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Block 分享 | 多数人只关注眼前赛道的大小,而忽视了变化

即便是放眼于全球区块链行业,ArcBlock也是一家极其特殊的公司。
比如,在行业早期阶段,大多数公司的思路是从一个大领域起家,然后在这个领域里做到极致去赢。但ArcBlock不同,它瞄准的是一个看似狭窄的赛道——打造区块链应用服务平台,力求帮助广大区块链开发者更容易地开发和部署去中心化应用。
比如,在业内,绝大多数区块链公司都选择先写白皮书再去做产品,但ArcBlock则是边研发边写白皮书。所以自白皮书发布以来,ArcBlock的实际开发进度,从来没有滞后过。预计7月发布的开放链访问协议,在6月末就发布了开放链访问协议的开发工具“OCAP实验台”。
从资本和社区的角度来看,ArcBlock的特殊性确实受到了认可。公司成立一个月前,即获得了网易创始人丁磊的投资。ArcBlock的社区规模更是达到了10万人次,是Telegram上最大的电报群之一。
最近,《CoinVoice》采访到了ArcBlock创始人兼CEO老冒,这位曾任职于微软,有过多次成功创业经验的世界顶级技术大咖,对区块链赛道、Token经济、团队管理、企业文化、财务自由都有非常独特的认知。
为什么偏偏选一个狭窄的赛道?他说,赛道窄是好事,窄的赛道才有可能变宽。以前飞机也被认为是极客的玩具。
Token的本质是什么?他说,将公开发行Token跟股权划等号,是对Token最大的误解。
ArcBlock的野心是什么?他说,ArcBlock没有野心,小目标是与以太坊并驾齐驱。
老冒喜欢将今天的区块链机会,比喻成当年的西部淘金,别人挖金矿,但他售卖水和工具。ArcBlock手里握着最稳妥的一把牌,不过要把这把牌打好,需要极大的工程量和耐心。

以下为对话节选,希望对你有所启发:

| 赛 道

对创业者来说,选一个窄的方向对自己尤其有利。

《CoinVoice》:网上对ArcBlock的评论并不多,你觉得这是坏事还是好事?

老冒:我们之前把比较多的精力花在了前期开发上,外面的报道不是那么多也很正常。但是随着最近产品的发布,如果接下来的评论还不够多,那就是我们市场工作做的不到位。

《CoinVoice》:在采访之前,我看过一些你的演讲和报道,你很喜欢把今天区块链的机会比喻成当年的西部淘金。

老冒:和西部淘金一样,在今天的区块链机会面前,巨头和小玩家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CoinVoice》:那在这么好的时代机遇面前,你为什么不去挖金矿,而是选择售卖工具和水?

老冒:在淘金时代,作为淘金者有的取得了成功,发现了金矿,但绝大多数人都失败了。在这个时候,选择策略就特别重要,通常来说,选择作为售卖工具和水的人,失败的风险较低,当然,获得极大成功的可能性也下降了。

《CoinVoice》:售卖工具和水的门槛高吗?

老冒:不是谁都能做的。它需要你有足够多的经验和技术实力。一般情况下,做平台所需的技术难度、工程量,要远远大于做区块链应用。

除了技术实力外,我觉更重要的是要沉得住气。你售卖工具给淘金者,会接触到一些非常成功的案例。如何在狂热中保持初心,安安静静、专心致志地把工具做好,把水的质量提高,而不是被眼前的繁荣兴旺冲昏头脑?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CoinVoice》:是因为门槛高,所以你之前才说ArcBlock几乎是没有竞争对手的?

老冒:我们开始做这个项目的时候,不但没有竞争对手,跟一些专家请教的时候,大家还比较担心,觉得你这个思路跟主流是不是不大一样。

不过,随着ArcBlock热度提升,现在也慢慢看到其它项目有类似的想法产生。竞争将逐渐产生,但在今天,竞争不是一个主要的问题。

《CoinVoice》:没有竞争对手,或者竞争对手很少,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是不是说明你们选择的赛道过窄?

老冒:对一个创业项目来说,赛道窄是好事情,因为窄的赛道才有可能变宽。举一个例子,当年苹果推出iPod,就是一个MP3播放器。我和一个业内做MP3的人聊,他觉得很不可思议,苹果那么大的公司还要吃这么小的蛋糕,可见苹果真的不行了。但今天回过头看呢?

