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少女之死

6月20号下午3点,甘肃庆阳丽晶百货大楼8层,19岁的女孩李某奕站到了大楼窗外。傍晚7点30分,实施营救的消防员已经抓住了她,最终女孩却挣脱了拼命拽着她向生的那只手,义无反顾地坠楼身亡。

是什么原因,让一名十七岁少女如此决然寻死?

根据小奕写给庆阳人民法院的《控诉状》,原来这一切,都来源于一名少女长达两年的耻辱历程。

早在2016年7月份,在学校的暑假补习班上,小奕的班主任吴某就对小奕动手动脚,当时女孩就很害怕。

2016年9月5号,小奕因为胃疼被老师送到公寓休息。而后吴某以探视为由闯进小奕所在的房间,表面询问关怀却突然对小奕动手动脚,身体不适的小奕无力抵抗几近绝望,幸好被回来取东西的老师撞破而未遂。

花季少女之死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事后,女孩心理阴影巨大,但也还是做了积极自救,寻求学校心理辅导老师、校领导,却被莫名的理由告知不可能对吴某进行处罚,还“被道歉”,被感激没有告知家长,之后一切如故。可怜的姑娘抵不过心魔,将事情告诉其父。

花季少女之死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父亲便带着女儿踏上了司法维权之路,期间小奕则被诊断出创伤后应激障碍,得了抑郁症,每天靠安眠药才能入睡。因为服药,她跟不上课程,成绩一落千丈。更痛苦的是还因为她的状态引起了学校里的各种风言风语。

花季少女之死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2016年10月和12月,小奕自杀未遂两次。父亲为了尽快治好小奕的抑郁症,辗转北京上海四处求医,奔波中劳累的父亲身体也被拖垮,他却只希望吴某得到应有的处罚,化解小奕心结,心理尽快康复。

事情发生后近八个月,2017年5月,公安机关才给出处理结果,认定吴某确实存在强制猥亵行为,依据治安处罚法将吴永厚行政拘留十日。

花季少女之死_第4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本以为有警方查证,事实尘埃落定,但庆阳下辖的西峰区人民检察院却以证据不足、情节轻微、小奕抑郁症与事件因果关系证明不足三项理由决定不予起诉。即使后来小奕一家提请复议,还是被驳回。

能做的努力都做了,却毫无作用,在小奕看来天塌下来般的屈辱,却成了他人眼中无足轻重的小事,还被人当做一个精神病人。无法走出创伤的小奕被心魔一遍遍地折磨着,终于,选择了以死求生。

在后来的事件发布会上,消防员说小奕最后对他说:“哥,我清醒了,谢谢你,我要去天堂了。”随后便挣脱了消防员的手,而那名消防员也陷入了救人不成、目睹年轻生命逝去的巨大无力感和悲痛的阴影中,至今未能走出来。

在这个事件中,又一次让人看到,对未成年人的猥亵性侵、霸凌,都这样真切的发生在像我们这样普通老百姓的身边。韩国电视剧《熔炉》那样对女孩子影响一生的事件,在生活中,常常得到的却是无法申诉甚至要接受更多的不理解而成为异类。仿佛犯错的,是被害的孩子。

我们应该思考,现今的法律制度和救助途径,是否还能更彰显公平正义,对被害人的未来,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更应该思考,如何加强律法、舆论、环境监管来震慑那些心藏黑恶之人,那震慑能强大到足以让他们不敢再伸出脏手?

愿悲剧,再少一些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