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一个少年大厂梦的陨落与wlui的诞生

2020从最可怕的疫情和最和谐的家庭团聚中开始

2020年1月25,农历大年初一。作为每年和家人一起看春晚发红包的暖心少年来说,上午的大年初一和往年并无差别。下午,新闻中关于疫情的播报越来越严峻,家里做客的亲戚决定立即返程,大家匆匆送别。半晚村村封路,干部开始下达禁止任何人员出入的指令并且铲车和巡防人员迅速到位,新冠疫情正式进入戒严期。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在一家人在饭桌旁一次又一次的关于疫情的交谈,学校又推迟到开学了,公司又发通知延期上班了,某某某地又被拉走了多少人。。。我们家因为准备了很多过年的肉和菜,因此每一顿都吃的很丰盛,饭桌上还会因为某某某亲戚被隔离在小区中会不会没饭吃而不时调侃。然后就是暖冬村里天气每天都不错,吃过饭我们一家人可以在院子里晒晒太阳或者带上口罩去田里转转(我们家门口就是麦田,而且当时正好我妈之前买了大概50个口罩,这在当时村里应该算得上‘首富’了哈哈哈)期间有一天还下了雪,我和妹妹跑去麦田里学着抖音在雪中踩出各种图案,四周一望无垠的白雪、麦田、小路、光秃秃的树干和四散的枝丫。,手机里是各种北方地区下雪的趣事和南方小可爱们买在雪中刻字拍照的订单。。。

安逸的日子总是飞快,在延迟了一两次复工时间之后,我们开始了线上办公,为此我爸爸用家里的木板给我做了一个工作台,我和我妈专门去镇上买了一套鼠标键盘,后来因为鼠标打游戏不舒服还去换过一次。因为新项目是业务重构,新的架构和基础已经完成,只剩下业务需要重新梳理,线上办公能做的工作不多,还有不少时间能打打游戏。当时村镇里面管的没有城里那么严格,主要管的是村里不让无事聚集让待在家中,镇上商超还是正常营业但是需要戴口罩,当时疫情封村突然,绝大部分农村人家里都没有口罩。有次我去镇上商场接我妈,里面开的暖气还不透风,加上疫情心理作用闷得我待不下去,商场里买菜的人还是非常多,大部分人的口罩看的我是相当的心酸,说是口罩都有点勉强,要么是服役到破烂不堪要么是薄薄一层有的直接就是一块布,其实当时自己的防霾口罩跟现在的医用口罩比也是相去甚远,但是比他们已好太多太多。

在家过了一个25天的春节之后,公司下达死命令:必须返程复工,否则另谋出口路。2020.2.14情人节,我正式离家返郑。如果不是疫情造成了太多的伤痛和遗憾,2020年的春节是我和家人待得最久最幸福的一个春节,跟妹妹的关系也不再仅仅是亲切而少言,当然疫情中也涌现出非常非常多的大爱和英勇,在此我要深深地像他们祝福和致敬!中华民族,在灾难面前再次彰显伟大!加油!!.....但是,并不妨碍我们到城里公交原价10元,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愿意送我去的私家车收了我260块!!!

离家返城,日期2.14情人节,没有浪漫,只有一往无前。出镇的时候要通行证,乡政府拒绝开具,让去卫生院量体温开证,卫生院拒绝提供证明且拒绝入内。最后我拿着村里的证明坐私家车直接出发。路上各种检测站,温度太低测出来的体温都极低。还有走一段通知走不通又重新找路,还有一个监测站通知出去之后不准返回。

目的地:疫区?!!抵达郑州之后,我一路辗转至租房的小区,在路上已经演练过各种困难:小区封闭、不让租户进、要隔离等等,但是当我站在小区门口的时候,我发现我还是太年轻了,小区防疫帐篷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说:小区内有一例新冠患者,昨天刚拉走,现在进小区就是进疫区,行程码,工作统统都悬!我当时站在小区门口,前路不通,折返回去更是不通,因为带我来的私家车走了,没人可以把我从城里带回家。