所以对创业者来说,选一个窄的方向对自己特别有利,因为在窄的方向,一方面代表着你没有特别多的竞争,可以全力以赴把精力专注在项目上;另一方面,今天看起来很窄的市场,实际上在未来有可能变得很大。

至于哪个今天看起来很窄的市场将来会变大,这就是一个商业秘密。我很喜欢的一本书《从0到1》中有个观点:成功创业者总需要知道别人不知道的秘密。这些秘密对他们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但很多人不但不知道,甚至不认可。你知道了这些秘密,就获得成功最好的机会。

《CoinVoice》:你认为ArcBlock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老冒:虽然说ArcBlock在构建基础平台和架构上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做很多基础工作,但是我觉得最大的价值体现在开发者社群的形成。也就是说当ArcBlock拥有足够的开发者,开发者在平台上产生了价值,我们才有价值。无论我们设计的多么精妙,最终没有开发者用ArcBlock取得成功,我们就没有价值。

《CoinVoice》:所以ArcBlock的使命和愿景是帮助开发者成功?

老冒:帮助开发者更容易开发和部署去中心化应用。

《CoinVoice》:你们的工具和水,对开发者成功的必要性大吗?

老冒: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果没有先进的工具,就没有办法更有效率地去淘金,无论你有什么胆识都没有用。绝大部分的人都需要工具和水。

在传统的商业时代,提供工具和水的人是有风险的,因为巨头不需要工具和水,他们有独门的武器、充足的粮草。那个时候提供工具和水就会使自己陷入很被动的处境。

但在淘金时代,无论你是一个大的家伙,还是一个小的玩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最终鹿死谁手,谁都看不清楚。因为比拼的不是现有的能耐,比拼的是运气和生存能力,大家成功的机会比较均等。

《CoinVoice》:ArcBlock有更大的愿景吗?

老冒:我们希望我们只是一个开球的人,通过开球来引爆云服务、去中心化应用的革命,使开发者真正的解放出来,形成去中心化的服务平台,各种开发者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这可能是我们更大一点的愿景。

《CoinVoice》:ArcBlock公司的价值观是什么?

老冒:原则。在公司成立之初,我推荐给所有团队成员一本Ray Dalio写的《原则》,所谓的原则一是不要惧怕犯错误,二是需要不断从走过的路,把经验教训变成大家可以公开透明分享的原则。公司螺旋曲折往上走,不要犯重复的错误。

区块链本来就是新鲜的行业,所有人都没有经验,都是往前摸索,在这种情况之下,走错方向,做错事情是在所难免的,要想能在这种无章可循的不确定未来里保证公司核心竞争力,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自己的原则,不断建立自己的原则。

ArcBlock 分享 | 多数人只关注眼前赛道的大小,而忽视了变化_第1张图片
image

| 布 局

简单就是相当困难的复杂。

《CoinVoice》:在做ArcBlock过程一年半中,有过试错吗?

老冒:有无数次试错的过程,踩过很多坑。

《CoinVoice》:在踩了这么多坑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能保证你们的开发进度和白皮书一致?

老冒:我们和其它项目不太一样,其它项目是先写白皮书再干活,我们是先干活,再写的白皮书。

《CoinVoice》:你觉得ArcBlock最大的创新点和最突出的亮点是什么?

老冒:现在最大的亮点是开放链访问协议,因为行业里有各种各样的链,每种链都有不同的架构、开发语言等等,对于所有的开发者来说,究竟选哪一个链,选哪个技术,是一个头疼的问题,我们的开放链访问协议出来之后,得到了很多开发者的认同。

另一个亮点,不那么可见的,就是系统中的Token经济,ArcBlock这套Token经济体系和Token服务体系,应该超越了以太坊和EOS的Token思路。

《CoinVoice》:超越的点是什么?

