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杂诗(罗万杰)

山居杂诗

罗万杰

冷落柴扉晚不扃(jiōng)[1],爨(cuàn)烟遥映夕岚青[2]。芒鞋转入茅冈去[3],折得梅花插胆瓶[4]。

注释

[1] 冷落:冷清,不热闹。这里指无任何装饰的柴门。柴扉:柴门;

扃:上闩

[2] 爨烟:炊烟; 夕岚:暮霭;青:黑

[3]芒鞋:草鞋;茅冈:长满茅草的山冈

[4]胆瓶:瓶类器物的一种造型,因器型如悬胆而得名。

赏析

“冷落柴扉晚不扃,爨烟遥映夕岚青。”此句交代时间、地点。此刻是傍晚,此地是在房屋中。在旧社会,门是富贵贫贱、盛衰荣枯的象征。可诗句不仅以柴扉二字开篇,更加以“冷落”二字修饰,写出此户人家十分贫苦。但是后面的“晚不扃”三字无疑提高这首诗的境界,表现出诗人的超然淡泊的品质,若是一般人家,即使家中无多少贵重之物,也是要将门户上闩,以防被盗。镜头推进,从门外到屋内,诗人正在生火做饭,炊烟袅袅,随着他的目光望见窗外黑色的炊烟与远边的暮霭相映,显得远方的暮霭更加的乌黑。“遥映”二字,显得空间之广阔,他在这苍茫的大地中却不觉得孤独寂寞,倒给人一种超然物外,遗世独立之感。许是柴火燃尽,他穿上草鞋走进长满可燃的茅草的山冈去,准备拾取柴火。“芒鞋转入茅冈去,折得梅花插胆瓶。”“芒鞋”二字不禁想起东坡的“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提升抒情主人公淡泊名利的品质。一个“转”字,写出路途之近,也将抒情主人公悠然轻快的心情表露出来。本是出去收集柴火,却“折得梅花”,别有一番趣味。无需为没有柴火而忙于收集,偶遇梅花,便折之。心不为外物所束缚,淡然面对所遇之事。心境若此,令人向往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