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ff Chain 创始人 Roy Li:区块链技术的运用及发展趋势分析

北京时间2018年2月20日,Ruff Chain 创始人 Roy Li 在国际社群“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社群中分享了自己关于区块链应用落地、时间节点及主链技术价值的观点。

以下为分享重点内容:

区块链的技术究竟如何在行业中应用?

在聊到这个问题之前,Roy 首先引入了一个概念:价值网络

我们面对的互联网有两种,一种是信息网络,比如你看新闻、看视频等,都属于信息网络,特别是以 view 为核心,其中的界面是关键。

另一种网络就是承载价值的交换和清算,可以称之为:价值网络。比如你在货架上扫码,然后拿走一包零食,在这个过程中,就是一种清算方式,它是价值的流转在互联网上的体现。这部分虽然没有信息网络大,但是它的商业价值巨大。

互联网在这部分的挑战则一直很大,比如当你离开中国,很多地方都没有惠普金融,银行卡也没有,全靠纸币来交易。中国这块比较好的是有微信和支付宝,但是这之外还有很多清算是不方便的。

比如你在一个网站的余额积分,如果网站关了怎么办?你在这个网站的积分为什么不能在别的网站使用?或者我分享朋友圈付出了工作,拿到的红包为什么只能在那么小的特定场景使用等等,都是中心化的问题。

而中心化又是可以被篡改、被收买的,中心化清算成本也挺高,技术压力也大。所以区块链技术它是通过牺牲一定的实时性,用多个节点记账,再同步,解决了数据一致性的问题,又保障了安全。

这个小小的变革,使得价值网络有了另一种实现:能承载更为开发的应用

很多应用是需要生产者、消费者,比如版权,这是有自然经济驱动的生态。这部分如果用区块链来解决可以在这之间通过共识解决信任问题,改善生产关系,大大提升整个产业的效率。

比如说内容生产者,在中心化的渠道变现效率是极差的,边缘渠道则全是盗版。有了区块链,再引入代币机制,这个问题可以被更好的解决,最后实现多赢。

价值网络主要在哪些领域比较多见?

其实 PC 和移动互联网占比并不高,而物联网恰恰是风水宝地。有很多做物联网区块链的友商,经常会问你回家开门开灯的数据要上链,你的健身数据要上链,所有的东西都要去上链,那么这些数据到底有多大的价值,值得占用这么宝贵的记账空间?

而重点在于物联网中设备的使用权交易、租赁转让、供应链金融、资产证券化等,才是数据的真正价值。

没有强结算需求,哪怕是共享单车这样的有交易需要结算的场景,依然还是信息网络,物联网的信息网络也是不值得上链的。所以物联网区块链公司是最容易出现不靠谱逻辑的。大家了解价值网络之后,就很容易去评论一个区块链项目。

就比如有的项目搞产品溯源,价值是有的,但除非是非常告诉俺的价值极大的,并且牵涉到确权的,否则意义也不是很大。甚至你会发现,市场上大多数白皮书都不靠谱。

所以没有抓住价值网络,明确定义价值的流转以及要应用内生产关系的项目,基本都是耍流氓。

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的阶段

区块链技术虽然不难,但它包含的范围非常广泛。简单来说就是:现在的技术从理论上有一定成熟度,但时间上还需要大量业务去验证。

一条新的链出来就试图改变世界?基本上不可能,好比以太千疮百孔修修补补到现在已经好几年了。如果有人同步过以太坊全节点的,可以了解当时 the dao 是怎么回事,了解#2677740这个奇葩区块为什么同步掉你那么久。

一个新的公链会被各种技术挑战,要承受很长时间的技术风险才能说成熟;另一方面,应用由于现在公链的一些局限性,以及应用开发者一厢情愿定义的场景多数不靠谱,发展地也并不好。

那么未来呢?Roy Li 认为2018年是很重要的年份,市场对更多业务的落地有个预期。另一方面,区块链基础设施严重不足,以太坊现在是串行执行合约的,都不能并行。大多数其他公链根本没有足够的业务来检验技术风险。

所以今年依然会是一个基础设施的大规模实验田阶段,杀手级应用百花齐放至少要在2019-2020这两年

最后 Roy Li 还分享了目前市场面众多犹如科幻小说的技术项目究竟怎么鉴别?

很多人分辨不出 Dag、Dpos、分片技术等等到底靠不靠谱,而在 Roy 看来,目前 Dag 太复杂,IPFS 落地性能差。所以只谈链本身、谈技术颠覆,基本都不靠谱了。

比如以太坊现在为什么是最主要的主链?还不是因为发币最快,写合约容易,工具链齐全。如果你的链特别高深牛逼,但别人拿来部署合约,写个 Dapp 难用死了,要调试一个月,那么谁还会用你的。

Roy 十年前负责诺基亚塞班生态开发平台 OVI,当时诺基亚智能手机份额70%,论手机数量、用户数量,诺基亚秒杀全宇宙,塞班也无疑是最大的平台。但是后来塞班为什么不行了?因为开发者开发起来太难用了,签名搞不定,写起来难受、蹩脚。没有了开发者,几个杀手级应用平台出来,市场就崩盘了,就像 Angry Bird、Fruit Ninja。

所以真正好的项目,不应该是你来 一套天下无敌的共识算法,而是你这个东西合约怎么写?用起来方便吗?多块能支持应用?做个侧链?多久发币?这个才是生态上的人关心的,不是的 TPS 有多高。

比如 Roy 在2014年创建 Ruff 的动机就很简单,就是想做一个最简单的智能硬件应用,但是嵌入式开发实在是太别扭了。因此 Roy 就想干脆做一个用 JavaScript 语言就能开发的操作系统,给物联网边缘计算节点安装,这样开发者写 JS 代码就能操作传感器、摄像头等。

Roy 自己写了三个月代码,因为搞不定在嵌入式环境下的 JS 引擎,V8实在是太大了,最后只好用 lisp/scheme 写了一个 demo。

之后 Roy 就用这个 demo 先去融了天使轮,然后招了一批牛人开始不断演进,最后在2016年推出了 Ruff,很多大公司现在也有类似的产品,但就是没有 Ruff 用起来简单方便,以至于这些大公司最后也用了 Ruff。

很多人都说技术很牛逼,很玄幻,大牛站台,而 Ruff 就很简单:就是好用

所以区块链也一样,所有说以太坊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那么你的东西有以太坊好用吗?Roy 做 Ruff Chain 的目标也很简单,物联网的价值网络包括物权转让、租赁、结算、供应链金融等,这些都需要开发应用。

开发者不应该需要是嵌入式通信、分布式计算、共识算法、点对点网络的专家,而是就是那些写网页、写 APP 的人,只要能看到未来,写一个物联网合约,将生产资料证券化,将租赁合约和车锁、门锁打通,只要这些事情,一个普通开发者就能做到。

因此这个链就一定有价值、有意义,无论它是不是 Ruff Chain。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