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小不点的一切

1

有时候我会想起小不点。

2

小不点是我三年级(应该吧,记不太清了)的某天放学路上,拿小黄帽兜回来的。

起因是同学的姐姐捡到了一只小狗,但他们的爸爸不愿意养,同学无法,到处找人领养,我刚好放学路过,也忘记过程怎么样了,反正回家的路上小黄帽里多了一条温热的小生命。

正值邻居家的狗没了宝宝,大人说,没了宝宝的狗是很可怕的,让我千万不要招惹。所以当我兜着狗经过它时非常担心,生怕它把小狗当作自己的孩子要上来抢。不过它只是和我对视了几眼,并没有冲上来。

刚开始,爸爸妈妈是不同意养狗的,后来天色太晚,不忍心把它关在门外,最终妥协。拿了一个纸箱一个破碗,从此以后就是它的家了。

它全身雪白,仅头上有一个浅棕色圆点,一半在头顶,一半在耳朵上。它的耳朵软软的,耷拉着,刚好和头顶的一半凑成一个圆。我看着觉得和其他小狗不一样,觉得它是最特别的。给它取了名字叫小不点。对了,小不点是只小男狗。

关于小不点的一切_第1张图片
画得丑丑的小不点

3

小不点在我家生活了几天,就熟悉撒野起来,在我家肆意奔跑,随地上厕所,推翻垃圾桶觅食,把妈妈气得够呛,对着狗又撒不了气,对着我们抱怨,说我们什么也不管,倒像是她一个人在养狗。我们吃饭,小不点在饭桌下窜来窜去,不过妈妈不允许我们往下扔吃的,因为这样会把小狗养坏,天天来饭桌下找吃的。偶尔我也会趁妈妈不注意,丢一两块骨头,和小不点心照不宣地对视。更多的是饭后把骨头收集起来,在门口喂它。

等小不点长大一些,就不允许它进家门了,不过它也不难过,外面有了更大的天地供它撒欢。有时偷溜进来,然后被我们追着赶出去,被妈妈看见就不好了。小学的时候,学校让我们订牛奶,有时候没舍得喝,带回去倒在手心里让小不点舔,痒痒的。印象最深的那一次我记得牛奶是草莓味的。

小不点再大一些,大人就要把它拴起来,我那时没有什么感觉,奶奶家的叮当也是一直拴着的。小不点在裸露在墙外的水管边整夜地哀嚎,脖子的毛因为不断挣扎脱落了一些。白天毫无神采地卧在草丛里,最可怕的是草丛里的吸血虫爬到了它的身上。大人终于妥协,放它自由,它终于又可以在田地里奔跑了。同时大人不再让我摸小不点,害怕我沾染上吸血虫。我也害怕,便很少摸小不点了,但是会用脚来逗它。小不点很喜欢躺在地上露出肚皮,让我轻轻地把脚搭在上面摇动,眯起眼睛,一副很惬意的样子。

4

小不点的到来让我写作文写日记有了素材,在日记里我见它的小点就像一个王冠顶在头上,就起外号叫「白狗王子」,而且在日记和作文里「小不点」不叫「小不点」,而是叫「小不点儿」,单纯是为了凑字数。现在想想,不免觉得好笑。

关于小不点的一切_第2张图片
白狗王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老是给它开小灶的缘故,开始挑食,一般的剩饭竟入不了它的法眼了。妈妈看见它仍然满满的饭碗很生气,小不点不把旧饭吃掉就不会给它新饭。小不点也是很有骨气的狗,好几天不碰饭碗,也不知道从哪里觅的食,依旧活蹦乱跳。我还是偶尔会在吃小蛋糕的时候掰下来丢给它,扔得远,它就很快冲出去吃完立马又冲回来,摇着尾巴等着下一口,扔得近它反而反应迟钝,绕着尾巴打转转也没找到,我用脚一点给它指方向,它才吃到口。其实小不点很聪明,我丢给它小块的食物会立马吃掉,大块的会含在嘴里,趁我不注意在地上挖个坑埋起来,大概是以备不时之需。不过我估计它是找不到自己的宝藏的,再掰食物的时候都是小小块的。