老冒:ArcBlock的Token(ABT),我们把它称之为可编程Token,我们的定位不是做一个图灵完备的虚拟机,变成全世界的计算机,而是把这个愿景设的小一点,就是要专心致志做一个可编程Token,有了这个可编程的Token之后,Token就可以用来tokenize everything。它不只是一个代币、一个数字货币,还可以代表很多东西,可以代表一张门票,可以代表一个凭证,可以代表一个证书,可以是一个访问权限控制的机制。

另外,ArcBlock这个Token允许开发者在基础上进行编制,即通过我们的Token发出新的Token。现在以太坊最大的价值,就是让用户去发ERC20 Token,但是以太坊的ERC20 Token跟ETH是一个完全不对等的地位,ETH是一等公民,ERC20可能是二等公民,甚至连二等公民都算不上。

ABT设计的机制完全不一样,所有的应用Token和ABT都是同等地位,完全是在同一级别上,ArcBlock的Token具备什么功能,ArcBlock应用层的Token基本都具备。Token机制在未来会是我们最大的亮点。

《CoinVoice》:但在你们的白皮书上,关于Token机制,并没有用很大的篇幅去介绍。

老冒:白皮书里面介绍了太多的内容,我们的Token机制要建立在我们的支撑部件完成的基础上,否则即使写了,也没有几个人能看懂,因此我们觉得应该花更多的篇幅描述基础的部分。

《CoinVoice》:你认为研发开放链访问协议的难度高吗?

老冒:适中,这就是业界认为我们可以做出来的原因。举个例子,ArcBlock要做的事情好比是在北京建一个世界最高的摩天大厦,这个计划有工程难度,但它没有技术挑战,另外一个项目是在北京建一个通天塔,搭一个太空梯,直接在那里就可以卫星送到天上去,愿景特别美好,做成了肯定比建一个摩天大楼意义要大的多。但是他怎么做,能不能做得出来?没有人知道。

《CoinVoice》:如果有一个技术团队很看好你们的方向,现在就开始Copy你们,有没有可能追上?

老冒:如果是一个特别强悍的技术团队,并且拥有特别多的资源,在差不多的时间开始做,还是有可能的。但你要这样想,现在区块链行业处于特别早期,任何方向你都不能确定是不是一个特别正确的方向,跟互联网时代靠抄袭就能取胜不一样,在那个时候,你能非常清楚的知道,谁成功了,只要把它抄过来就好了。

但在今天这个时代,根本不知道哪个项目是对的,盲目的去抄,万一抄的对象也是错的呢?在这种情况之下,有足够的实力的团队,基本不会抄袭,至于那种只会抄袭的人,现在连抄谁都不知道。

《CoinVoice》:你们在6月30日的时候,上线的第一个应用“开放链访问协议实验台(OCAP Playground)”是一款怎样的产品?

老冒:OCAP Playground是一个很简单的开发者工具。你可以把它当成一种辅助应用。开发者在OCAP上做应用时,在OCAP Playground里,可以直接进行调试,测试完成之后,直接可以把测试完的结果,变成他的代码中的一部分,这样就不需要从代码级别进行调试。OCAP Playground就相当于OCAP的大门一样。

《CoinVoice》:OCAP Playground上线也有半个多月了,收到什么建议和反馈了吗?

老冒:自从开放链访问实验台推出之后,每天都有非常多的用户在OCAP Playground进行尝试。每天都会新增加上百人来使用。当然这个数字与移动互联网、Web站点相比,非常少。但前一阵子有人统计,全世界提交过区块链代码的人都不超过一千个。

现在最多的反馈和建议是,希望增加更多示例和演示的代码。产品刚刚推出,的确需要在文档等方面及时加以改进。

《CoinVoice》:ArcBlock下一个将推出的应用是什么?

老冒:接着上面我讲的,OCAP Playground本身比较简单,但是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在帮助指南方面做的不是很好,大家虽然可以来尝试,但还是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能够在上面做些什么。其实我们在设计上也想到了这些问题,因此在OCAP Playground之后的产品就叫做OCAP Playbook。

所谓Playbook,顾名思义是类似于文档型的东西,只不过这个文档是一个活的文档,理解简单一点,就是一个能够立即执行的代码和代码相关解释文档放在一起的形式。

《CoinVoice》:ArcBlock产品设计的逻辑是什么?

