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牙

妈的牌局终于结束,打牌的,看牌的,一屋子的人也终于走完,我便舒舒服服的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享受我看手机,妈看我的特殊时刻。

“牙活动了,光疼!”妈说。

“拔掉呗?”我坐在沙发上,用手摆弄着手机,头也不抬地说。

“你看!”妈侧着身子面向我,边说边取下假牙,口里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我微微皱了皱眉,便放下手机,但仍耐着性子看向妈,只为不让妈伤心。只见妈用一个手指按在牙上,那可怜的牙齿随着妈的手指前后晃动,而我,似乎感受到了那丝丝的疼意。最近两年,许是妈年龄大了,总是出现这样或那样的小毛病,因为离的近,我便经常呆在她身边,以便能帮到她。早上妈说腿疼,刚买了药,现在又牙疼,只好陪她再去看牙医。

“我给你一块去把它拔了吧?”

“走!”向来雷厉风行的妈说走就走。

说实话,我早已习惯了妈唠叨。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毛病,便也习惯了妈这样或那样的不舒服。尽管家里其他的人都以为妈故意以此为由,来引起大家的注意,我仍尽量做到和颜悦色,且来满足她的要求。今日也不例外,于是,我放下手机,载着母亲来到了牙科。

牙科的医生与妈认识,她热情地招呼妈躺在修牙的床上,让妈取掉假牙,认真的检查着。

“疼吗?”医生用探针摁了摁妈假牙附近的牙床,柔声问道。

“有点!一吃东西就疼,不吃就不疼,前天吃饭时……”妈口齿不清地述说着,取掉假牙之后的妈,说话竟有点兜不住风。

“有三高吗?”

“啥?”

“有三高吗?”

“嗯,好!”妈答非所问。

近几年,妈越来越聋了。

“没有!”看妈听着吃力,说话也费劲,我便接过了话茬。

“那就拔掉吧?”

“中!”

这次妈竟听得清清楚楚的。

“怕疼不?”

“不怕!”

“那好,我给你拔了吧!”

医生走进里屋,拿来麻药,用棉球醮上一点麻药,小心翼翼的敷在那颗牙的周围。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医生便让妈张开嘴,原本我一直站在妈身边陪着,可一看到钳子,我便莫名其妙地有些害怕。怕钳子伤到妈,怕妈受不了拔牙的痛,怕妈拔牙会不会出事,更怕万一……我不敢再想下去,便站在她身后,专注地看着她。妈取下假牙后,嘴唇塌陷,说话跑风,我竟然有些不认识她。那个意气风发,英姿飒爽的妈,那个敢说敢做,说一不二的妈,如今苍老的已满头白发,满口的假牙。

血水顺着妈的手指流下来,我的心竟隐隐作痛。我拿来纸巾递给妈,并看了看她的手,原来手指并未摁住伤口。医生再次用药棉敷在伤口上,妈便又摁了一会儿。

“走吧!”妈站起身边说边往门外走。我跟医生打了个招呼,便推开门让妈出去。然后紧走几步,赶上妈,伸出手想搀扶她,妈闪身躲开,我默默地跟着,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夕阳中,妈的白发竟刺痛了我的双眼。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