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中华文化里真正适合传播基督福音的桥梁

「道」,中华文化里真正适合传播基督福音的桥梁_第1张图片

作者:银色地平线

在中华古代文化里寻找适合传播基督福音的媒介和桥梁,在今天,并未真正完成,如果足够理智考虑这个问题。那么就应该首先学会在取和舍、优和劣的幅度精确区分「道」和「儒」,而不是将两者在一个相对、互补的关系里混合看待,甚至舍本逐末的择儒弃道。

中华文化传统当中,仅有的值得称道的思想,应该独推老子的「道」,原因是道家学派不仅仅明确指出了万物的张力面,即难易、长短、高下这样的负阴而抱阳的局面。并且!更重要的是:道家学派指明了这张力面获得调和及维持的方向!绝对不是在一个相对、辩证的幅度里搞中庸。因为老子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在前面他首先说,道本是一(道德经42章)。即是说:万物的张力面,以及从潜能到实现,需要在真道的秩序内获得动力及保存。

老子在东方,几乎和希腊的亚里士多德一样,指出了受造万物的形、质关系,积极、消极两面。并且,指出这两面需要在真道内获得一致的导向!如同聖多玛斯《神学大全》第6册109题第2节里的道理:天主保存万物的善,并推动万物。所以,这绝对不是什么平衡,更不是儒家学派鼓吹的什么中庸!即是说:万物的发展趋向一个绝对的,至一的方向,而不是在相对和折衷里无尽的摇摆。

所以,根本上说,老子的道就是形上学,他的思考过程是透过万物寻求本源。即是他对于「道」的理解:有物(道)混成,先天地生,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怠,是以为天下母(道德经25章)

反而,倍受今天中国人推崇的孔丘和他的儒家学派,却完全没有对于人类及万物本源和方向的探寻。他的理论完全只是基于对先人社会结构的兴趣,意图照相式的加以模仿,却完全不懂得礼义之奥妙源于循道而趋,放德而行,而礼义本身只是外衣。孔丘的一切理论都是以政治社会为向心,与其说他谄媚政治,不如说他的视野里只有政治。师金说他是「知颦美而不知颦之所以美」(《庄子 天运》),正对!

老子的「道」,才是中华文化传统当中用于传播基督福音的工具和媒介,因为他的「道」,本质的局限只是形上学本身的局限,人类自然理智之光的局限,即:没有被天主自我启示赋予的事实性。那么,主基督的降生赋予希腊哲学探寻的形上学本源一个实在的事实!也就是说,「道」的诠释,需要太初的道自己来说明。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