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正当年(10)

【长篇小说】正当年(10)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新章节的后补

王建像是没辙了,高声喊道:“一剑别光看着,你妹不开面,快救驾!”

我笑着走过来说:“怎么王建,平时看你不是很有本事嘛,咋就对付不了我妹妹呢?”

“艳妹儿是我的克星,我是甘拜下风。”王建向着艳儿做跪拜叩首状。

艳儿见我过来,一副不情愿的让开来说:“哥哥你出来的太早了,他还没跪我呢……”我和王建都是无语。

从家里出来,我就问王建:“上午老师把你们这些领导留下来训话,第一次当干部的感觉不错吧。”

王建一咧嘴叫道:“什么不错啊,简直是快累死了。我为了登记班里住宿的那几个,忙乎到现在才歇着。有些人一放学就疯了,根本找不到人。”

我又问:“那新上的这批班干部怎么样啊,不会都像你这般不靠谱吧。班长……”

我一下想起那个留着长马尾,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短裤,戴着眼镜的普通女生。

“哎,你可别提班长,她可是个事精。怎么?没瞧出来吧。”王建又一咧嘴,然后像说书般娓娓道来,“楚老师将我们十几个人聚集起来,就大概那么一交代,说班级就交给你们了,你们是班级的带头人,至于什么职责我刚才已经说过,具体安排还是听班长的吧。说完他就撂挑子一边歇着了。而那班长,叫夏亦可的接过来说:从现在起我就是这个班的班长,虽然我以前没干过,以后也可能干不了,但毕竟现在是,所以你们都要听我安排。团支部书记先将班上团员写个名单交给我,将团部组织起来,纪律委员上课时要注意班级纪律管理,卫生委员注意检查环境卫生,宣传委员召集人手先办个板报出来,内容是新学年新气象,至于宿管委员放学要去整理班上住宿同学名单,还有其他委员要各安其责,在今后工作中尽心尽力,有问题反应到副班长那儿,副班长解决不了就来找我,我仍解决不了就……老师!开会时不要打瞌睡!”

我听了忍俊不住的笑道:“难道楚老师她也敢管?这可真想不到啊!”

“呵,有什么想不到的,”王建一阵怪笑道,“越是戴眼镜的女孩办事越是认真,换句话说就是死脑筋。”

我问为什么,王建又问我:“你认为她们为什么会戴眼镜吗?都是看书看的了。”

我们就这样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到了学校附近的游戏厅,这是临街的一排商业店铺的一家,顶上是住宅楼,下面是一大一小两间的门店,这家叫“龙跃”的游戏厅里陈列着几十款不同游戏的游戏机,在小房间里摆的是一些其他类型的游戏。

我看着游戏厅的大门有些犹豫的问:“现在我们还去游戏厅不怕老师抓吗?”

王建指着店中好多正在玩游戏的小孩对我说:“有那么多人掩护着呢,何况现在还没正式开学。就让我们一下玩个够。你别想了,我请客了。”

那时我记得一块钱能买四个游戏币,每将一个币投进机器的币槽里,就能玩上一局,如果你技术好,一个币就能让你玩通关。只是麻烦的是,这种机器爱吃币,每到这个时候都要喊老板解决。

我虽然爱玩,但技艺却是不行的,以至于每玩一个游戏都要费好几个币,最后我索性一次只玩一遍,余下时间看别人玩。

今天王建带我是来玩拳皇的,我且不知拳皇是什么对打游戏,就听王建说什么“八神庵”、“不知火舞”什么的,却不知是什么人物。

不过我还是有个疑问的,在找寻游戏的时候我就问他:“建,你告诉我在宿舍发生过什么事情,让你被那个张帅的打了。”

王建听我这么问他,起先有些不耐烦,但看到我认真的眼神,也只好坦言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刚来住宿时,就在宿舍楼下看到有人打人,旁边围着好多学生看热闹。你说我王建什么人物,那也是仗义执言之人,怎么能看到这种暴行出现,即使别人不管我也得管。所以我放下行李就去拉架,结果我就拉住了张帅,好家伙我一看,那人身高有一米九,不过你想我也是一米七八的汉子,岂能被这表相吓住,就和他理论,结果他打了我一拳骂我多管闲事就走了。”

我又问:“那被打的同学呢,是咱班上的吗?”

王建摇头说不是,他说肯定是外班的,反正这事他以后是不会管的,打死也不管。

我知道王建嘴上虽硬气,但内心是害怕了,他害怕张帅以前社会混混的身份。

而此时王建可能也是借着玩游戏来逃避那种紧张感,我想,既然他不想再详细说我也不好继续追问,那就让一切过去好了。

而王建此时已经买了几块钱的游戏币,正在寻找拳皇的游戏机,不过那个是热门,现在肯定是聚集了许多人。

我对王建说:“我们可以先玩玩街霸,或者那款电精。”

王建仍在找寻着,突然我就见他面如土色,仿佛见到什么可怕的事物。

“走走走,我们去别处玩。”他突然拉住我的手,扭身往店外走去。

我也回过身,不去问他为什么,但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哎,那位正要走的同学好生面熟,是否在哪见过?”

我闻言扭脸一看,但见身后走来四五个差不多同龄的人,不过各个都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打扮也是流里流气,穿着皮坎肩,或光着膀子。我那时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打扮,后来才知这群人有个绰号叫“杀马特”。

为首打招呼的是个小个子,头发虽然是黑色的,但他却在抽烟。于我们那个年纪是不允许抽烟的,所以我自以为这样的人品性都不太好。

那小个子是在跟王建打招呼,而王建见躲不过,只好扭过身来,冲那人嘿嘿笑笑。

“哎,我说没错,原来是恩人那。在这见到真是有缘,那天还真谢谢你替我解围了。呵呵,在下赵星,这就算认识了。嗯,这位是你的朋友?”

那叫赵星的家伙一副嬉皮笑脸,却是一脸尖酸的样子,这时他转向了我。

“不不,他只是我的同学,不是朋友。”王建赶忙说,“我叫王建,他是汪洋。”

“哦,王建兄,汪洋兄,咱们可是一个学校的,以后见面有个照应,呵呵呵。”赵星再次笑道:“两位这是来打游戏?别客气,我请客了。”

“不不,你看我们刚来不就要走嘛,这里没我们要玩的东西。”王建赶忙说。

赵星听说表情有些不自然,略一沉默说:“哦,两位在这没玩的东西,那不妨。以后还会常见面,咱们会多亲多近的。嘿嘿嘿。”

“哈哈,那我们走了。”王建赶紧向赵星告辞,惶惶然推着我离开了游戏厅。

                    (未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