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培的新定位:我到底要不要挣钱养家养自己

以前总觉得自己在放任方面有问题,因为感觉自己不够好,所以才得不到所要,然后就影响了愿力,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工作了。2018年6月创富班上听紫雨老师点评小伙伴,对定位理解得更透彻了,我的定位不在于具体做什么项目,也不在于什么项目自己能驾驭得好,而在于:我到底是要挣钱养家养自己,还是在家干活被人养。

王培的新定位:我到底要不要挣钱养家养自己_第1张图片
家里家外,两头不到岸

从小的成长环境,父母给我的信息是:我们也不指着你,就连以后的养老我们也规划、准备好了,不但如此,我们还会养着你,你能(工作)做得好,就自己过得舒服一些。

这样长年下来,我一直觉得在外工作(相对于在家)是一种生活状态,在外工作也行,在家(被养着)也行。不过有工作有收入,更有尊严。

也就是说我不是生存问题,而是属于发展——过得舒坦不舒坦——的问题,看起来是起点高,但也因为没压力,不够痛苦,所以常常晃来晃去,努力无法积累。

从小我就被父母家人有意无意地渗透:外面的世界很无奈(领导、同事、客户、朋友……balabala此处省略三万字,意思就是靠不住),只有在家里,不论你再怎么样,不管是不是让我们满意,我们也会照顾你,不会嫌弃你——听着感动吧?但对我来讲,特别扎心,什么叫不不管对我满不满意也不会嫌弃我啊?我明明就觉得他们根本就不喜欢我,只是因为责任才不得不照顾我,心里不爽,所以才会没完没了地挑剔我,如果不是亲生的早扔大街上去了!

这些信息,就给我造成了两个方向的定位:第一,被养着,在家干干活,干得不好,大家再不高兴,也不会赶走你;第二,一定要做出一番大事来,不但可以不靠别人养,还能养家养别人,来证明到自己很行,但外面的世界很无奈,资源有限,外面的人也很险恶,一个个地都想要排斥你、抢你、骗你。

于是,我的人生目标,在父母的渗透还有我自己的加工下,一共有四道(渐进式的,完成一个才考虑下一个):

第一道目标:安全,没危险——让我活得战战兢兢,有一点危险,即便自己喜欢,想试试也不去了;

第二道目标:不给家里丢人——让我活得委委屈屈,即便吃亏被冤枉也不会争辩;

第三道目标:别让家里受损失——活得窝窝囊囊,一切都要万全,有一点点风险都放弃不做,因为万一失败,就会有额外损失,还要填窟窿,这样起点就更低了

第四道目标:光宗耀祖,活得精彩——最高标准,自由了!

前三道,属于我人生的常态经历,第四道本身就很少见了,只在媒体报导里,或者家人的谈论中才出现,感觉离我很遥远,一个是因为信息的不完整性,毕竟报道或者父母家人的举例是为了表达他们想要表达的,另一个就是我毕竟那么差,连身边的人都比不过,怎么可能达到那个高度,去观摩成功人士,跟他们学习?!

于是我的一切努力就全都指向了“不要被责备”和“如果被责备了,要有能力摆脱”(在家是父母,在外是别人),还有“不要冒风险”(冒风险有额外损失,还要填窟窿,而不损失,我的进点永远是高的),和“如果遇到风险,要有能力识别、摆脱”——然后,我就一次次地吸引来被挑剔责备、吸引来危机,然后再一次次地去化解,NND,真是脱裤放P自讨苦吃!

在家常常演练“被抓与逃脱”的游戏,就已经把我累个半死了,实在烦了就想要冲出去,一个是摆脱家庭,一个要证明自己。但,外面的世界那么险恶,更甚于家里啊(其实这是我的故事,在外面谁有功夫老盯着你啊),结果又吸引来被欺负,又吸引来危机,不得不去处理,吓死宝宝了,还得要天天战战兢兢,担心努力还被踢出局……唉,还是回家吧,我家又不指望我买米下锅,肉么多吃一顿少吃一顿也没关系,回家好歹没人踢我出局啊……

就这样在家里、外边晃来晃去……看起来是我没长性,稳定不下来,其实这跟我的定位有关啊,我人生的定位就是“避免被责备、被欺负,避免危险”,这么说来的话,我是成功的呀!但这种意义上的成功,真心没意思!这种警察与小偷的把戏,早已偏离人生的意义,我实在不想玩了!


最近一直在思考:那到底什么是正确的做法呢?今天就给我发现了:

好像我蒸开花馒头,前阵子第一次蒸,做得很好,不但好吃,爱人吃了血糖居然也不高,我们就很开心。结果前几天第二次做,记忆混乱了,放错了东西,失败了。但这次,我又做了,虽然我也担心又错,也担心爱人会说我,但我还是抽空偷偷给做上了。

咦,我就想,既然我那么怕失败,更怕别人说我,那上次都失败了,我爱人也常常犯毒舌,那这次为什么还要做,偷偷摸摸的都要做,即便再错,再被毒舌攻击,也勇往直前?而且我都想好了。如果这次再不行,我下次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做,我一定要把它做好!哎呀,在如果我能把这种劲头用在工作创业上,那我得多牛X啊!

可悲的是,其实我对人的阻力特别大,“如果你怎样怎样,别人就会(说)什么什么”是从小父母师长对我的教育句型,所以我一直认为别人的反应特别重要。虽然平时我在努力做人做事滴水不漏,可那也是建立在要避免被挑剔、责备的基础上,事实上,往往我做得再好,别人的一个否认,质疑,我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很多人看我与人相处挺好的呀,但那都是建立在闲聊的基础上,如果是正事,之前你们都不知道我需要推演多少次,去保证过程的顺利!特别累不说,关键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想得多周到,好像总会出现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问题。

所以我对人的担忧和恐惧是特别强烈的,事情再难再烦,我都能一点点地克服完成,但只要一涉及到人,我就完蛋,别说需要与人沟通合作,哪怕有人经过,目标不在我,我都有可能卡死,就好像突然感受到风吹草动的野兔,草也不吃了,脸也不洗了,竖起耳朵全神戒备,随时准备撒丫子逃跑。这种状态下,哪里还有什么心力做事情?又怎么能成功?


偏偏我还选了与人有关的工作,可能是想要证明自己,也可能是与天然优势有关,具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了。事实是:我吸引来的人越多,越多人看我的文章、听我的课,就可能更多人跟我学习、跟我购买,我才能挣更多。但我潜意识里的故事与模式告诉我:人越多越危险!

人少,被饿死;人多,被喷死——艾玛,活不了了!我还是回家吧……囧

所以,我的重点不在于能力强不强,不在于选的项目对不对,而在于左右为难,上不来下不去,而在于烂故事和模式,给我造成的能量晃荡,无论选什么项目都干不成,不管回家还是出外都干不下去。

紫雨老师听了我的情况,让我从今以后,每次都有意识地问自己:这一次,是结果比较重要,还是评价比较重要?

虽然我可能还是习惯性地按照“评价重要”去选择了,但从此我就是有意识的人了,不再无意识地跟着老模式跑,随着我越来越有意识,老游戏越来越没有意思,新游戏越玩越溜,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就会越来越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被别人的标准和评价带着乱跑的时候就会越来越少,到时候别人的评价,就真的是我的参考了(以前也这么说,但完全是为了面子,说实话挺抗拒的),我也就越来越有任性的资格,越来越多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哈哈,好期待啊!

到时候挣不挣钱,挣多少钱,能不能养活自己养起家,都是下游的事了,我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玩一场开心痛快的游戏!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