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夜骆驼12去寻找答案

【都市】夜骆驼12去寻找答案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简明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按理说爱上一个人才会觉得心痛,可是为什么他在刘婷婷身上会觉得心痛?

  

  如果刘婷婷逢场作戏,那么为什么那么介意简明的所作所为,还有一些家事,难道仅仅因为欺骗?

  

  倘若简明不在意刘婷婷,没有爱上她,那是不是因为一个骗子爱上了另一个骗子?简明显得患得患失起来,是种莫名的烦躁!

  

  如果一个人你预感到她会从你身边离开了,你会本能的反对和排斥,你会把一些事做绝了,要急切的表达自己的感情,甚至不择手段要挽留一个人,以达到安慰自己的目的,或者是恢复建立自信心!

  

  刘婷婷所做的让简明无法接受,他坐在沙发上,吸着烟,刘婷婷收拾一下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走到简明面前,好像去弯腰亲吻他,不过她立刻无所谓的一笑,捡起来沙发旁边的内裤,在他面前穿上!简明搞不懂这个女人是啥意思!不过他只能默默地坐在那里看着!她的大长腿充满了诱惑,两腿之间那条缝在阳光照耀下若隐若现!他手里的烟燃着,飞到了屋子里,阳光射穿它,极度飞舞,丝丝缕缕,缠缠绕绕!

  

  刘婷婷踩着高跟鞋,提着小包,站到简明面前:我漂亮吗?

  

  简明一愣:……啊……漂亮……

  

  刘婷婷自说自话:趁着年轻,开心一点,不能为男人而活,要为了自己的以后打算了!

  

  简明望着她的睫毛和眼睛,在烟雾缭绕的空间里眨一下,像是一个慢动作,每一秒都是一帧,每一帧都是一个迷惑和向往……

  

  刘婷婷微笑对着简明,想说什么,然后欲言又止,不过她很快又笑出了声:明哥,不要想太多,如果不出意外,我也不会离开淮城!想找我可以打电话!不必客气!各取所需吧!

  

  说完扬长而去,只听到关门声,厚厚的重重的!一个渐行渐远渐无的高跟鞋下楼声之后,只剩下一片寂静……

  

  故事到这里,简明躺在沙发上纹丝不动,烟头烫到了手,他似乎也没有察觉……

  

  时间很快,已经下半晚,一个电话吵醒了简明,是张馨月!

  

  喂,明哥,在哪呢?

  

  简明心里一触:噢,张……小月啊,什么事?

  

  你在干嘛呢?还没睡醒啊?

  

  简明感觉手指有点疼,一看被烟熏的已经发黄发黑:操……

  

  张馨月不知所因:简明,你骂谁呢?发神经啊你!

  

  不是说你,靠,我的手指……你什么事?

  

  张馨月有点生气:你有事你忙吧!

  

  说完就挂了电话!

  

  其实,张馨月是想说一下关于中午和宗白蕊在一起谈的一些事情!不过貌似简明并不愿意听!

  

  张馨月想了想,在酒店大堂里走来走去,她不知道简明会不会帮忙,她的心里充满了疑问!因为这里面有很多的疑问,很多关系的复杂性!

  

  张馨月决定还是要打给他,哪怕简明什么忙也帮不了:喂,有时间吗?六点半在芳芳私房菜,原来我们去过那家,现在他家新来的大厨,上了新菜,我请客。

  

  简明好像恢复了正常:这样吧,去港口路仙味楼吧,那里安静一点!你在曙光等我吧,我去接你……

  

  很快,简明开车在路边接到了她……

  

  张馨月一坐上车,就开始滔滔不绝,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或许是因为她和简明认识了这么多年了吧。简明把两只手指轻轻的朝她嘴唇上一触,张馨月立马不说了,简明朝她使了个眼神:少说点,留点话待会儿跟我说!

  

  张馨月突然咬了一下简明的手指,弄的简明深疼深疼:卧槽,你属狗的啊?有病啊,快松口,快松口!

  

  张馨月红着脸,眼睛看着他,慢慢的松开口,简明手指上都是她的口水!

  

  简明抽了张纸擦了擦,并不奇怪她这样,但一见到就开始咬人,这有点太着急了:你这咬人手指头的毛病,要让人知道,人家怎么看?

  

  简明一边说,一边开着车!

  

  张馨月突然搂着他的脖子,悄悄地在他耳边吹了口气,然后说:你不知道吗?我就是你的小母狗啊!

  

  简明立刻回避,准备推开她,可是她死活不让!

  

  张馨月却又突然自说自话:好吧,让你好好开车吧!

  

  简明气急败坏:开车时候千万别胡闹!这会儿已经下班高峰了,天都黑了!到处都是车子!

  

  张馨月点头说知道了!然后伸出左手,握着拳头跟简明说:我送你一个东西,你要不要?

  

  简明看着一愣一愣的,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张馨月再次重复:要不要嘛?

  

  简明伸出右手,摊开手掌:我要,怎么了?

  

  张馨月把手放到了简明的手里,然后和简明十指相扣,简明立刻觉得好像这是个套路!

  

  张馨月一直握着他,一直不放开,车子已经开到了联盛广场,路上车子实在太多了!有点堵车!

  

  这时张馨月若有所思,她的心里是忐忑不安的,这个曾经和自己是老友的男人,是她可以倾诉的人吗?简明,是不是以前的那个简明了呢?

  

  

  张馨月的手握着她更加紧了,甚至出了手汗,简明立刻感到自己心里有一些不安和紧张,他或许猜到了一些事情的严重性!

  

  她今天这是怎么了?为啥这么对我?难道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不可能纯粹的只是叙旧而已吧!!!

  

  简明主动的用力握着她的手,可是她又松开了,简明觉得很尴尬!他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这个女人究竟在这段日子里发生了什么呢?

  

  怎么了?怎么不让我握你的手了?

  

  张馨月沉默了一刻:你求我啊!

  

  简明:什么意思?

  

  张馨月突然变了脸色:明,我好像记得有件事忘了吧!

  

  简明莫名其妙:啊?什么事?什么事又被你给忘了?

  

  张馨月笑了笑,沉默了。然后,冷冷的自言自语:那又怎样?就算上床又怎样?你如今还敢上侯耀东的女人吗?我问你?

  

  张馨月如此一个掷地有声的“侯耀东”,让简明突然心虚,一个急刹车,差点撞到了人……

  

  他一头汗水,是刚才热的汗水,一下子冷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