炖过三日的夏

                      Chapter1

        说话是件超累人的事情。需要脑细胞激烈颤抖,其他细胞重新排列组合,还需要……什么呢?需要茫茫人海中迅速捞取简短有趣的几个,组合在一起。要命的是,没天都有新的流行词诞生,一不小心呢就成了众人眼中的火星人。

        那还是干脆闭嘴吧。

        吃饭也很累人。一口米饭需要反复咀嚼二十次,然后温柔的吞咽,末了你还得告诉胃,开工了!当然如果米饭很烫,胃还会暴跳如雷。太冷的话,它则干脆罢工。

        所以还是少吃为妙。

        拖地,洗衣,逛街,打扮……就更累了。

      于是乎,暑假开始后,时宜每天面对的都是那个闪着幽蓝光芒的屏幕,电脑里在放一部很漫长的人淡如菊的家族剧,2000集。演员们在竭尽全力的搞笑、忧伤、痛苦、领便当……但时宜不为所动。好几次,弟弟来喊时宜吃饭,看见冷酷扑克脸的时宜,都转身对妈说:“姐姐看剧睡着了。”

      “我没睡着……”她幽幽回头,满脸都是丧丧的表情。

        “哇,好可怕!”弟弟夸张的跳起来,像只未成年的兔子。17岁的男生,正处在疯狂拨节的年纪,胳膊和小腿格外细长,如同洗净去皮的藕。脸上皮肤出乎意料的好,闪着白色的光。光线下面,却埋伏着柔软的绒毛,和幼年的兔子如出一辙。而时宜的脸上总是被痘痘侵扰。

        “哪里可怕?”她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姐你眼睛太小了,又没啥表情,我真的以为你睡着了!”

        “……”这真的是亲弟弟吗?

        “你要吃下午茶吗?我等下出门,帮你买纽约芝士蛋糕,当然,如果你要喝喜茶我也可以帮你排队,给我20元钱的红包就行!”

      “……我不吃,吃东西很累。”时宜再次有气无力地坐下。

      “姐你是要成仙了吧!”

      今天是暑假的第七日,也是时宜说话最多的一天。外面气温很高,热浪灼人,阳台上的多肉一盆接一盆地死去。空调持续运作三天三夜,从未关停过。厨房里像是在炖着什么肉汤,黏稠的香气从虚掩的门外钻进来,时宜在分辨肉汤的配料是芋头还是萝卜,又或者,是她最讨厌的藕。

      藕那种蔬菜,会拉丝,布满空洞,有一股怎么都清洗不掉的淤泥味。

        按下暂停键,时宜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藕最多会有多少个洞?会超过20个吗?洞是不是代表着它的空虚程度呢。

      与此同时,时宜发现自己出现了精神空洞,大二的暑假,她居然整天待在家里,一言不发的看剧。又或是,站在卫生间里沉闷地洗冷水澡。她最爱站在花洒下,让冷水将长发打湿,持续不断的水从眼皮上流经,坠落。

      她甚至还自拍了几张。

      “像个女鬼。”

      “低配版贞子。”

      诸如此类的自我吐槽。

      那一刻时宜大抵是笑了笑,虽然嘴角没有上翘,但在心里,她是笑了的。

      笑容真是奢侈的东西。

      空虚会让人沉迷某件事情。比如有人沉迷于喝水,喝饱水后像只水母一样沉入深海。有人沉迷于烟和咖啡,整夜大口喝咖啡,激烈吸烟。有人沉迷于恋爱,不断地恋爱、失恋,继续恋爱。而时宜沉迷于频繁洗澡。每天她都要洗三次冷水澡,只有这件事情不会让她觉得累人。

        水可以降温,可以让皮肤变得光滑,还可以让人暂时忘却夏日的苦闷。只有在洗澡的二十分钟里,时宜才会放松,会想像自己是个美妙轻盈的少女。少女散发出时宜一样的初夏气息。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