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保监会肖远企:金融创新不能形成寡头垄断 沦为破坏游戏规则的利己工具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记者 张琼斯)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11月14日在“第11届财新峰会:重建全球信任”上表示,监管从来就是金融创新的推动者和维护者,金融监管的目标是在最可能的金融效率边界与最可能的金融安全边界寻找最佳结合点。回顾整个金融历史,监管本身就是一部创新的历史,但金融监管鼓励金融创新,应当最大化提高金融市场的资源配置效率,同时构筑金融安全屏障,最小化金融运行成本、内在损失和外溢风险。


  他表示,首先,要鼓励能提高市场效率的创新。金融业本身就是组织和配置资源的行业,运行效率于经济社会发展意义重大,任何有利于提高市场效率的创新都值得支持。金融发展的历史和进程由无数创新所推动,金融活动形式呈现远程化、虚拟化等趋势,金融市场运行效率显著提升,最典型的例子是融资工具的演变。借条、标准化债券、股票、个人结构性债务工具、证券化产品、衍生金融工具等,其本意都是为了降低金融中介的交易成本、优化资源配置效率。


  第二,要鼓励能守住风险底线的创新。金融业本身就是经营管理风险的行业,每天都与风险打交道,几乎没有绝对无风险的业务。但不能够简单地把金融创新与制造风险画等号,应该看到金融创新是风险管理水平提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本身就有利于提高风险管理水平。金融体系出现风险并不可怕,因为金融机构有自我修复能力,也有多道外部风险抵御的屏障,关键是要有一个底线,就是要防止出现系统性风险,不能出现金融危机。


  他认为,2008年之所以出现全球金融危机,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以CDO为代表的金融创新,突破了金融安全边界。金融容易受非理性因素驱动,历史显示在历次重大金融危机出现之前,市场都出现了非理性的繁荣和狂欢,监管就是要让这种狂欢回归理性,坚决不支持继续把狂欢推向疯狂的所谓创新。


  第三,要鼓励能够增进社会福利的金融创新。金融本质上要服务实体经济,向实体经济输血,提高全社会劳动生产力,增进社会整体福利。创新必须要有利于实现这一基本目标,近年来金融科技推动了普惠金融大踏步前进,近5年来,全球有52个国家和地区发展数字化普惠金融。非洲地区,支付汇兑成本下降了50%,无接触金融服务在疫情期间更显示出重要的社会效应,像这种创造社会价值,增进社会整体福利的金融创新,应该大力培育和支持。


  第四,要鼓励能维护公平竞争的金融创新。金融创新不能够构筑和固化行业进入壁垒,阻拦市场参与群体或者降低市场活跃度,金融创新也不能够形成寡头垄断,获取超额回报,损害公众利益,从创新开拓者退变为创新阻碍者,沦为破坏游戏规则的利己工具,金融监管就是要维护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建立多层次、有活力的金融体系,加强一致性监管,特别是降低“大而不能倒”造成的道德风险,减少市场不公平导致的负外部性,维护金融稳定和大阵地。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