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美好变成了记忆

有些美好变成了记忆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看到小弟发过来的这张图片,我的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忧伤。

    这是我生活了十年的院子。结婚后就一直生活在这里,两个孩子也都出生在这个院子里。这个院子给我留下了很多记忆。

    这个院子位于村子的最中心,据说六三年发洪水这栋房子都没有被冲塌。这个位置地势最高,那次发洪水很多村民都躲到这里避难。当然现在的房子都是后来翻盖过的。

    在当地来说我的这套院子算是最大的了,长约70米,按每间屋五米的长度,至少能盖十三间。现在共盖了十间房子,在最西头儿的位置还空着一些地方;东西两个大门把所有的空闲地方都围在一起,那未被盖成房子的闲置空间就是我曾经的农耕乐园。

    刚结婚时公婆和我们都生活在一起,本来说让我们搬到新盖的房子里住(结婚前许诺我的不是这栋房子),后来因为那边新房刚收拾好,我的姑娘也已经出生,怕新房子住着对孩子不好,就这样在这里继续住了下来。

    在姑娘一岁左右的时候我就自己跑乡里的卫生院,找相关负责人申办村卫生所的相关事宜。我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上完医专后总想着要学以致用。家人都不支持我出去上班,在村里开门诊也没人主动支持,一切都得自己操心筹划。还好结婚之前在医院呆过一段时间,跟那些人比较熟悉,在准备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后终于把属于我自己的门诊开了起来。虽然那个过程费了很多周折,但心里还是特别多开心,我终于又有了属于自己的事业,我是一个喜欢实现自身价值的人。

    虽然不是从小在这村子里长大的人,但随着结婚后与村民们之间的熟悉大家到是很快的接受了我这个新村医。这样一来与大家之间更是多了很多深入了解,除了邻里之间的辈分关系,还多了一层友谊。也许是性格的原因,有些人在我不忙的时候还经常到我家来串串门,每天病号和串门的人总是络绎不绝。

    从小受妈妈的影响,我们姐弟几个都很勤劳。我院子西头儿几分空地让我都很好的给利用了起来。古语曰:谷雨前后种瓜点豆,我提前就在不忙的时候把地都翻好,分成很多畦,在集市上买来各种种子泡发了种到菜畦。不管是脑力劳动还是体力劳动,只要是你发自内心的喜爱去做它,就会是一种享受。不同的菜蔬下种的节气不同,我都按它们的生长规律去操作。因为地方宽敞种的品种很多,黄瓜、脆瓜,豆角、茄子、辣椒、茴香、韭菜等等。这些里边韭菜最难种,种不好“拿不住”苗。我也是种了两年才成功,好在韭菜一旦种成功了就不用操太大的心了,来年天气变暖后它自然就会又茁壮生长起来。豆角我也种两茬,一茬春季种,一茬夏季种。有种俗称十八豆的品种,等夏季雨后我种在十间房的靠西头房子的窗户下的地上。我们的院子地面是用砖砌的地面,我把种子塞进砖缝里,因为夏季雨水多,过个半月二十天的豆角秧就能长到窗台高,我拿根电线横在窗台上方,它就像爬山虎一样快乐的到处爬,让人看了很开心。这样等那波儿春种的豆角反秧的时候这个正好结头茬新鲜豆角。

    我住房子的东头,门诊也开在靠东头的这五间房子里。夏季的清晨当我睁开惺忪的睡眼走出屋门,朝西头儿望去的时候总会感觉到一种欣欣然的感觉。在充足的水分灌溉下那些绿油油的作物每天都给人一种不同的感受。尤其是当它们结下果实的时候更是我最开心的时候,那嫩绿的黄瓜顶着淡黄的小花,在架上自然的下垂。等你睡一晚上再去看它的时候能比昨天长两三寸,那样子太喜人了。

    村里的小孩最怕的就是乡医。很多大人都经常吓唬孩子说,再不听话就让谁谁来给你打针!我就是那个经常被人提到的谁谁。有了这片菜地情形就大不一样了,很多大人来这里之前都会先说,咱去谁谁家摘黄瓜吃了,她家院子里有很多好吃瓜果。是的,小孩子们一想到吃就会忽略重点,来了打完针还没来得及哭几声就被大人带着去西头儿找喜欢吃的东西了。黄瓜、脆瓜的摘上两个带走。为了哄孩子,我还在那里种了一畦甜高粱。这个事儿值得一提,那时候有很多孩子知道了以后就自己在中午的时候偷偷溜到里边去弄个两三根吃。我们院子大而且白天从来不关门,你看不到他就悄悄拿走,看到了冲你一笑还是拿走。这片院子确实给我增添了很多乐趣。

    在韭菜茴香能吃的时候我也经常让人们自己去里边割了带走,茄子辣椒能摘的也摘些。我记得有一次光脆瓜我就摘了两大篮子,也送人了不少。西红柿相对熟的慢,那些没有余粮,红一个被人发现就摘走了。青菜油麦菜长的最快,也可以多次翻种。我记得有个人傍晚骑摩托拿篮子过来要青菜油麦菜说吃火锅用,自己弄好又摘了几个瓜高兴的走了。

那时候我把院子里收拾的干净整洁,夏天雨水大砖缝里爱长草,我都利用不忙的时候把它们拔掉,一个夏季要清理两三回才行。那时候人们愿意带孩子们过来玩儿也是因为院子干净,孩子们在这里跑一跑比较安全。她们在我不忙的时候还可以跟我聊聊天,有一个内蒙的媳妇跟我说她嫁到这里来就愿意跟我说话。另外就是我本身是女的,如果她们有些妇科方面的毛病跟我说会更无所顾忌。后来我离开家乡后听说她跟她老公离婚了,现在也不知去向,我倒是很想念她。

    那时候大家对我也特别好,有好吃的了也会给我送些过来。我在这和谐的邻里关系中度过了十年时间。后来我不甘心这样的生活,举家来到了城市发展。农村里现在人越来越少,像我这样闲置下来的院子村子里有很多。对于别人看着这杂草丛生的院子很难想象它曾经给很多人留下了温暖记忆。

    也许再过十年等孩子们都独立了以后,我能重新回去打理我的院子,让它再焕发曾经的生机。也许再也回不到过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