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大会

白鹏 师父常说,主持要想感动别人,首先要感动自己,自己都不感动,别人怎么会有感。这一点我想,在大庆主持界,白鹏做的最好。因为鹏鹏的主持怎么能用感情至深来形容,那简直就是自嗨到了振聋发聩的境界,每当礼成的时候,鹏鹏都会被自己感人至深的语言和情绪激昂的态度感动的哭的跟泪人似的,而此时台下观众的脸上齐刷刷的都是懵逼的,他们在想这孩子以前在火车站肯定有丰富的从业经验,对于这样德艺双馨的艺术家,我想我除了鞠躬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

当然了,鹏鹏除了语言方面的造诣,在个人形象的塑造上也着实是下了一番苦工的。例如曾经他就在帅气的志胜蓝和迷人的建业灰之间纠结的不能自拔。最终在鹏鹏心中志胜蓝完败给了物美价廉的建业灰,所以当他如获至宝的把自己塞进这件衣服时,就会逢人就问,我穿好看还是建业穿好看。大家都不敢发表观点。我就想,鹏鹏你说咱爷俩买个亲子装,干嘛都要让人家知道呢!我是长得年轻点,但你也不能不认我这个父亲啊!

天宇 大家可能有所不知,我和天宇其实很早就认识。那会我俩还不熟,但我第一眼就看上这哥们了,大家别误会哦,我说的看上不是想让他给我生个猴子。我是觉得他这大长胳膊大长腿的,是百年不遇的督导奇才啊!这要咔嚓一抛花,得甩多高多匀啊!肯定也砸不到新郎头上,我当时就寻思将来我要火了他绝对是我的御用督导。

但是世事难料啊,天有不测风云,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他居然成了我的师弟拜咱师父门下了。这事我得犯上批评师父两句,师父您看当初他管你叫程老师那出,您再看他这小团团脸和身条,一看就是干督导的好料子啊!您不是有个高志庆御用督导团队吗?所以,我想今天我说完这些话,天宇肯定就迷茫了,有句话不说得好吗?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啊!所以回去再慎重思考一下。

铃铎,字轩苇,高家班唯一一个不是主持人的饭店老板,店名叫海时理想。我想他给自己起这么多名,可能是开饭店没有发票,万一客人非得要发票呢,他就说这店老板叫轩苇,是个残疾人所以都是免税发票。铃铎兄,还有个大爱好,爱吟诗,一般诗人吧都如白鹏一般,谁吟谁湿,但铃铎吟诗是谁听谁湿,一直湿到让我们不好意思的地方,所以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把店开在女生众多的师范学院门口,还高薪聘请建业淞原之辈,壮门面,所以我们长能看到老四在海时门口颠球的抽动身影。

淞原:最后来说说淞原哦,淞原一直被大家称为颜王,总叫总叫,他居然真信了。大家知道哦,这男人吧,如果觉得自己很帅,就会情不自禁的去沾花惹草,尤其是觉得能侩到岁数越小的越说明他的魅力,所以淞原去小学教小姑娘踢足球去了,有时还给我们发视频,说这些小姑娘天天围在她身旁。烦死了!淞原啊,我们中国男足已经让我们够扎心的了,女足是我们唯一的希望,请你放过这些孩子们吧。

最近听说四哥还闹出了绯闻,说跟自己的粉丝闹得不清不楚的,还让人家带上药。我寻思这事肯定扯淡啊,天天教孩子们足球,和姑娘们在操场上风里来雨里去的,咋能还拿药顶呢?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纹眉的时候可能扎着哪块神经了,不然一看体格就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