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素身 2018-03-20 寻求幸福之路

这是2018年3月份的第20天,昨天太累了,没有坚持写作,但是,我们写作是一个系统,不是为了完成什么,而是为了留下什么,每一次写作就是一次迭代,我需要为世界留下我的遗产,留下我的感受。正如即使写作优秀如啊图葛文德,在某些读书论坛上面也有评论认为他讲得太详细了,让大家失去了思考空间。你其实最终明白,你的东西不可能讨得所有人的喜欢,所以,我一直询问我所写的东西是否有价值,而这种价值是建立在那些起码把我东西读完的人的基础上的,如果你都不能重复他人的观点的其中一个,你又何以讲已经看过?如果连看都没有看,又何谈改进与价值?我明白我还需要坚持,还需要让世界变得更好。我明白我即将老去,我也无法防备生命的无常。我有幸在我们神经科创始人死前见过他一面,作为他的医生,明白一个一生奉献的人的终局下的思考,我与他同感,明白我的思维终将衰朽,最终退出历史舞台,但依然去坚信去热爱, 我还需要将所感写下,用我的感受影响我的身边人,我的亲人,我的学生,让他们明白,无论你在什么地位,水平如何,即使艰难缓慢,但只要去做,日拱一卒,人生和世界还终将不一样。

亲戚最终选择了再去各种求医,可能就像吴军所讲的,其实很多人的悲观是因为他们一开始太过乐观了,将很多东西想得过于简单,就像我们平常对于医疗,以为找到最好的医生,他就能够给我们想好对策,全方面替我们考虑,但殊不知,中国的教授们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细致的替你考虑,你要得到他最好的意见,其实需要你去告诉他你最重要的是什么,而如果你不告诉他,他只能按照他自己最熟悉的套路来给你进行治疗,但这个或者不是你所能意会的。最好的告别里面,啊图写到

“对于医学工作者的任务究竟是什么,我们一直都搞错了。我们认为我们的工作是保证健康和生存,但是其实应该有更远大的目标——我们的工作是助人幸福……

我们应该关注一个人希望活着的理由。那些理由不仅仅是在生命的尽头或者是身体衰弱时才变得紧要,而是在人的整个生命过程中都紧要。无论什么时候身患重病或者受伤,身体或者心智因此垮掉,最重要的问题都是同样的:你怎么理解当前情况及其潜在后果?你有哪些恐惧,哪些希望?你愿意做哪些交易,不愿意做哪些妥协?最有助于实现这一想法的行动方案是什么?

如果作为人类就注定是受限的,那么,医护专业和机构,从外科医生到疗养院,理应协助人们搏击这些局限。有时候,我们可以提供疗愈,有时候只能提供慰藉,有时候甚至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但是,无论我们能够提供什么,我们的干预,以及由此带来的风险和牺牲,只有在满足病人个人生活的更大目标时,才具有合理性。一旦忘记这一点,我们就会造成极其残忍的痛苦;而如果我们记着这一点,那么,我们就能带来令人赞叹的好处。

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作为医生,事实上,作为人类,最有意义的体验会来自于帮助他人处理医学无能为力的问题,而不仅仅是医学能够解决的问题。但是,无论是对于朱厄尔·道格拉斯这样的病人,还是佩格·巴切尔德这样的朋友,抑或我爱之深切的父亲,概莫能外。

在这个科技发展让我们更多选择的世界,其实很多人根本没有想明白自己的希冀与恐惧,而这是一直都非常重要的事情,在这个需要我们老是反思自己的年代,如果突然遭遇变故,还要逼着你去在没有想清楚前去做很多决定,难受与无助是自然的,但我希望你记住的是

——无论你是谁,我们都只是人类,我们可以追求幸福,但不要过于乐观,我们超出不了自己的物理极限、生理极限,但是,恰当的使用智慧与勇气,有无数的人助你,让你可以找到获得目前下最大幸福的行动方案。

——只要你不管如何,不带修饰的面对生活,永远相信,我可以选择,永远都有选择的余地,我选择,我”自由“,我存在,我们可以将自己的人生故事书写完整。

——无论你是否相信,这个写文字的医生,为我爱的人,值得付出的人会尽其全力,让自己成为有价值的人,也赋予他人以价值。

3月第20天,上午见到一个88岁的老太太,其实已经在住进风湿科之前已经外院全部检查一遍了,但因为家属觉得老太太发热后整个人的情况不好,就从外院转到我院,觉得我们医院风湿科是全国排名如何如何,就好很多。检查完,老太太才说:"其实检查为的是什么?难道不应该是为了我活得更幸福吗?我已经明白,在此时,我是老而不死是为贼了,我其实不愿意更加的所谓的多补充检查什么,我现在顺应他们的意思,其实已经非常行动不便,要医生你们来辅助我了,我其实更加希望去一个疗养院,如果发热就发呗,用点退热的药物,顺便还可以止痛,痛就给我用点麻药,呼吸抑制也都无所谓了,high过去觉得还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可惜我没得选择,但依然谢谢你,医生,麻烦你了。"我将上面的话和他讲:"老太太,很高兴你能这么明白自己希望要的是什么,你可以告诉医生,其实这些检查你觉得麻烦可以不做,我们医院让你做着一堆检查查原因,是因为我们医院的文化还没有太多的疗养的内容,很多的规矩还不允许,不熟悉,但逐渐,世界会好的,你的儿女也会懂你,祝你达成目标,获得幸福"。

After this writing,I have to pay for the consulting articles on line,If you would like to invest a doctor to overcome limit of reaching latest research about psychology and medical care,the admiring code is below~

其实,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知识分子总会比大众更早的看到风来前的迹象,如果为了自己的幸福,为了大家的幸福,为什么不能大声疾呼?风会来的,我们是可以用自己的坚韧、智慧、努力推动社会换来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