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顶的那片云


她沿着坑洼不平的山路继续向前走,不时停下来辨认一下几乎没有痕迹的车轮印。

“那应该是重型车的轮胎留下的,可能是推土车或是挖土机之类的。”很明显他的经验更多一些。

“没有小车的可能吗?”她像是在问他,又像在自言自语。

抬头看看,山顶的那片云还是那么悠闲,懒洋洋的,一动不动。

“再走走看。”两人继续沿着山路前进。

这条山路有一辆吉普车那么宽,两边被压实了,中间的草有高有低,有黄有绿,久无车走了。

前面出现了岔路,“我觉得应该走右面这条,路两旁种了柏树,很明显这是人工种植的,可能通向有人烟的地方,或是准备开发的厂区。”她的语气中多了兴奋,也多了肯定。

“好,我去开车,你在这儿等着。”他看看山顶那片云,返回去开车。

他们开一辆小排量的代步车,本来计划沿水泥公路转转的,没想到进了山,又沿着土路迷了方向。

“今天要是出不去就只能在山路过夜了。”他半是戏谑半是认真地说。

“好啊,今天天气真好了,晚上能看到满天的星星。”她一脸灿烂的笑容。

大山腹地,鸟雀啁啾,草儿新绿,黄刺梅泛着清香。干枯的菅芒花一片又一片,一簇簇干净的柏叶相拥着,松树上还没有落尽的干果,早已被根根绿刺般的针叶包围了。

每遇一条岔路,他们就会下车探路。“这样的路那车能走吗?”她总是担心地问。

“应该差不多。”代步车当越野车使唤,他还是第一次。好在这山路虽然不好走,但没有悬崖,也不算陡峭,挂一档慢慢走还是可以的。

每遇到略陡的地方,他就让她下车步行,他摸索着缓缓通过,等到较平缓了,再让她上车。他说,这样安全。

又是一段坡路,“你慢点开,我先到前面看看。”她大步向前走。太阳渐渐偏西了,他们已经翻过了两个山头,仍然没有人烟,仍然不见大路,她有些着急了。

他把车停在了一处开阔地,下了车和她一起走。

“别急,实在不行我们原路返回。”他一如既往地沉稳。

可是他们都喜欢探险,走以前没走过的路,发现以往没看见的神奇。

“转过那个弯应该就有村庄了,那怕是废弃的村庄也好啊。”她不甘心原路返回,抬头看看山顶的那片云,似乎也准备回家了,离太阳落山还有两个小时。

两边的开阔地有一些矮小的杏树,应该是这一两年种的,这地方应该是有人来的,能遇到人就好了。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向前探路,看看路况是否适合小车通行,看看前面是否有什么路标。路越来越窄,渐渐的只有驴友行走的小路了。

他冲着她笑笑,她无奈地摇摇头,返身向停车的地方走去。

原路返回容易了许多,遇到较深的车辙,就搬些石块或木棍垫起来。车一路颠簸着,摇晃着,徇着刚刚走过的痕迹前进。

不必要再细心地探路,熟悉的树苗和草地从身边掠过,偶尔还会看到松鼠窜进树丛,鸟儿在枝间扑棱。大山里如此静谧,又如此充满生机。

如果方向盘操纵的是一辆越野车,如果再有两个多些户外经验的人,或许可以另辟路径,发现另一番天地呢。

两个山头在不知觉中已抛在后面,前方看到了蓝顶白墙的简易活动房屋,那是一处正在施工的工地。

两人相视而笑,停车休息。再看一眼那刚刚游走过的风景,不知何时,山顶的那片云已不见了踪影。

山顶的那片云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