老冒:简化。简化对区块链应用开发的难度,简化区块链部署、垮链的难度。为了简化,需要做一些牺牲,牺牲掉一些相当难的场景,专注于实现绝大部分没那么复杂的场景,以期ArcBlock的系统无论是从概念上,还是实现上,都比较简化。

为了实现简化,工程师需要干很多事情,相当于把复杂的实现隐藏在简单的界面之下。今天无论用户体验设计,还是产品设计,大家都在强调要简单,但简单就是相当困难的复杂。比如iPhone,按钮都没有几个,小孩子不需要学习就能用起来,但iPhone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个人电脑之一,里面有非常多精密的设计,精密的传感器。

ArcBlock 分享 | 多数人只关注眼前赛道的大小,而忽视了变化_第2张图片
image

| 合 作

像苹果扶持Instagram一样扶持开发者,帮助开发者赚到钱。

《CoinVoice》:ArcBlock与哪些公司达成了合作?

老冒:差不多有20多家业内公司与我们达成合作关系,大部分公司是在区块链创业公司,少数在传统行业非常有份量的公司和我们也有深度讨论,我们会在合适的时间宣布。

《CoinVoice》:你们的合作模式是怎样的?

老冒:主要有三种,一种是类型是技术上的策略合作,作为平台需要支持各种不同的公链,我们现在除了支持比特币和以太坊,希望支持越来越多其它的链。

第二种,技术互补型,举个例子,我们会跟交易所、钱包合作,有的是技术上的和有的是商业市场上的。比如最近跟系统安全公司展开合作,还有做能源方面的事情,更容易使用区块链技术。

第三种,是基础架构角度考虑,ArcBlock本质是新一代的云计算服务,所以一些比较早期能看到云计算和区块链价值的公司,也与我们展开了合作,我们会在合适的时机宣布成果。

《CoinVoice》:截至目前,ArcBlock有多少持币和社区用户?

老冒:区块链公司非常容易判断出有多少持币用户,虽然部分持币用户是纯粹从投资角度出发的,但比例是稳定的,持币数量越大,代表社区的成长和共识越强,到目前为止,ArcBlock现在有2万左右的持币用户,社区将近10万用户。

《CoinVoice》:你们是怎么建设社区的?

老冒:不同项目社区建设的目标和策略不一样。ArcBlock社区建设比较简单,我们社区里面大部分都是开发者,或者说目标用户都是开发者,对于开发者来说,其实有几件事情,第一个是你需要讲出非常实在的东西,他们都是懂技术的,甚至都是同行,不是能随便忽悠的,越是坦诚透露现状,越容易获得共识。

另外计划做大量的“黑客马拉松”,是从美国流行的特别好的针对开发者的社交环境,特点一小部分开发者,在半天到两天的时间里里面,沉浸式投入到每个特定技术里面,并且真正的做点东西出来。对个人的成长特别有帮助,对推广也特别有价值。

《CoinVoice》:如何让开发者形成共识?

老冒:主要是三个方面:一、你要足够的信心,你相信你的产品技术的确是经得起考验的;二、让大家进入门槛要低,任何东西只有足够简单,才会被更多人应用,我们整体的思路是让区块链容易开发,像傻瓜式的开发都可以;三、要让人家赚到钱,这个赚到钱不是让他炒币赚到钱,而是说让开发者花精力做一个新的开发,他的目的还是为了他能取得成功,我觉得任何一个开发平台,在早期都有进入红利,我们也会在平台建设中,让早期有这种应用思路的开发者成功。就像苹果曾扶持Instagram,最后被Facebook高价收购。

《CoinVoice》:如果现在国际上某巨头想收购ArcBlock,你会考虑一下吗?

老冒:他可能收购不起。

《CoinVoice》:你的野心是什么?

老冒:其实我做了挺多家公司,从商业回报的角度讲,有的成功有的不成功,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我始终在做自己喜欢和相信的事情并全力以赴, 这就是一种成功。从这个角度讲,我没什么太大的野心。我始终都只是想做出一款有价值的产品被全世界使用。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也许这种特别平淡的想法就是最大的野心,因为你想让全世界的人都在用你的区块链技术。

说一个小目标,ArcBlock区块链技术有一天可以和以太坊并驾齐驱。

ArcBlock 分享 | 多数人只关注眼前赛道的大小,而忽视了变化_第3张图片
image

| 管 理

遵循工程师文化,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将工作程序化。

《CoinVoice》:以技术为导向型公司的CEO,相对于管理,貌似更专注于技术?

老冒:每个CEO都有自己的特点,与出身有关,我是一个工程师出身的CEO,所以我们公司也是一个工程师文化。

《CoinVoice》:工程师文化的表现是什么?

