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从身边开始

图片发自App

慢慢的,慢慢的,我们一点一点成长着,一点一点积累着,也一点一点迷惘着。

好任侠,喜交游,放荡不羁爱自由,是每个热爱(lang)生活(dang)的人共同拥有的品质。旅游,从来都不起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无非就是目的地,行程,攻略,衣食住行,如果你是土豪的话,那请右转左边走。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你的爸爸已经提前给你装上了电梯,请自便。

踏上了云南之旅,在游逛了云南大学和国立西南联合大学之后,买上了去往大理的车票。本来是打算坐硬座去,还可以欣赏一下两边的风景。但临时有事,换成了硬卧,不过也好,总该能睡一会。

硬卧睡觉不过分吧?毕竟我也是花了100大洋的对吧。还没开始睡就听见了孩子的哭声,哇哇哭的真伤心啊,心想完了,又遇到熊孩子了。

不过凭着扎实的基本功,还是眯了一小会,醒来的时候,往窗口一看果真有个熊孩子,不过是被妈妈抱着坐在我第一次见的双层的卧铺车厢走廊的栏杆上。屁股坐在上面,望向窗外,两只小腿一甩一甩。兴奋得叫着,妈妈妈妈,羊!妈妈妈妈,牛!妈妈妈妈,那有一条河!…

省心了,心想坐着不动不看窗户也能知道外边是个什么景了。

过了一小会,熊孩子二号出场,是一号熊孩子的哥哥,两人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聊些什么。又过了一会,熊孩子一号开始跟着二号玩,打闹着,叫着。再过一会可能是二号厌倦了,不愿跟这么个小不点闹着玩了,开始在走廊跑动。熊孩子弟弟应该是刚开始学会跑吧,跑的还不是很稳,在后面追着哥哥,叫着,笑着,让安静的车厢充满了“力量”。

跑啊追啊,追啊跑啊,熊孩子一号的妈妈担心这个小不点会摔倒,也参加了跑步运动。不是很宽敞的走廊就变成了这么个画面,熊孩子二号在前边跑,熊孩子一号在后边追,熊孩子一号的妈妈在熊孩子一号的后边保驾护航…

跑的欢快,笑得灿烂…  欢喜!

故事嘛,总是要讲个出场顺序的,一幕落罢一幕始…

熊孩子一二号跑累了,都去了自己的座位上休息喝水。

这时,我也下来了,在靠窗的地方看一看外边的景色…

又一个熊孩子出现在我的眼前,这是个小萝莉,粉红色的上衣,耐克的童鞋!(长这么大没穿过耐克的我羡慕了好一会)粉粉嫩嫩的特别可爱。毕竟是个孩子,跟熊孩子一号差不多大的年龄,坐是坐不住的。也趴在窗台,费力的踮起脚看着窗外。我以为这个萝莉安静,挺好,有气质。不过十分钟后我的猜想就被打破了,因为萝莉的哥哥,也就是熊孩子四号出现了。(脚踩耐克欧文的球鞋,球鞋!)

很快,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前两个熊孩子的启发,妹妹开始在走廊上走,缓步亦趋。哥哥在后边跟着,恐怕妹妹摔倒了,妹妹看见哥哥在后边跟着以为在追她,跑的更欢了,哥哥也就顺应的跑的更快了。

画面重复感很强,妹妹在前边跑,哥哥在后边追,也跑也笑。我就现在窗前时不时的提踵,恐怕两个熊孩子在我这绊倒了。

画面很天真,情绪很童趣,直到奶奶出现!一句话,回来!便让两个熊孩子都停下了脚步。妹妹不愿意回去,哥哥便费力的把妹妹抱起来(哥哥也就比妹妹高上一头左右),一小步一小步的回到座位旁。

但是两个孩子也不去座位上坐着,就在窗台边站着说话,我就很呆的看着两个人。哥哥看见了,也不知道跟妹妹说了什么。小萝莉跑过来,对我打招呼,哥哥,你好! 我的天,太萌了,我也回了一句,你也好啊,几岁了? 就不理我了。

这时候,熊孩子一号二号再次登场,也是在窗台边站着。熊孩子四号也就是萝莉的哥哥看见了熊孩子二号在窗台,于是慢慢的从我身旁走过,靠近了他,开始了第一次搭讪。

四号:你好啊,你也是来玩的吗?

二号:是的。

四号:你家在哪里啊?

二号:…

四号:你几岁了?

二号:……

很明显,搭讪未成功…

熊孩子一号恢复了体力,又开始追起了哥哥,哥哥又开始跑。受到感染后,萝莉也开始跑,哥哥在后边追。狭窄的过道被四个孩子的脚步一次又一次的丈量着。

直到四号的奶奶再次出现…

四号跑到座位左右的时候奶奶让他停下来,他没听,奶奶冲出座位,一把把他拉住,但因为冲劲,四号一下摔倒了,奶奶也踩在了四号的腿上绊倒了。

画面是这样的,一个孩子摔倒在地,捂着手,喊着手疼,一个老人摔倒在小孩身上,怒气十足的打着孩子的屁股,边打边说,你跑什么,老实给我坐下!

突然的变故让四个孩子以及一个追孩子的妈妈停了下来。

这时候,萝莉的妈妈也从车厢出来,抱起了萝莉倚在窗边。也跟萝莉的哥哥说着话,奶奶不让你跑,你就别跑呗,又惹奶奶生气。

熊孩子四号偷偷说了一句:奶奶就不能大度一点吗?

