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把人们手机P掉的摄影师,我想给你点个反对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坐在你怀里看手机

美国摄影师Eric Pickersgill的一组摄影作品“Removed”近日在网络爆火,原本很日常的生活场景,当摄影师把手机和所有电子设备都从他们手中拿走后,拍下的照片却戳中了我们当中的绝大多数。

作品一出,舆论似乎完全呈现一边倒的趋势,人们纷纷开始批判手机和移动网络给人们带来的弊端,例如让面对面的人凭空多了一份隔阂,例如让人们沉迷于手机的世界,而不懂得抬起头来关心一下身边的人,说什么现代科技带来的互动交流竟然是以不再沟通为代价等等。

而“低头族”这个标签完全成了一个贬义词,和沉迷挂上了一个大钩,使用手机成了一件不那么光彩正常的事情。

然而,我真的特别想请这位摄影师,走进一下大学的图书馆,走进下高中生的自习课堂,拍一组照片,然后再把他们的书P掉,看看结果,是不是和P掉手机完全一样呢?而这些看书的群体就可以被认为做的是正确的事情,有意义的事情。

把书P掉试试看?

现在,假如在行进的地铁上你看到两个人,一个站着在看手机,一个坐着在看书,是不是你就会觉得这个在看书的人更讨得你的好感呢?

实在是太奇怪了,手机和移动网络是新时代科技发展的产物,它产生的本意就是提高整个社会的生产力,人们可以借助手机和移动网络更便捷的进行以前在一些不良情况下无法进行的活动。

回到地铁里这两位同学的例子,站着的同学如果想利用好这段通勤的低效时间,是不是可以使用好手机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呢?而坐着的同学如果看的是网游小说,他的行为还会比站着戳手机的同学有意义吗?

再看看那些疯狂转发这组照片,配上“悔恨”的文字的人,过了没多久,依然会用“好”他们的手机去做没多大意义的事情,说真的,我为你们感到悲哀。

如今好好利用手机进行自我提升的方法比比皆是,有些人却偏要边每天漫无目的的刷着微博刷着最后感叹一声自己好像虚度了时光,难道就不懂得带着目的带着目标带着理想去用好手机这个工具?

工具永远是服务于操作者的,那些极端的因为使用手机疏远了身边朋友身边亲人的人,若是没有了手机,还是会有别的东西来替代手机的位置吸引他们的精神灌注的。到底该怎么用好工具,是操作者应该花时间动脑子去思考的事情,而不是单单转发谴责批判一番。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本就不是来告诉大家应该怎么用好手机,想知道如何高效利用好手机这样的科技产物,其实每个人都可以主动去思考主动去寻找。

举个例子,就连上这样的“干货”文也比比皆是,试着去找一个,试着自己去做,做完一个再回头,你会渐渐找到更多的优质方法来提高你生活的效率,这是一个正向的循环,你最终会变得越来越好。

一个喜欢被动着接收信息的人,永远只能做一个传播途径,连传染源都成为不了,也就永远别提你那大同小异财务自由周游世界吃喝玩乐睡的狗屁理想了。

有些言重了,但是希望大家下一次见到这种一边倒的批判的时候,别跟风,想想办法去解决问题,把坏事儿利用成好事儿,此才不失作为一个有批判性思维的智人的风度。


太蠢太笨不思考的人,大概只能靠运气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