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老家

大年三十的中午,我匆匆的从小姨家赶往济南。马路上的车辆很多,公交车也还在运行。我坐上31路,车上只有我和司机两个人,为了方便下车,我坐在靠近后门的地方。一路很安静,司机甚至连到站提醒都没有打开。我望着窗外匆匆驶过的汽车,心想司机会不会也是归心似箭呢?

没想到大年三十坐火车的人还有很多,大部分人都拉着行李箱,仿佛刚从工作的状态中解放。奋斗了一年,三十晚上的年夜饭当然不能错过。整个路程还算顺利,到家4点多,我洗洗涮涮后迎来了年夜饭。

今年和往年并无不同,吃着每年都差不多的年夜饭,看着春晚。如果要说不同的话,那就是吃饭不再专心,看着手机,抢着红包,不时还要发个红包。其实,我并不喜欢这样,吃个饭断断续续,不能轻轻松松的吃完。但这也是常态,因为大家都这样,而发红包似乎也成为了整个寒假期间能让同学、朋友之间最密切的一件事。

按照惯例,初一我们就要回老家。初一在我奶奶家,初二去我舅舅家,初三基本上就要回济南了。今年依旧选择开放的高速路,但是今年高速上的车好像比往年要多的多。下了高速就遇到了堵车,不知道是什原因,今年马路上的车异常的多。

行程还算顺利,预计时间之内到了老家。我所谓的老家,往大了说是指泰安市,往小了说,就是奶奶家了。而我们准时到的则是奶奶家。人已经差不多到齐,大人们开始忙碌的准备这一年一度的团圆饭,我们年轻人则聚在一起聊着过去一年的变化和收获。虽然一年未见,但是大家的变化并不大,见了面也完全没有生疏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和谐。

老家,老家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老家,老家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因为有寒假里新春走基层这个作业,我回老家过年恰好给了我这个契机,我便在老家完成了我的实践作业。这次,我选择的主题是谈一谈家乡十年的变化。

今年,我19岁,也是离开家乡的第十个年头。在过19岁生日之前,我的人生一半在泰安,一半在济南,所以每当自我介绍时,我常常会纠结。我,到底来自哪里?济南算得上是我的第二故乡,如果现在还要问我从哪里来时,我会向陌生人说我来自济南,因为我现在就生活在济南,如果是熟悉的人,我会说我是泰安人。因为故乡,我童年的回忆,有太多我割舍不掉的东西。

整整十年了,老家也发生了很多很多的变化。我也对此进行了一个简单的采访。

这十年间,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这是毋庸置疑的,车多了,马路变宽了,与城市更加接轨了。宽带连上了,微信用上了,人们的视野更加开阔了。

举些具体的例子,比如当年的“大社”变成了现在的超市,门前的空地也安装了健身器材,从初六开始到来年过年,这里又是从不间断的广场舞的处所;比如从村里到城里,原来一天只有一班车,大家都天不亮就早早地来等候,来得晚了可能今天就去不了城里了,现在呢,村里通上了公交车,你随时想进城随时都能去,而且费用还比原来便宜了;再比如我的母校,原来是两排砖瓦房,今年回去一看,竟然盖起了高楼,虽然还未完工,但是我已经能想象到它未来的雄伟壮观。

在未来不久,村里大片的农田将被征用,我们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将被打造成高新区。说实话,我是激动的欣喜的,但同时又是忧伤的。就家乡的发展来说,我是替广大的乡亲们感到高兴的,但是就自私的角度来说,我是不希望家乡变化这么大的。

从离开她开始,我在变化,她也在变化,但是我们之间的距离,在慢慢的拉大。渐渐地,回到老家,除了亲戚邻居,我发现我对其他人都如此的陌生。咕咕的清泉在慢慢的减少,现代化的进程也慢慢的吞噬我的回忆。

我还记得在田地里放风筝,在小河里捉蝌蚪,在土堆上吊“叮当”,在夜晚里摸知了。收了花生,大家一起在昏黄的灯光下摔花生,当时一定到跑的远远的,因为摔下来的花生崩到身上很疼很疼;割了麦子,将麦秸铺到马路上晾干的时候,便是一群小孩子最开心的时候,我们在上面不停的打滚,追逐,嬉闹,好不快活。平时玩弹弓,玩弹珠,跑到别人家里看奥特曼,看葫芦娃,到了吃饭的点还不愿意走,因为别人家的饭才是最好吃的。如果有人家的房子盖到一半,我们还会去里面玩枪战,当时能射出激光的枪简直就是人人羡慕的顶级装备了。童年有太多太多的趣事,是我所珍藏的。每当我给济南的朋友讲述我的童年,他们总是听得津津有味。

可能看惯了城市里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我更向往安宁、朴素的田园生活。但是对于我父母来讲,做了起码有20年的农民,他们了解农耕生活的不易,所以在知道老家即将被开发成高新区时,他们还是很高兴的。也许人总是向往自己理想中的生活,但那种生活是你自己想象的,不过是为了逃避现实中的某些不满而臆想出的桃花源罢了。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老家也跟随着时代的变迁在发展,城镇化的速度在加快,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人们所接受和了解的信息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我相信短期内,数字鸿沟是在不断缩小的,而我们实现全面小康更是指日可待!

老家,老家,我魂牵梦绕之处,不管世事如何变化,希望你温暖如初。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