萝莉耐不住突然的寂寞,从妈妈怀里下来,走到我跟前背对我跟我们车厢的乘客打招呼,嘿,你们好啊。乘客笑着回答,你也好啊…

慢慢就移动到了熊孩子一号的身边,萝莉的哥哥也悄悄的,躲着奶奶的视线移动到了萝莉身边,也靠着熊孩子二号。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搭讪…

四号:你多大了,上几年级啊?

二号:12岁,上五年级。如果是按真实年龄我才11岁,因为我的生日还没过。你几岁了?上几年级啊?

四号:我9岁,我是2010年出生的,上三年级。

二号:你家在哪啊?

四号:我家是江苏的。

……

……

是我们越长大越孤单吗?是这样的吗?

孩童们总是能玩到一块去,从来不担心被拒绝,即便是被拒绝了,也有第二次尝试的勇气。不必担心有什么隔阂,也不必担心有什么分歧,天真烂漫,永远向往着明天。

我们不断成长着,但我们越长大越感到许许多多的羁绊,许许多多的不爽。读书时我们渴望做到最好,走到社会,我们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与肯定,感情方面,我们又拼命的和着三观,累吗?累的!

越长大,我们越渴望从别人那得到赞赏,相反的,从倍加褒奖到小的赞赏到不再赞赏甚至到被批评,挫败感会使我们一步步走向痛苦的深渊并且在不断的恶性循环。

我们再也不是儿童,没有了儿童的天真,没有了儿童的烂漫。我们开始担心起了面子,害怕起了分歧,容忍不了了异见。

小的挫败可以很快的抹去,但挫折越积越多就会变声挫败感,让我们产生不悦。这就是阿伦森效应。(人最喜欢那些对自己奖励赞扬不断增加的人或物,最不喜欢不断减少的人或物)。

读书的时候,只要好好学习,很快就能获得极大的赞扬,满足单一的肯定。但走到社会,人们对你的评价不再是单一的工作效绩,你的人际关系,情商,有没有趣,都会影响到别人对你的评价。

赞誉越来越少,挫败感越来越强。

生活中,我们总依赖于一些人,思想或者观念。我们总依赖于别人给我们的安全感并执念于此。但是,别人并不是以你的意志力为转移的客体。我们看似是在追求幸福,实际上就是对自己的一种逃避。

我们逃避过去,逃避未来,甚至于逃避自己!

逃避让我们生活在没有太阳的天空里,永远都是黑暗,没有阳光照耀大地!

逃避让我们失去了对自己的反思和探究。让我们误以为,别人的评价就是我们真实的自己,别人的称赞就是自己喜悦的源泉。一旦失去了这些,后果除了孤独还是孤独。

殊不知,我们这种寄托于别人身上的愉悦感本身就是存在问题的!

如果你去旅游或者拍照,就奔着获得别人的点赞或者评论去的,这种心态就会让我们坐立不安,甚至于一种病态。

人一旦把自己的支配权交给别人就会慢慢的失去自我。很多人每天都在吵吵着要做自己,但其实独自一人想一想,所谓的做自己是有多么的不堪一击?

至于爱情,不是你一直苦苦找不到那个三观和你很同的人。而是你把爱情这回事当做了天猫下单,并且还是有条件过滤的那种。你所要的理解,安全感,包容,一切一切就是你的条件。并不是没有合适的人,而是在你设定的条件下直接就把好多人屏蔽了。因为他们跟你想象中的爱情不一样!

试问一下,你真的是在谈感情吗?即使得到了你的所求,握在手里也未必拥有。想一想,你是活在别人羡慕的眼神里的虚荣还是活在自己内心满足里的真实。

欲望渴望着继续张望,一边失望一边希望。我们总想着拥有许许多多好的东西,金钱,地位,权利…为什么我们觉得空虚呢,那是因为我们总活在没有土壤没有实际拥有过的地方。

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吧,自己的感受大于别人的看法。与其找一个所谓的有安全感的男人,不如好好去滋养一下属于两个人真实的感情。

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不要活的太表面,像没天赋的演员…

好好想一想,你有多久没有面对面的给陌生的人打一声招呼,说句你好。

你又有多少时间沉浸在虚拟的网络里寻找自己?

回归孩童吧,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回归田园吧,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

回归自由吧,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旅客朋友们,大理站就要到了,请收拾好您的行李物品准备下车。

萝莉穿好衣服想拉行李箱,但个头太矮,行李箱倒了,妈妈给她扶了起来。她再一次尝试,又倒了,干脆坐在行李箱上,驾驾,骑起了大马。妈妈让她唱首歌听,马上就,洗刷刷,洗刷刷,哦哦(二声)。

列车停稳了,请您带好行李物品,有秩序下车。

萝莉突然站起来,用稚嫩的童声,大声的说了一句,再见了,朋友们!

路途尚远还没结束,故事还在继续……





另:第二天环游洱海遇见了一队逆行骑行的人,我怂恿驰哥,我说伸出手跟他们击掌,驰哥没好意思,让我去,我说你给我点勇气,我给你点勇气,咱俩一块伸手。错过了大队的骑行人,后边还有一个掉队的小姐姐,驰哥伸出手,喊了一声,嘿,朋友!小姐姐也愉快的伸出手击了个响亮的掌。我在驰哥后边伸出手也喊了一句朋友你好,小姐姐肯定是没反应过来,一定是的……没击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