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让我们重新找到自己——读《用安静改变世界》

在柏拉图《理想国》中,有这样一个场景。苏格拉底在与色拉叙马霍斯讨论正义与非正义的时候,一段对话如下。


“苏:你认为一个城邦,或一支军队,或一伙盗贼,或者任何持有共同的不正义目标的集团,如果成员间彼此毫无正义,会达到他们的目的吗?

色:当然不可能。

苏:如果他们彼此以正义相待呢,他们会取得更多成果吗?

色:当然会。

苏:色拉叙马库斯,因为不正义导致分裂、仇恨、争斗,而正义带给他们友谊和共同的目标感,是不是?

色:我会说是的!为了不反对你。

苏:在这方面你做得很好,我不胜感激。所以告诉我,如果不正义的功能是到处制造仇恨,那么无论它何时出现,无论是在自由人,还是在奴隶中,难道它不会使人们彼此仇恨、互相倾轧、不能达成任何目标吗?

色:当然会。

苏:如果两个人之间出现不正义会怎样?他们难道不会吵架、反目成仇并且彼此成为敌人以及正义者的公敌吗?

色:他们会的。

苏:好,那么,我高明的朋友,如果不正义发生在一个人身上,它是会失去它的力量?还是力量保持不变?

色:我们假设它保持不变!

苏:那么,不正义似乎有这么一种力量:不论在国家、家庭、军队或者任何团体里面,不正义首先使他们不能一致行动,其次使他们彼此为敌,并且与其对立面——正义的人们为敌,是这样吗?

色:当然。

苏:我想,不正义存在于个人会带来同样的效果:首先,因为内心的冲突和分裂他会不能行动;其次会使他和自己为敌,就像和正义者为敌一样,不是吗?

色:是的。”


从个人的角度来看,非正义不仅仅代表着不正义,也可以泛指一个人内心的矛盾与迷茫感。可见,每个人都是一个小世界,每个人心中总有两派在打架,一个小天使(理性),一个小恶魔(欲望)。欲望是人心中最脆弱也是最不容易被完全满足的部分,应加以控制;但合理的欲求却能为人带来好处。理智是人心中最高的良善,心灵应交由理性支配, 而非全然欲望。小天使和小恶魔都时有输赢,但是最好的局面是,欲望与理性和谐并存,达到内心的制衡,做事情才能更加专注,达到更好的目标。《用安静改变世界》一书,就是告诉我们如何达到内心的平和,找到自己的一本书。“安静”二字不仅仅意味着狭义的声音安静,更意味着一个人内心的安静与平和。


《用安静改变世界》作者拉塞尔.西蒙斯,被冠以“美国嘻哈教父”、“《福布斯》年度商业人物”、“《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等美誉... ...事业巅峰的时刻,也同时做到了兼顾家庭,是个别人眼中的“好爸爸”、“好丈夫”。作者自爆曾经生活糜烂,吸食毒品,曾过着一种被欲望控制的人生,后经努力过渡到一种达到制衡完满的人生。作者以其自身的经历告诉我们,做到两种人生的切换的“秘密武器”—“冥想”。


冥想目前而言已经风靡世界,成为了一种自我探索和修行、觉知的手段。很多成功人士都在“冥想”。


史蒂夫.乔布斯说过:“只要坐下来观察,你就会发现你的心是多么的躁动不安。如果你试图强行让它静止下来,情况只会变得更糟,但随着时间流逝,她自然会平静下来,这个时候,你内心深处那些细微的声音就有了展现的空间——你的直觉会开始延伸,你看事情会更加清晰透彻,你对当下的把握更为准确。思想的脚步变慢了,你就能在那刹那间看到更广更远的地方,看到比以前多出许多的东西,这是一种修行。”从实质上来看,乔布斯所做的即是冥想。


巴菲特:“独立思考和内心的平静是投资的第一原则”。


“通过冥想,你可以重新掌控自己的思想,从而重新掌控自己的生活。冥想还能帮你挣脱任何东西,任何在你看来阻碍你实现梦想的东西。”


作者不仅告诉读者安静是如何改变世界的,也通过一些细节向我们讲述了安静给我们的身体心灵带来的力量,更为重要的是,作者向我们详细的讲述了如何进行冥想。


有些东西你要认识到,你所恐惧的不是别人,“你真正害怕的是自己的内心”,要“重新定义你与身体的关系”,“重新定义你与食物的关系”,“不再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实现与内在的沟通”,从而实现“完全的自由”。


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实操建议,比如,别再纠结于形式,比如是否能立刻做到“莲花式”,这个不那么重要;别再抗拒”杂念“,抗拒本身只会起到反作用。


《用安静改变世界》,让我们重新找到自己。


嗯,值得一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