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二十一岁

中秋节那天晚上,我妈问我吃月饼没,我说牙疼着呢,不敢吃月饼。于是我妈一如既往地开始念叨了,“是不是吃太多辣的东西了,叫你尽量别吃辣的,尤其是火锅......”这是我妈的一贯思路,她只要听说我上火了,无论是舌头起泡还是口腔溃疡,又或者是牙疼,她都会以她的经验来给我现身说法。

可是这次她的说教没成功,我是因为长智齿了,才牙疼的。她一听,估计是愣了一会,才给我发了一条语音,“长智齿啊,那确实是很疼啊!我当年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可疼了!”重点来了,接着还来了一句,“我记得我长智齿那会是十七八岁啊!你都20+了,怎么还会长智齿啊!”

不用怀疑,这真是我亲妈,也不容置疑我确确实实也是20+的人了。可我20+了才冒出来智齿并且疼得不行,也不是我愿意的啊!都21岁的人了,我当然不会跟我妈计较了,嘻嘻!

自从好几天前,即老乡知道我生日之后,他便整天想着给我过生日什么鬼的,然而我并不想和他一起过,老乡而已,非亲非故的,多难为情啊!

主要是不想再“惹是生非”,万一又牵扯不清,我岂不是又成了害人精。纵然他很热情也很小心翼翼地想要帮我过生日,我还是拂了其意图。

因为经验告诉我,过去鞭笞我:

好好做人,切不可优柔寡断,损人不利己。

于是我一口回绝了。

就这样默默地过了21岁生日。

我爸妈一大早来了消息,让我别亏待了自己,想吃什么就买点吃,可当我在脑子里搜寻了一遍之后,竟然想不到学校里还有什么是特别想吃的,而后又在美团上逛了半天,也觅着啥好吃的。

于是乎想到了,还有一包螺蛳粉没煮,别人过生日都吃面,我不喜欢吃面,那我吃粉好像也是这个理,还真想为我自个的机智不要脸地点个赞。

恰好老汪发来消息,我便跟他说我要煮螺蛳粉,他便骂我,说螺蛳粉就跟那方便面一样的,有啥好吃的,还没营养,过生日也不吃点好的,还牙疼,心里就没点ACDEF...数啊!

好吧,劈头盖脸地说了一顿之后,终于想起正事来了,开始叮嘱我该煮银耳汤,让我买点银耳,还有买红枣......

看在他这么积极又好心的份上,我只好满口答应了。可是答应完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我之前从来没煮过,不知道去哪买银耳,也不晓得咋煮。

于是我把锅洗干净了之后,便熟练地煮起了螺蛳粉。当然,这是不能让他知道的,哪能让他知道啊!不然又是一顿臭骂。关于牙疼我当然也没忘,调料里的辣油包直接扔垃圾桶了,吃了一顿相对清淡的螺蛳粉。

写在二十一岁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边吃边看爸爸去哪儿,接着再看一集那年花开,时间也是很快的了。再后来一觉醒来就快四点多了,拾起前些日子看的《我们仨》,接着前面看的,然后终于看完了。看到书页上杨绛先生的那句话:“我一个人,思念着我们仨。”莫名地就特别想我妈,想我奶奶,我一个人,思念着你们。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还是黄小波的那句话,其实多少岁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只是恰逢21岁,也刚好可以蹭一下这句话的“热点”,毕竟一辈子也只能有一个21岁。

也希望不管今后还有没有今天的这些奢望和幻想,没关系,只要成长的速度得赶上年龄增长的速度就足够了。

一点点,一点点,麻雀筑其窝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