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的叹息声

每次听到爸妈的叹息声,我的心都会揪得很紧很紧,我会内疚,不安,哭泣。

爸妈六十多岁了,因常年累月的辛苦劳作,积下一些劳疾。爸爸年轻的时候,开拖拉机谋生。为了我们几兄妹的学费,家里的开支,多重的石头都自己扛,再多的沙子都是自己铲,就因为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超负荷,加上现在年纪大了,气血不足,爸爸的腰经常痛。妈妈也一样,年轻的时候超负荷做农活,现在腰间盘突出,干一些重活就痛得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刚好我打电话回家的话,就会听到爸妈因身体的疼痛而不断叹息,呻吟声,我就很害怕,各种担心。我没有办法用语言去抚摸他们疼的地方,也没有力量将他们身上的病痛一下子摘除,更没有能力,时间带他们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身体。我很愧疚,痛恨自己没能力,没钱。

我的大嫂,说起来是一个很没有人性的女人。爸妈辛辛苦苦帮他们带大三个孩子,又帮他们盖好一栋楼房,虽说房子的钱不是我爸妈出的,但监工啊,洒水啊,包括入伙前的大搞卫生之类的,都是我爸妈一手一脚操持的,没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孩子大了,房子盖好了,我大嫂整天骂我爸妈,让我爸妈去死,还各种理由污蔑我爸妈的品格,说我爸妈吞用了他们的盖房子的钱。最打击我爸妈的是,她硬生生把三个孩子转去了别的市的一个学校读书,几个孩子是父母的命根子,年纪也还小,远远不到可以照顾自己的程度,大嫂将孩子扔到学校住宿,自己上广州做生意,也不给父母去看几个孩子一眼。最可恶的,对于这一切,大哥完全是个透明人,妻管严。他任着自己的老婆无理取闹,任着自己的老婆打自己也不还手,有时候还帮着自己的老婆骂我爸妈,对于这一对夫妻,我实在不想用什么笔墨来形容他们。每逢爸妈我说起他们的这些心病的时候,叹息声也是一声连一声。我可以当做没有那个大哥大嫂,但爸妈不行,就算不想着大哥那个没骨头的,俩老怎能放得下那几个幼小的孩子?那些叹息声,是爸妈的心在滴血的声音。我不能说那对夫妻的什么,他们更不会跟我讲道理,我能做什么呢?说几句话安抚一下父母的心,劝他们看开点,不要管那些不讲道理的人。我只能做这些,一点用处都没有。我没有办法心药,对于那些叹息声,我真的很无奈,很想哭。

二哥开了个小作坊,前几年生意还行,这两年生意一落千丈。爸妈总是怄气二哥和二嫂的生意,每当说起二哥,妈就会说,也不知道你二哥最近生意怎样了,有没有好点,唉。爸爸则帮二哥“出谋策划”,都是一些比较老旧,不管用的方法,说白一点就是不懂了,他人家还在瞎折腾。一说起二哥二嫂,爸妈也会叫我帮二哥二嫂想一些办法。我能有什么法子呢,这两年市场行情确实不怎么好,再说我也不是二哥那个行业的,有心无力啊。我害怕爸妈这个时候的叹息,我什么忙也帮不上。

我害怕爸妈的叹息声,不管什么原因引起的。我没有太多的办法和能力,只有努力做好自己,能帮就一定帮,减轻爸妈的负担,减少爸妈的叹息声。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