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灰色的峨眉

  “蜀国多仙山,蛾眉貌难匹。周流试登览,绝怪安可悉?”是怎样的一个地方,怎样的一翻景色?竟然让正“汲汲于富贵”的人摇身一变成为高人逸士...我即将怀揣着这些浩如瀚海的疑问去探寻美好。

    我们一家三口在山川相缭中曲折徘徊,最为有幸的便是惊鸿一睹车窗外嶙峋的山峰,以及那断崖上顽强生长的柏树。我深知我们此行不为朝圣拜佛,而是为了同李太白一样让美景充斥在我眼前。车子时不时穿过一个个不知道是人工开凿的还是自然形成的山洞。或听或看我们都能感受到泉水从山壁上缓缓流落渐渐地汇聚...试想如果没有这些美景作陪,去金顶的路途得有多无聊。美景为这漫漫长路点缀了些许生机与活力。

    到了车不能通行的地方,我们按照计划,准备去坐缆车。可是去做缆车之前我们必须徒步走一段山路。因着这山间清爽的风,我也不觉得热。山光掩映,阳光被撕成碎片,成为一片绿阴下的小小的亮光,像一片片破碎的镜子。此时此刻太阳也为这山变得柔和...听!这是哪队猴群正在这山野肆掠响彻群峰,这是哪只小鸟正哼唱着那动人心魄的歌谣...

    “青冥 倚天开, 彩错疑画出。 泠然 紫霞赏,果得 锦囊术。”此刻乘坐缆车的我正俯视着这两山对望的峨眉。云霞漂浮...原本还高大威猛的一颗颗松柏,现在已是一个个被云雾缭绕的树荫。好似一幅幅出自名家之手的山水墨画,淡雅、端庄。让人于丹霞翠霭之间沉醉。就如同得了道家的锦囊之术一样。飘飘然的如同已经羽化登仙顿入清境...

      终于望到那金顶,我不因望不到那“佛光”而失落。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去抱怨那未“拨开云雾见日出”的天气。反而,我在庆幸。庆幸这天气让佛像也披上了一朵朵缥缈的云,让它更显庄严和神秘。那云也好似在抚平文革给那佛带来的伤痛。我也好似站在云里。腾云驾雾说的就是这样吧。

      下山的时候,太阳开始出没,幸好不太强烈,要不那些为修缮寺院背着沉重建材的工人就更不好受了。这不,我在下山的途中就遇到了一个。他是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矮小、赤膊上阵的被背篓里的石子压得弯着腰、紧咬着牙即使走一步都很艰难的男人。即使不是艳阳天,也被累得说不出话来,汗水顺着他花白的头发越过那由无数褶皱堆积成的脸汇聚到那粗短粗短的下巴上或是鼻尖上...低落!

        刚才还在身处仙境的我怎么又好像跌落到世俗中,渺小到尘埃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