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

          一切的空洞在黑夜里流淌

            如同跗骨之蛆

            深入到肌肤

            骨髓

          侵蚀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和一具腐烂发霉的皮囊

          黑暗在无限的延伸

          伸出没有皮肉的手

          想撤走笼罩黑暗中的一切

          却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

          如同标杆一样

          杵在那儿

          一动不动

        仿佛已成永恒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