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其》第十章

   他们知道我失恋后,都对我进行鸡汤灌输:

  上天让你放弃与等待,是为了给你最好的。(我不要什么最好的,我只要z君!)

  回忆再美好也只是曾经。(我知道,可是周围的世界都只是为了给他当相框而存在的!)

  执行承诺的人已经离开了,那承诺也就失去了所以的意义。(才没有离开!)

  谁的青春没有伤口?原谅和遗忘就是最好的办法。(我全身都有伤口,可唯独z君的伤口是最致命的。不用原谅,不要遗忘!)

  你尚未见到过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海域,你又何必留恋那最初的那片海洋?(我干嘛非要去把世界上的男性都谈恋爱,我又不是有毛病!)

  还有的人是这样骂我的:

  “”你是不是没男人会死啊,整天在朋友圈空间里乱发什么嘻嘻哈哈的段子,可我告诉你,明眼人都知道你失恋啊,又不是没失恋过,装什么呢”

  “我警告过你,z君这种人不是你想惹就惹得起。你当初就是不听。他一直都安分守己,当然不可能跟你一起堕落啦。”

  “之前吧,不是还说什么不会分手,请我去喝喜酒的吗,怎么,散了啊,真可惜啊,哎,不说了,我老公叫我。”

  这几个人还真是。唉。z君啊,我好想你。

  昨晚我发了一个梦,很累很累的梦。我父亲因为救一位溺水的儿童而抢救,本来吧,我父亲不用下水的,可不知为何那里有许多穿着战服的军人却不下水救人。后来,我父亲就下水了。许久没浮上水面。再后来吧,在抢救室门口,我想告诉z君这个消息,我问身旁安慰我的姐姐拿了手机,上了微信,却突然察觉到:我们已经暂别了。后来,我便独自的在痛哭。我记得我梦末都是在哭,所以我虽说睡了很久,但好累。

  原来我的回忆仍停留在暂别这个时间点啊,呵呵。

  

  

  2016.07.15

  23:06

  z君,我们不小了。

  你在成长道路上跌跌撞撞,丢失了一个个兄弟,我很想帮你找回,我有这个能力,但,我不想。或许,是时间安排吧。

  而我,不小了,16岁,升高二了,文科女汉子一枚。一直想做一位作家,哪怕像巫小诗那样也好啊。可,我在汤圆、豆腐、17k等等平台上,都鲜少有人问津。短篇吧,杂志报刊也不要。说来吧,惭愧,到现在吧,为写作而写作的字数(当然不包括学校布置的)吧,10万吧。

  或许不算什么,但,那些都是我的灵感,我的故事,我的青春。对不起,我累了,我要暂别汤圆吧,我受不了小透明,受不了一次又一次勾搭编辑,受不了很少人来勾搭我,受不了呈递签约文件,不到一天便退了回来。

  不是我不坚持。我也没娇气。评论里多少赞许,多少差评,我知道。我要先把学习放在第一位,我要,我要一个真正的自己。拿回之前订的杂志看,试着投稿,试着以上帝的视角来看故事,试着写优美句子。

  我们不小了,我还想考好每一场试,得到好排名,跟z君表白,上211/985,找份好工作,和z君结婚生子。

  哦,我还有许多小愿望。

  去薛之谦的演唱会,去韩国旅游,赴金秀贤的十年之约,去大海看日出日落……

  好了,《何其幸运才遇到你》要告一段落,因为我不想再详细回忆了,我没这个时间与精力。我们不小了,要为自己与爱人的未来着想。

  接下来,数据应该会掉吧,也没人关注我了,毕竟我微不足道哎。算了,算了,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又不是签约,管那么多?

  加油吧,亲爱的自己。

  加油吧,我爱的z君。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