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八成上市公司已经开始发力 企业数字化还需迈过哪些坎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姜鑫  “从前认为数字化只是某些特定行业的事情,在有些行业领域,“数字化”转型并没有那么紧迫,但经历了这场全球疫情后,突然发现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对所有行业,包括那些传统行业,都显得非常紧迫,非常关键。对企业而言,加速数字化已经从未来的转型趋势,变为了现实的、事关生死的竞争压力”,在11月20日举办的“2020数字经济领航者峰会——数字化转型的红利蓝海”峰会上,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信息统计部主任张莉如是谈到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情况。

据峰会上发布的《上市公司数字化转型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截至2020年10月25日,中国A股市值超过千亿元的上市公司共有110家,市值总额占全部上市公司市值总额的43.32%,这些千亿市值的公司无一例外地全部迈出了数字化转型的步伐。另据通过爬虫技术对全部A股公司进行全盘扫描,接近80%的上市公司已经不同程度地开启了数字化转型进程。

白皮书显示,数字化转型也颠覆了上市公司市值排名。例如早在2009年,全球市值前十公司主要以能源和金融业企业为主,仅有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但十年后,2018年互联网科技公司占据七个位置,且前五名均为互联网科技公司。全球经济发展从工业经济转向数字经济新时代。同时,数字经济企业技术更新快,商业竞争加剧。

作为一种新型经济形态,我国数字经济近年来得到快速发展。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数字经济增加值由2011年的9.5万亿元增加到2019年的35.8万亿元,占GDP比重从20.3%提升到36.2%。其中,北京、上海数字经济在地区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数字经济GDP占比已超过50%。

如何理解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呢?在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院长毛基业看来,IT、计算、算力还有网络,包括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再加上大数据,构成了今天我们这个社会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是最强大的颠覆力量,也可以说数字技术是我们经济活动中最主要的驱动力量。

张莉表示,以新一代通用技术为基础的数字经济在当前已经成为我国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各领域的深度融合所带来的生产效率的提升以及生产模式的改变,也成为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驱动力。根据我们协会的调查,在疫后的快复苏大发展阶段,我们的企业家们已经迅速行动起,加速组织建设、变革领导力,利用自身品牌力和产品力迅速转向数字在线平台。一些企业以抗击疫情为契机积极推进数字化转型,凭借云、网、端的新信息基础设施,弥补经营损失、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缓解裁员压力、精准控制库存、保障生产生活,大幅提升了管理效能、作业效率,有效降低了企业运营成本。

尽管意识到数字化的重要性,但我国产业数字化依然处于发展初期,特别是先进制造领域数字化应用程度亟待提高。

张莉表示,我国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也面临着诸多的制约因素,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关键核心技术缺失,自主创新能力不足,未能深层次利用数字技术获取价值创造,严重制约了我国运用新一代数字技术为实体经济发展赋能的进程。如何摆脱关键技术“卡脖子”成为绕不开的艰难课题。

二是数字技术专业技能人才缺乏。人才缺位直接阻碍了企业发展,比如企业管理层,如果缺乏数字化思维,就不会及时推动数字化变革,谈不上有个清晰有效的顶层设计;企业员工如果缺失“数字化”技能,在产业改造执行就不会彻底,从而谈不上新技术与产业发展深度融合。

三是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领域各产业的融合程度不高。一方面,不少制造企业仍存在重硬件轻软件、重规模轻质量、重制造轻服务的观念,忽略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的重要性,不能有效挖掘利用数据价值;另一方面,部分信息技术企业不能充分把握制造企业的工艺和业务流程,难以准确满足转型需求。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