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欧三百年(6)

西欧三百年(6)_第1张图片
拉文纳战役示意图

冉冉升起的西班牙帝国(中)

察里诺拉战役之后,不甘心失去对意大利控制的路易十二又重整旗鼓,准备再战。在15世纪,在法国取得百年战争的胜利之后,法王的对外扩张一直是比较顺利的。这让路易十二盲目的相信法国依然会在16世纪一往无前。

法军依然按照以前的战术开始了对意大利的征服,并在战争初期在法国年轻统帅加斯顿的率领下取得了不错的进展。

在波伦亚和布雷西亚战役中,加斯顿先后击败了西班牙、教皇国联军和威尼斯军队,再次几乎完全控制了意大利北部,路易十二授予加斯顿“意大利之雷”的称号。这位年仅22岁就获得如此殊荣的将军不仅经历和十八岁封侯的霍去病相似,就连最后的命运也很一样。很多史学家都认为,如果加斯顿不这么早死,他将成为16世纪最出色的法军统帅。

1512年4月11日,将星陨落之战拉文纳之战打响。

加斯顿虽然年轻而且比较张狂,但是其确实拥有着出色的战略眼光。他控制意大利北部后并没有像法国之前所做的那样进一步南下征服那不勒斯王国,而是围攻相当富裕的拉文纳,诱惑西班牙军队前来进攻,准备消灭生力军后再一鼓作气拿下那不勒斯。

加斯顿如果攻取拉文纳,将会获得拉文纳充裕的物资补充,并且下一步目标就是罗马。这让西班牙和教皇国恐慌不已。

西班牙统帅拉多纳在法国围城部队附近建造防御工事,他手下有着一支16000人的部队,他特意带着西班牙优秀的工程师纳瓦罗建造坚固的防御工事,力图重演察里诺拉战役。被围攻的拉文纳城里有着5000属于教皇国的友军,一起面对着统帅23000法军的加斯顿。

加斯顿明显对之前法军的惨败有所了解,并没有疯狂的命令法军引以为豪的重骑兵一开始就冲锋在前。

双方一开始打起了炮战,此战双方投入战争的大炮超过五百门。有人形容道,这个世界前所未见,最暴力可怖的炮声撕裂了两军的阵列

而勇猛的加斯顿策马在法军的第一列,带领法军缓慢而有序的逼近西班牙军队。于是西班牙炮兵将炮火全都砸向法军中军序列,瑞士长矛兵和西班牙弩手死伤惨重,约有两千人死在这段并不长的前进道路上。

也许是上次的惨败让法军已经习以为常,也许是年轻气盛的加斯顿带给了法军勇气,尽管法军付出了比西军更多的牺牲,法国却越来越接近西军阵地了。如果论近战,瑞士长矛兵、法国重骑兵都是欧洲近战最强的兵种,这也是加斯顿面对法军武器落后的无奈之举。

尽管炮战的威力是如此可怖,但是法军满怀信心地跟随在最前方的加斯顿将军背影前进,所有人都相信年轻而伟大的加斯顿是无敌的,是深受上帝保佑的,是将带领法国赢得光荣的希望(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

就在此时,加斯顿麾下的炮兵统帅阿丰索公爵受其感染,艺高人胆大的将炮队迅速推进一里后猛烈炮击西班牙预备队以及骑兵部队。据说有一颗炮弹一下子打死了西班牙三十三名骑士

这让西班牙统帅拉多纳崩溃,他命令西班牙重骑兵攻击不远处的阿丰索公爵的炮队。这时在阿丰索背后的一千法国重骑兵突然冒出来痛击西班牙骑兵。

加斯顿趁机命令重骑兵主力从西班牙原来的骑兵阵地突击,从侧面进攻西班牙步兵阵地。这时距离西班牙阵地仅有两百米的法军步兵主力也由缓步进军变成了冲锋。受到两面夹击并且数量本身就处在劣势的西班牙步兵开始逐渐溃散,法军如摧枯拉朽之势开始报复般的屠杀。

加斯顿率领他的亲卫骑士们一路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却在杀退一批西班牙骑兵后,赫然发现眼前出现一列整齐的密集西班牙矛队,而来不及煞车就整群骑兵喂进了西班牙矛兵海中,加斯顿因而落马战死。

几名侥幸生还的亲卫骑士连忙奔回本阵,要大家快去抢救落马的加斯顿将军,抢救主帅心切的法军因此再度发挥了极强的破坏力,彻底打烂了神圣同盟军最后一道防线,卡多纳只得仓皇逃离战场,而不知道他刚才已经杀死了法军主帅。

如果加斯顿不死,也许法军真的可以进军罗马,历史可以改写也说不定。但是历史就是这么的戏剧性,上帝掷的骰子也往往是灌铅的那种。

在逐退西班牙军之后,法国骑士们在尸山血海中找出了加斯顿的遗体,一股浓郁的哀恸顿时弥漫全军。对法国兵而言,加斯顿是他们精神的领袖;而对瑞士兵而言,他是按时发饷体恤士兵的好长官;而贵族骑士们更为他们没能守护好这个年轻人而痛哭流涕。

这支胜利之师丝毫没有战胜者的喜悦,也没有因愤怒而回头洗劫屠掠意大利城市,反倒像一支送葬的队伍,就这麽静悄悄而哀伤肃穆地回到了米兰。

勇猛的加斯顿猝不及防冲进西班牙长矛阵的那一刻仿佛就是上帝在悄悄告诉法王,16世纪到了,我已经不再偏袒你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