老冒:表现形式非常多。我们尽量把一件事情自动化,宁可为了实现自动化,花费更多力气。比如一件事情半天就搞得定,但第一次我们可能要花费3天的时间将它自动化,但以后就永远不需要耗费半天而是几分钟甚至几秒了。从招聘、培训、管理,我们全部都是自动化的流程。

《CoinVoice》:你觉得CEO的重心应该是什么?

老冒:方向、钱、人。

《CoinVoice》:你是怎么选人、用人的?

老冒:我们始终坚持的观点是宁缺毋滥,团队建设走足够精英的路线。选好了人,用就不是一个问题了。

微软公司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仍然处于不败的地位,最关键的一点,是它的人。微软犯了无数错误,里面有各种问题。但是他人选的好,所以即使在一片混乱之中,也不会轻易的垮掉。

《CoinVoice》:ArcBlock的团队规模是?

老冒:整个公司有30多人,这还不包括我们的外部团队,现在工程师团队有20多人。员工处于比较分散的状态,西雅图和北京有两个工程办公室,爱尔兰、波兰也有我们的团队成员,属于分布式的结构。

《CoinVoice》:分散是否会影响到公司运转的效率?

老冒:从某些角度讲,分散会影响效率,但在另外一些地方又能提高效率。这就好比是分布式团队和中心化的团队,没有谁特别好或特别不好,扬长避短就能发挥最大的效率。比如分布式团队的好处是,几乎可以日不落的开发,遇到问题能够有人随时响应。

ArcBlock 分享 | 多数人只关注眼前赛道的大小,而忽视了变化_第4张图片
image

| 个 人

只要做公司,无论有多少钱,永远都不会自由。

《CoinVoice》:丁磊在你们成立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就决定投资你们,是因为私交吗?

老冒:私交有很大关系。

这件事情非常简单,一方面丁磊对技术眼光比较敏锐,能够比较早的看到有潜力的事情。丁磊关注到了区块链,也认可ArcBlock,所以主动的找到了我。

这是第一点,更重要的一点是私交,因为区块链行业鱼龙混杂,很多是空气项目,有些项目看起来很棒,能不能做出来难以确定,他知道我不是个骗子,也知道我的技术能力。

我们最近投了一家交易所的项目,也是类似的情况,我认为新一代交易所技术非常之关键,但你不知道谁在认真做事,但我看见了我的师兄,也是我的最初的创业伙伴之一,他在做这件事情,我马上就决定投资了。

《CoinVoice》:作为ArcBlock顾问,丁磊在商业上,有给过你什么启发吗?

老冒:虽然他也比较忙,但我们经常还是会聊一聊,作为顾问,支持是多方面的,遇上各种问题,比如危机公关,我们都会聊一聊。

《CoinVoice》:你觉得你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吗?

老冒:Coco Chanel说过一句著名的话,这个世界上有富有的人和有钱的人。作为一个企业家、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知道自己的初心是什么。哪一种初心都不是错的,你可以去追求钱,也可以去追求梦想,而且不一定矛盾。

我追求的目标可能就是想尽可能把事业做起来, 而回报则顺理成章而来。从这个角度看,我的确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我也很务实: 中国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也是万万不能的,公司如果没有资金,不能保证整个团队的生活,是没办法实现理想的,因此我们在对团队的保障和照顾方面非常现实主义。

《CoinVoice》:还记得第一次创业的动力是什么?

老冒:我第一次创业原因很简单。大学毕业设计的时候做了一个项目,从科研的角度就比较成功,等我毕业了,我的教授就希望把这个项目落地,所以就开了公司。我们非常幸运,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就把产品做的很成功,轻松赚了不少钱。

《CoinVoice》:那你这次创业的驱动力是什么?钱对你来说,并不是问题。

老冒:钱从来都是问题,因为你的目标总在不断提升。中国社会老在谈“财务自由”,但是我和我创业圈子内的朋友总觉得,我们怎么从来没觉得自由过? 我觉得我身边认识的企业家,没有一天真正“财务自由“过, 因为他们目标永远在变得更高。

如果你财务自由的目标是不需要劳动就能收支平衡,那在街头要饭的才是真的财务自由,但如果做一个有追求的公司的话,你永远不会达到这种所谓的“自由“。

ArcBlock 分享 | 多数人只关注眼前赛道的大小,而忽视了变化_第5张图片
image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