饼叔低头做他的饼,再无话。

胖婶再回到便民市场是十天后的事了,瘦了一大圈,领着一个小男孩,胖婶叫他“旭儿”。胖婶给旭儿在附近找了个学校,从此以后,每到下午五点多胖婶的摊位上多了一个趴着写字的小男孩。

饼叔很想知道胖婶家里出啥事了,但是胖婶不说,他不敢问,唯一能做的是在旭儿放学后给他塞个吃的喝的。日久天长,旭儿开朗了些,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也能和饼叔聊几句了。

一日,便民市场来了一辆大卡车,想必是走错方向了刚开进来又往回倒,司机慢悠悠地正在倒车,旭儿跑过去去捡起几块石子扔到了窗玻璃上,司机骂骂咧咧下车要打旭儿,饼叔冲上来抱起旭儿和司机吵了起来。待那司机走了,旭儿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叔叔,我要杀了这个大汽车,就是这个大汽车压死爸爸的。”

过了些时日,市场又来一家卖擀面皮肉夹馍砂锅米线的,精瘦精瘦的两口子,做生意也精明很,胖婶的生意一下子被打压了不少。饼叔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终于想出一计,拿出个大牌子,上写着“吃擀面皮,送鸡蛋饼”,来市场吃饭的大多是附近的农民工,大家一看有这样的好事,纷纷往胖婶的摊子上坐,胖婶的生意反而比以前好了。

月末了,胖婶塞给饼叔一沓钱,“我估摸了下,有这些,你拿着吧。”饼叔知道胖婶的脾气,接过钱,还是温热的。

日子在一天天的烟火中渐近,转眼旭儿小学毕业了,要去上初中了,新生报到那天,旭儿一直不肯走,饼叔像明白了什么收起摊子换了身新衣服,带着一脸高兴的旭儿去了学校。胖婶没有阻拦,叮嘱了句,“去吧,注意安全。”

注意安全!是胖婶对饼叔的叮嘱,可是,饼叔没有安全地回来。回来的路上,骑着自行车的饼叔被一个炫摩托车的小伙子一趟了,胖婶看着满头是血的饼叔哭成了个泪人,饼叔念叨着,没人做饼给你了,生意咋办……

饼叔在医院住了半年,胖婶在医院也呆了半年,幸好没什么后遗症,半年后,便民市场又多了我们的胖婶和饼叔。不同的是,这回,他们把摊位挪到了一起,旭儿也开始喊饼叔叫“饼爹”。

上大学时有次听妈妈说市场被拆了,“那胖婶和饼叔呢?”心里暗暗为他们担心起来……还有旭儿,他们还要供旭儿读书呢。

吃擀面皮送大饼了!我亲爱的胖婶和饼叔,愿你们幸福安康。

胖婶和饼叔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胖婶和饼叔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