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春天 (二)

正在田野里挖野菜的四月,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哭泣。"是谁?″四月竖起了耳朵,用心听。只听见风呼呼的刮,好像根本没有人!

四月觉得自己太疑神疑鬼了,这周围哪有人呐。看了看口袋里的荠菜,还不到一碗,到前面那个出坡去看一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真他妈见鬼了,怎么还是听到有人在哭?四月站了起来,向周围看了看,一颗柳树下面,有一片衣角飘了出来。

"谁?”四月心紧张起来,不要,不要吧!这大白天的,不能遇见鬼吧?

柳树下的那片衣角转了出来,好一个俊俏男儿!

四月眼冒金星,头晕了一下,帅!

"你是谁?为何哭泣?″四月好奇问道。

"不要你管,我没哭,只是眼进沙子了。″男子看四月一人,赌气冲她说。

四月见男子不说,就转身向山坡走去,她看见那里有一片荠菜,个个大朵大朵地向她招手。

手飞快舞动,一朵朵入口袋。

"你能带我回家吗?我无家可归了!″不知何时,男子移到四月身边。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无家可归了?″四月觉得太怪了,她站起来看这个俊得让人流口水的男子。

"你带不带我回家?不带就算了!″男子又负气地说。

"好吧!我家在山脚下,你跟我来吧!″四月不忍心拒绝他。

"妈,我回来了,挖了一碗荠菜,晚上我来炒!″四月一进家门对正在厨房做饭的母亲说。

四月妈妈走出厨房,看见四月带着男子回家瞬间脸阴了下来。

"妈,他无家可归了,我就带了回来。″四月楼着妈妈撒娇地说。

"大娘,我失忆了,什么也不记得了,求您留下我吧!我什么活都愿意干,只要让我留下来。″男子哀求着。

看他面相和善,不像一个恶人,于是,四月妈妈就同意了。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男子跟着四月,在田里干农活。他也没有名字,四月看他长得人高马大就叫他哥。

哥干活倒也痛快,他就是爱跟四月拌嘴。四月又拿他无可奈何!

闲着无事时,哥会教她写写字,画丹青!门前杏花盛开,花朵粉,之夭夭,灼灼其华。相视笑之,互取戏闹。

突有一天,来一道士,见哥容貌,大汗直下。四月见道士有古怪,就请他进屋问他为何?

"姑娘,他是你何人?″道士见四月邀请,就问。

"他是我哥呀!″四月觉得道士好生怪。

道士拉着四月来到杏树下,杏花花瓣飘飘扬扬落了一地,几片花瓣落到她头上,肩上。

"我给你一道符,你藏身上,不让你哥知道,切记,切记,不然你有性命之危!″道士从口袋掏出一道符,交给四月,转身离开。

四月拿着符,中心笑:"这道士,好生奇怪。"随手塞进衣服兜里。

进家门,哥向她走来,突然他脸色大变:"你,你身上有什么?″

"没什么呀!″四月决定逗逗哥,谁让他平时总欺负自己的。

哥脸色亚青,闷闷不乐走向自己房间。吃饭时,四月叫他,他也不理。

推门进去,却发现哥已经不在房里。

只见案头白纸上写着:"春来″二字!

四月春天 (二)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