少年大厂梦的陨落与wlui的诞生

从租房小区离开之后,我去了姑姑家找他们热闹热闹哈哈哈(添添麻烦),在经过7天的无聊隔离之后,我们就可以正常出门了。

2月24日,在政府政策还不明朗的情况下,我们公司在全国第一批复工了,连街道办的政策都刚下来第一次还没办利索。然后我就有了公司从政府申请来的复工证明,和我们写字楼的出入证明。这两张小纸条现在还被我用胶带贴好放在我的钱包里。

刚复工的时候,天气还很冷,因为耽误了大半个月的工期 ,我们工作的都很拼,每天8点之前到公司,9点10点离开公司,这个强度在郑州基本少见。我骑电动车从家里到公司要70分钟+,因此每天6点起床着实痛苦,但是有姑姑做好的早饭中中饭带着,晚上到家基本洗个澡就得睡觉了。但是我们都充满干劲丝毫不觉得累,期间有一天下了雪,我晚上到家整整骑了90分钟的电动车。在路上暖黄灯光在梧桐枝丫间摇曳,路上昏黄点点,我骑得异常安静。也许我选择留在郑州就是因为记忆中西郊的半晚藏在梧桐间的路灯和街边熙攘的人流吧,人间烟火的味道。

所谓少年,其实我实在称不上少年,2017年毕业都已经24了,2020年虽然才工作刚满3年,但已经是可怕的27了我的天哪,怎么其他人毕业才二十一二,我的青春哪里去了啊啊啊。

再后来公司5月搬了写字楼,第一次出差去了南京,第一次进入了阿里的面试(克军大哥),第一次过了架构师岗拿到20k的offer,第一次收了房,第一次装修(装修可真让人无语),第一次写产品ppt,第一次去洛阳给客户讲解产品,第一次被字节的算法面羞辱的面红耳赤,最后在2020年12月31日,和我的爱人第一次入住新家。

19年从公众号了解到微前端的概念,并在qiankun1.0时期搭建了公司的微前端工程,并出了相关教程。应该是在当时属于较早一批的缘故,陆续有很多大厂朋友找我交流。虽然也确实给他们解决了一些小问题然后收到一些推荐和面试。发挥有好有差,阿里的特色是在你的优势领域给与你讨论和引导,字节的特色是算法,万科的特色是方案,还有京东腾讯啥的特色是看我3年3家公司机会都不给,哇的一声哭出来,冤枉啊大人,在郑州只有自甘堕落才不会跳槽,因为你只需要有20分的技术能力都已经在公司能力溢出了,而梦想进大厂,你得保持自己至少在80分以上。因为对技术的热爱和维护开源项目及技术博客的爱好,我也陆续收到不少大厂的推荐邀请,还是那句话有过有不过,至少在郑州本土全靠自己的热血用3年时间走到这一步的,应该没有第二个。

梦碎大厂是源于最近一次字节面,算法稀碎,无颜见江东父老。同时意识到自己技术深度真的不够。优势在于保持技术嗅觉,技术攻关极快,排错一流。但是凭自己没有大魄力应该是追不上北上广了。奉劝所有贫苦学子不要畏惧直接到最一线干他丫的,成神成鬼都好过没见识的小地方,我连node都只能偷偷用,做个架构设计都被说与工作无关。

wlui的诞生:因为自己特别喜欢实现代码的那种雕刻和解密的艺术感,陆续维护了不少开源项目,因为都是市面上缺少的也获得了一下用户,最后就整理了一下作为一个ui库维护,目前还是0.1版本,官方文档还没写完哈哈哈,我太难了又要做产品又要配客户又要给成员解决问题又要协调后端和硬件又要写业务又要测试又要做工程化又要维护开源项目T-T。而且国内开源氛围很难过,没有因为热爱技术而开源的,都是想白嫖让你给他解决问题完了他工作能完成而已。

结语

Github从2019的40+commit到2020年铺满三分之二绿格的400+,我尽力了,希望自己保持热爱,也希望自己能走的更远。
2021希望自己和爱人都能保持初心,充满热爱,困难啥的一拳统统干碎他们。
愿中国伟大,愿我们每个人都伟大。
最后,字节跳动,你打不倒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