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4A广告公司暧昧往事(26)

冬天渐渐的过去,霍青和樊蒙蒙的爱亦随着气温也在步步攀升,现在的宿舍中已经不是樊蒙蒙取笑于棉,而自己成了大家的开心的对象,每每霍青到了她的窗下,于棉都会在窗户前大喊:“霍青,我在这呢!”

樊蒙蒙会一边起身一边在于棉尚属丰润的屁股上踹一脚,说:“又发骚!”

于棉这个时候会慢慢扭过来说:“是呀,人家不是处于失恋的空窗期吗,怎么把霍青借我两天?”

樊蒙蒙则微笑着在自己的轻呼的:“滚。”字声中,落荒而逃,把背影留给肆意狂笑的那几个疯丫头。

霍青拉着樊蒙蒙离开了校园,奔向一辆新款的帕萨特,作为一个学生,拥有车就是很奢侈的事情了,樊蒙蒙没有想太多,咪咪笑着对霍青说:“谁的车?”

霍青骄傲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樊蒙蒙,他说:“我的,我爸爸送我的。”说着推了一把樊蒙蒙说:“走,上去试试,我带你跑一圈。”

清凉的风从窗外,丝丝的透进来,两边的树木在向后飞,樊蒙蒙一边舒适的坐在车里一边赞叹的说:“你开的真棒,我怎么不知道你会开车呢。”

霍青一边灵活的打着方向盘,一边说:“我早会了,就是以前用我爸爸的车学的,现在自己有了。”他停了一下,给边上的樊蒙蒙一个甜甜的笑脸,说:“可以拉着你到处玩。”

樊蒙蒙心里好高兴,在车上伸了懒腰,说:“好呀,好呀。不过,现在我们去哪里?”

“去我家,”霍青不容置疑的说,“带你去我家。”说着,车已经驶进在了一个城乡结合的小型别墅区。

进了霍青的家,一个装修的很豪华的别墅,霍青带蒙蒙到了自己的房间。一个宽大舒服的卧房,太阳光斜斜的照进来,让这个屋子明媚而温暖,松软的床上,浅蓝色的床单风雅而干爽。

蒙蒙脱了鞋,径直走到床边,四下张望着霍青的屋子,很多的卡通人物和车子的模型,更多的是电脑的盘包括学习软件还有琳琅满目的游戏,花花绿绿的。

霍青跟了进来,笑容里带了一小勺的暧昧,说:“这房间,好吗?”蒙蒙回头看了他一眼,只一望,就被霍青整个的压住,他突然的把蒙蒙拦腰抱住,只简单的说了句:“我爱你。”就一下子,把蒙蒙的压在了床上。

霍青的手,一颗一颗剥开蒙蒙的衬衫扭扣,只一挥手,蒙蒙雪白的肩就袒露了出来,霍青的长发随着他的脸紧紧贴上了蒙蒙小巧的胸,在蒙蒙紧张的呼吸中,一起一伏。蒙蒙把双手紧紧的握着霍青的头的两侧,她隐约中早就期待着这天的来到,只没想到,就在今天,把自己给他!给这个爱自己的人。

霍青的脸一直倚靠在蒙蒙的胸口,感受着温柔和绵软,而他的手快快慢慢间已经让自己的身体挣脱了所有的束缚,他忽的又起了上半身,扯开阻隔在他的吻和蒙蒙的胸口间的那道防线,虽不是第一次欣赏,却每每让他热血沸腾,他两眼若加了火,咝咝的只顾着燃烧,而他的吻一路向下,在那如圣洁的冰原一般的肉体上来回的亲吻,他要让自己的每一个吻,每一个都是印记在这绝不曾有人见识过的地方,他好兴奋。

褪下了蒙蒙所有的衣衫,一个雕塑诞生了,或者说雕塑一直在,不过是在世俗中无法展示她的美,今天,却破了禁,第一次的让人品尝。

急促的呼吸中,蒙蒙感到口干舌燥,而霍青那坚硬的要闯入身体!也许是怕,也许是憧憬,或者有些微的羞?蒙蒙情不自禁的大声“啊”了一下。这声音短促而有力却又似乎是号角亦或者在霍青耳朵里?到成了休止符。

他陡然的停下,未敢再进一步,就那样,天地间似乎停了,他胆怯了,他眼神里有了怕,不再似乎刚才那凶猛,他祈求的目光投向了蒙蒙,不知道进退哪个更好?不想失去她,可也不想伤害她,这样还是那样?霍青几乎呆了。

蒙蒙半微闭的眼光还未合拢,他却怎么停止了攻城陷阵?她疑惑的抬了眼睛,正对上霍青的目光,她明白了,这小男孩怕了,她微微的笑,两手托起他的腮,用极尽的轻柔说:“怎么了?你不爱我了吗?”

用眼神告诉我了,霍青的血又一次灌满全身,特别是自己的那最需要的的地方,他咬紧牙关,狠狠的望前冲锋,如初上战场的战士,并不知道如何的战略战术,却也知道前进,再前进。

好疼!原来就是这样吗?这就是爱的最高的那个层次?樊蒙蒙问自己,把自己给他,是早已经下了决心的,既然爱了就没有那么多闪展腾挪,进进退退是自己说的,而太多的传说告诉自己,做爱是完美的爱的升华,舒服而刺激。可现在,这青涩的少年在自己身上疯狂的耕耘,却没有带给自己梦想的感觉,只涩涩的发疼。“可能,第一次都是这样。”蒙蒙不断安慰自己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付出,还是因为终于的得到?抑或者仅仅是那疼,她的泪闪了出来,一滴又一滴,连点成线,而自寂寞开始了抽泣。

霍青,看到了那泪,他的心猛然的抽动,自己做了,像所有的男人去占有一样!去做了,而刚刚的疯狂,其实已然没有理智,当时只是要,还要!那声音,销魂也激动,却,一滴又一滴凉的泪,惊醒了他?猛然,毫无预兆的,在这泪中,一泻千里般的,失控,又失控,他想马上的离开,忙乱的,两个人都毫无准备,如果有了结果,他甚至不敢想。他停下,宛如一个犯错了的孩子,张皇失措的望着蒙蒙,蒙蒙抹开来自己的泪,看着呆呆的霍青,小声说:“在想什么?”

霍青其实不知道如何应对,而此时何必应对,他轻轻的上去,用他的唇封缄了彼此,一波又一波,两个年轻的身体,再次依靠的紧密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