5

我一直想着小不点会是一只侠狗,到处乱跑伸张正义。万万没想到是一只好吃懒做的赖皮。虽然小不点成天乱跑,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趴在我家门口晒太阳或者遮阴,夏天就会在家旁的过道里乘凉,冬天早晨去前门傍晚去后门享受日光浴,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好不快活。要是一直这么懒也还好,我们也没指望小不点能看家护院。但是小不点却是一只有心机的狗。常常会有拾荒者或者陌生人经过我家门前的那条路,我们这些主人不在,小不点是眼皮也懒得抬一下,任由他们去了,但是要是我们在场,就一定要装作一副兢兢业业的样子,弓起身子,好像进入戒备状态,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然后上窜下跳,汪汪直叫。有的路人会害怕,求助地看向我们,我们只能一边喝止,一边向路人赔笑,没事的,它不会咬人。有的路人会弯腰装作捡石子,小不点要么一溜烟拔腿就跑,要么躲到我们旁边,好像受尽了委屈似的。啧啧啧,作为主人都替他觉得丢脸。

关于小不点的一切_第3张图片
侠狗小不点

小不点还特讨厌洗澡,平常见我都立马凑上来,但要是我手上拿了个水盆就躲得远远的。所以我常常端着水盆追它,一边跑一边泼,有时候无功而返,有时候倒是能命中。淋湿的小不点会停住,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抖干身上的水珠,影响范围还挺大,我要是不及时跑,中招的就是我了。

6

小不点也有朋友,邻居家养的狗叫小黑。小黑也挺特别,全身黑色,只有四只爪子是白的。我以前看《笑猫日记》里有一只猫长这样,叫做「乌云压雪」,而小黑在我们这农村,就只能叫小黑了。俩狗还挺要好,常常看见一黑一白在田地里狂奔,踩坏了人家的菜,一起落荒而逃。我不禁想起「黑白双煞」这个词。有时候它们也会打架,扭在一起互相撕咬,状况惨烈。有一次小不点的耳朵都流血了,它跑到我这,用水汪汪的黑眼睛看我,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好像在求安慰。可没过多久,两只狗又在一起「哥俩好」的状态,似乎从来没打过架一样。狗狗的友谊真让人猜不透。

关于小不点的一切_第4张图片
小黑

小不点也有傲娇生气的时候,平常我们出门,它一般跟到路口就会返回。可是有一天它非跟着我们上街,我们怎么恐吓也没用,一直跟到超市被保安赶跑了。然后整整两天小不点都没有回来。可是我也没有哭,就是觉得空空的,然后妈妈在村口的菜市场遇见了小不点,把它带了回来。我去找小不点,它就离我远远的,也不愿意看我。又过了几天才愿意继续和我亲近。

7

从小学到初中,这么多年了,我也就给小不点拍过一次照。舅妈借了我一台数码相机,我就拿着它到处拍,在门口遇见小不点,就想拿它试手。小不点一点都不配合,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最后我蹲下来它好奇地凑过来,才抓拍了一张满意的。那时的我还不会拍照,也不会加滤镜。后来我把照片给画室里的小伙伴看(好惭愧到现在也不是很会画画),美术老师说好老的狗。真的老吗,我是一点也没感觉。不过还是意识到小不点的年龄真的挺大的了。

再后来,在我初三的某一天,小不点不见了。我一直认为它是离家出走了,没准是要去浪迹天涯了,它可能是一只隐藏的比较深的侠狗。要是悲情点它可能是知道自己大限将到,又不愿意在我们面前死别,就提前离家出走。我不愿再想象其他的可能了。我到现在心里也没真正认为小不点死了,它可能还在某个地方好好活着。所以我也从来没哭过。

8

直面死亡一定很难过,所以小不点走了之后我并不再敢养些什么,我想过要养一只瘦得很优雅的黑猫,用我漂亮的玻璃水壶养金鱼,但是没有实践过。我不想看它们在我面前死去,我大概就是顾城说的那种「为了避免结束就避免一切开始的人」。


我知道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如果真要我承认,我希望小不点走前没有痛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