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区

小狐妖第一次见到皇子的时候,他正在城东街边摊吃馄饨。

别问小狐妖怎么知道一个吃街边摊的人会是当今皇子,反正它就是知道。

虽然,他下马走进馄饨摊的样子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虽然,他坐在那里捧着碗的样子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虽然,他吃馄饨的样子也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是皇子长得好看,一眼望过去,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

更何况,他后面还站着十多个挂着腰牌提着刀一脸凶相的侍卫。

忽然瞧见了这号大人物,馄饨摊上的食客可都吓得不轻,一个个丢下才吃了一半的馄饨,赶紧跑路,生怕自己不小心触怒皇子,惹来杀身之祸。人差不多走走光了,小狐妖才怯生生地从角落里探出个脑袋,盯着桌上半碗半碗又半碗的馄饨,舔了舔嘴巴。

摊主一眼瞅见小狐妖,吓得面如土色,心想哪儿来的畜生,万一扰了皇子可怎么得了?于是赶紧挥舞着抹布,要将它驱赶走,小狐妖被一条抹布吓得在座位之间乱窜,最后扯着嗓子细声细气地求饶,“我、我就是肚子饿,想吃两口热乎乎的馄饨而已……”

皇子忽然站了起来,对摊主说,“你怎么做生意的,哪有赶客人走的道理?”

摊主愣了愣,说黄鼠狼又不会付钱,它算哪门子客人啊?小狐妖伸出爪子扯了扯摊主的衣摆,说自己是狐狸,不是黄鼠狼,然而并没有人理它。

皇子想了想,从袖笼里摸出锭金子扔在桌上,说自己管了这黄鼠狼的饭,继而又低头看了小狐妖一眼,“你放开了吃,管饱。”

小狐妖眼睛亮了亮,“哇,你真威风。”

皇子一摆手,“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皇子是什么人,那是未来的皇帝!皇帝要请人吃饭,谁敢说个不字?摊主一见这架势,赶紧往汤锅里下馄饨,还专挑个大肉多的下,小狐妖哒哒哒跑过去说不用煮新的馄饨,我就吃他们剩下的就行,不然多浪费啊!摊主一听,那敢情好,忙对小狐妖说,以后你想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只要我这馄饨摊子开一天,就有你一口吃的。

小狐妖有了食堂,成天在城里溜达,再也不想回山里修炼了,几个月下来修为没见涨,体重倒是蹭蹭蹭涨得厉害。

小狐妖第二次见到皇子的时候,他正在押着几个反贼往皇宫里去。兴许是干架过程太过惨烈,皇子浑身都是血污,连一身铠甲都破碎不堪,小狐妖盯着他看了好久才敢上前相认,问他伤口疼不疼,问他抓回来的坏人要怎么办。

皇子抬手摸摸它的脑袋,张口道,“区区小贼,杀了便好。”

小狐妖又敬又畏地举起一对前爪,“哇,你真厉害!而且你说话都是四个字、四个字的,特别有学问!”

皇子笑着捏了捏它的爪子,“过两天我来吃馄饨,你等着我啊。”

得了许诺,可把小狐狸高兴坏了,盼星星盼月亮守着馄饨摊等了两天,还让摊主包了好些个又大又多肉的馄饨,然而两天后,皇子却没有来;它又等了两天,皇子还是没有来;它继续等了两天两天又两天,依然没有看见皇子的身影。

摊主摇摇头,说皇宫里成天都是山珍海味,哪有皇子惦记着城东的馄饨呢。

小狐妖歪着头想了想,说那我去城西的馄饨摊找找看?

小狐妖第三次见到皇子的时候,他在囚车里,正要被押往刑场,虽然手脚都戴着沉重镣铐,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落魄模样。小狐妖听路人说,皇子几次三番出生入死才抓住反贼头目,谁曾想却被自己的亲兄弟反咬一口,被污蔑成同党,老皇帝昏庸懦弱,害怕亲儿子杀父夺权,便降了他的罪,要以儆效尤。

这能忍?人能忍,妖不能忍。

于是小狐妖幻化出真身,巨大的九尾狐瞬间出现在刑场上,它扯开囚车,救下皇子,又甩了甩尾巴,对那些自不量力的侍卫造成了成吨的伤害。在人们的哭闹声和尖叫声中,狐妖载着皇子,一路城西跑到城东,又从城东跑去了城外。

其实狐妖原本打算着先去一趟皇宫,连着吃了好些时日的馄饨,它此刻倒是很想换个口味,吃点新鲜的肉……但是皇子制止了它。皇子远远看了一眼自己从小长大的牢笼,叹了口气,说就这样吧。

狐妖哼唧了一声,“哇,你心真大。”

皇子也哼唧了一声,“我心里装着整个天下,不大怎么能行?”

狐妖想,能装进皇子心里的“天下”,那一定是很大很大、很好吃很好吃、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了。

皇子问现在要去哪里?狐妖说,你要是没有其他想去的地方,那就跟着我回山里去吧,它还说,“我这段时间成天在馄饨摊上看人做馄饨,都已经学会啦!以后我来做馄饨,你放开了吃,管饱。”

皇子愣了愣神。

狐妖以为是自己的提议不妥,很认真地又想了想,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它犹豫着说,“不行不行,你不能跟着我去山里成天吃馄饨,你、你心里装着的是那个天下,不是区区……区区馄饨,对吧?”

城外的风,和城里的风是不一样的。

和着不似以往的风声,皇子笑了笑,“区区天下,不要也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