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无聊无聊无无无聊,除了说这些话还能说什么

我现在想江淹的笔,怕它不是被剥夺了性灵,也不是所谓的浮华腐害了它,只是江淹的心枯寒过去了。我是这么以为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