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冬瑞雪别样美

今冬瑞雪别样美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01

俗话说“好事成双”,元旦过后,一连两场雪。冬天下雪是常态,像今年这样的大雪,确实不多。老天爷就像中央一号文件,总很关注民生农民,关注农村农业,这雪就算是丰年的预兆吧!

今冬瑞雪别样美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02

冬眠不觉晓,窗外已是雪天雪地,银装素裹。习惯性地早起,到户外呼吸新鲜空气,还要赶到学校去上课。大雪还是纷纷扬扬,马路上行人很少,车辆们也懒得出门,劳碌了一冬天的人们,总算能消停一阵子了。我顶着雪花,走过航天广场,脚下“咯吱咯吱”作响,顿觉得清爽轻松。十二生肖雕像前,生肖们都落满了雪,狗年是我本命年,自然惺惺相惜,给狗狗拍张雪照,留个难得的纪念吧。看到雪景,想到张打油那首《咏雪》: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将这诗置于此背景,确实令人叫绝。

看新闻,这场大雪覆盖多数地区,此时神州大地应该“惟余莽莽”。说到古人咏雪诗句,李白“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两句,忧思愁绪太深太重。我倒觉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两句,赞美北方的雪后奇观,有一种豪迈喜悦之情!

今冬瑞雪别样美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03

雪后的校园,最富有生命活力。

看,场坪里、楼顶上、操场中,还有各种树木、运动器材、自行车都静默在白色里,整个粉妆玉砌的世界。雪还在不停地下,没有必要清扫,课间时候,同学们在堆雪人、打雪仗,雪天的快乐始终是年轻人的。

7班同学在花池边堆一个雪人,装饰个围巾,配戴个眼镜,还戴个帽子,连纽扣都有五个,胖乎乎的,着实憨态可掬。他们捧一把雪,搓一阵手,这活他们不怕冷,也不怕累,还很兴奋。看我来了,他们指着让我看,很得意于自己的作品。我说:“来,给你们留个影吧!”曹隆、杨丽娜、吴夫强、李英德、赵龙昌、李雪倩,年轻人们一股脑儿上来,站到了雪人后面,曹隆拿个笤把,蹲着身子,眯着眼睛,笑得好开心!

6班同学“近水楼台先得月”,教室靠近楼门,进出都很便捷,又在他们班的卫生区域。他们就在楼门口打雪仗,男女同学追逐雀跃,陶星荣、俞贵三、殷海东就是活跃分子,跑得欢,声音大,课堂学习压力大,课余放松一下也好。可惜上课铃响了,校园又恢复了静默,快乐也就十分钟!

这是雪天的快乐,是成长的快乐,也是难得的快乐!

今冬瑞雪别样美_第4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03

第二场大雪来临,学校已经放假。

早晨雪就停了,在小区里、马路上,各单位、门店都已开始铲雪扫雪了。雪天扫雪是学校惯例,只需通知时间和地点。十一点的时候,钉钉短信来了:2:30扫雪,语文组在南校门东面。不久,周组又在教研组群重申了一遍。

中午两点半,我赶到南校门时,我们组人员大多到了。城区马路扫雪,各家自扫门前雪,校门口东面属于语文组。大家各种工具齐上阵,大扫帚、铁锨、推雪板,平常很少集体劳动,干体力活的热情还是很高。校门东面人行道,没有车辆碾压,积雪松软,不费气力就扫完了。马路上的积雪虽不多,但经过早晨车辆碾压,积雪已经很牢实,都凝结成冰了,很难铲下来。大家将铁锨反扣在地面,向前推和刮,一道道雪片就下来,速度还快一些;其间常有车辆经过,路面又很滑,喇叭声不断,得小心躲避。姜和宝华的推雪板很有效,铲的面积大,人又利索,他们在前面铲,女同志在后面扫,后来运校前来助阵,4点钟时候,路面恢复了原本的黑色,扫雪任务完成了。

难得集体扫雪,也是一种精神享受,劳动快乐远大于劳动本身!

04

年前的两场瑞雪,文人情趣自有不同。

有个本地作家,在微信圈里写道:天上飘的雪花花,地上结的冰茬茬,走在路上打滑滑,小心摔个马爬爬。很有意思,我记录了下来。

网上有一段视频,是胡杨林金波湖雪景: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齐刷刷的像冰雕似的树木,亭台楼阁和栈道也茫茫一片,雪地里有两个行人。这视频是在空中拍摄的,很像红楼梦开篇的雪景,是特别美的北国雪景。我点了个赞,大家都说不错。

洁净的雪花,浓浓的年味,兆丰年的瑞雪,有种别样的美!

今冬瑞雪别样美_第5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