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224)渐行渐远的年味(三)

随笔(224)渐行渐远的年味(三)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过年总是离不开吃的,物质贫乏的年代,吃是头等的大事。平日里省吃俭用,过年要吃好,一家人过个好年。

那时,临近年关,家家户户蒸馒头,做豆腐,杀猪宰羊,备年货。二十三过小年,二十五赶大集,二十八炖肉,二十九炸炸货,年三十吃包子(水饺)。

随笔(224)渐行渐远的年味(三)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蒸馒头,至少要花一整天的时间。和面,发酵,揉面,蒸制。馒头,花样不一,有圆的,有方的,还有奇特造型的,甚至有加甜枣的。年糕,不是年年做,偶尔做一回,寄托“步步登高”的美好情感。带馅的“夹子”(方言,大包子)也是要准备的,否则,年后只吃馒头非吃够了不可。当一笼笼热气腾腾的馒头端上来时,麦香扑鼻 。馒头白白的,萱萱的,一摁一个大“窝窝”。一个一个馒头从笼里拿下来,晾干晾透,收起来,盖在瓮里或放在篾子上。春节后,经过多次馏过的馒头,皮开裂或“泛包”起来,就不好吃了。有的放的时间长了,还会长毛,让人生畏。

随笔(224)渐行渐远的年味(三)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做豆腐不是家家会做的,有着较复杂的工艺。泡豆,磨豆,滤浆,煮浆,点浆,成豆腐脑,出豆腐。只有很少的人家有石磨,豆子加水研磨成浆,再用水烧。烧好后,就成了豆浆,然后卤水点豆腐。鲜嫩的豆腐,泡在酱油和蒜泥中,吃几口,就会爱上它。豆腐也经常用来送给朋友亲戚,哪家没有做豆腐,就给他送一块。留存豆腐时,还要再抹上盐,这样就不容易坏了,放的时间也就长了。

随笔(224)渐行渐远的年味(三)_第4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普通农户杀猪杀鸡的多,宰牛羊的却很少。谁家要是养了一头大肥猪,三邻五舍都会十分羡慕。据说南部山区下了一场大雨,主人抱着小猪跑到山上,忽然发现自己的孩子竟忘在了屋里,然后放下小猪回去救孩子。可见一头猪对一个家庭来说多么的重要。(以下内容只为陈述,不适合的可不看。若有冒犯,敬请原谅)逮猪时,把大门关上,把猪圈打开,猪慢悠悠的走出来。冷不丁的,一个壮汉突然扑上去,抓住猪的后腿,使劲一拽,猪就被放倒在地。其他人马上扑上去,将猪重重地压在身下,迅速地把四个猪蹄绑起来,猪发出惨烈的嗷嗷的叫声。壮汉也有逮不住的时候,猪受到惊吓,疯了似的到处乱窜。那只能请屠夫,或者需要多个回合,甚至隔天再来。猪被绑起来后,用粗木棍穿过猪蹄的绳子,几个壮汉抬着去屠宰场。他们将猪侧放在石板上,猪头向前伸,并垂下来,露出带着细毛的脖子,脖子下面接着一盆子。猪似有感应,歇斯底里的叫着 。屠夫磨一磨刀,一刀下去,猪血汩汩流出,流满一大盆子。猪哼哼的声音渐小。屠夫将还在动的猪放到烧开的一大锅热腾腾的水里,用剃刀把猪毛剃得晶光。屠夫在猪蹄上方,割一小口,拽起一条猪腿,鼓起腮帮用力吹,猪皮鼓涨起来,整头猪都被吹胖,像一个长气球,白白的,光光的,鼓鼓的。屠夫将猪挂到木架子上,最后开肠破肚。猪杀完了,主人家该卖的卖,该留的留,还要给最近的几个亲戚各送一块。年二十八炖肉,家里如果有了“猪下货”这个年,过的一定是美滋滋的啦。

年二十九炸炸货,有炸鱼、炸肉、炸丸子,还莲生菜,其实就是炸藕盒。过年有好多禁忌,“藕”字不太吉利,是不能说的。莲生菜有的直接炸,也有中间加上肉馅或者菜馅的。我们特别喜欢炸地瓜片儿,甜甜的;还有炸粉条,把粉条放到油锅里,嗤啦一声就变成白色的长条。嘎嘣嘎嘣,咬着特别香。年三十吃包子,有时大人在包子里放上一个硬币,说谁吃到谁有福。不过往往都是我们小孩吃到。也许是大人早就做好了标记,捞出时就把它放到那小孩子的碗里了。

年后,就是走亲访友,你到我家吃,我到你家吃。年亲朋好友间相互串门,拉呱聊天。干粮吃完了,炸货没有了,肉干净了,这个年也算过完了。

随笔(224)渐行渐远的年味(三)_第5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现在,过年不用准备这么多吃的了。超市里要啥有啥,吃什么,有什么。物质富有了,天天像过年,但是我总觉得少了儿时吃东西的那种滋味了,也少了一大家人忙年的快乐。

(文 李矿水;图来自网络)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