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棺人

抬棺人_第1张图片


我叫叶鞘,职业是一名抬棺匠!

说起这行,大多数人比较陌生,但它却是一种很古老的职业。

入行这几年我走遍了天南海北,近距离接触过各种匪夷所思的棺材。

今天,我就来跟大家聊聊我的故事。

说起来我进入抬棺匠这一行完全是一个意外。

我家在云、贵、川交接地,穷山僻壤的山村没有正规的名字,用土话来说叫夹皮沟,意思就是在两座山之间的一条狭窄的缝隙。

我记得那年我正好十八岁,外出打工刚刚回来,夹皮沟有一户胡姓人家三口意外惨死,村长从山外请来了一位抬棺匠钱师傅。

要说村子里也不是没死过人,通常都是由村子里的壮年抬棺入葬,这次之所以会从山外请来一位职业抬棺匠原因就是这一家三口死的很不寻常。

按照我父母的话说,男主人去大城市打工发财了,看不上家里的黄脸婆回来要离婚,媳妇一气之下拿刀砍死了负心汉然后上吊自尽,关键是女人死的时候腹中的孩子已经七个月大了。

好好的三口之家一夜之间全部死亡,更加奇怪的是院子里养的鸡和狗也在同一天晚上暴毙而亡,因为我回来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所以具体的场面我没看到,但听村上人说当时吓坏了不少人。

虽然事情离奇,但毕竟是一个村子的邻居,所以村长就做主张罗发丧事出殡,抬棺的阴八卫还是有村上的壮年担任,但奇怪是抬棺当天八个壮年的汉子拼了命都没把棺材抬起来,这棺材就好像是长在地上一样。

面对这种情况,村长这才明白事情不简单就和几个老人合计了一下就请来了这位钱师傅。

按照村长的话说,这位钱师傅可是这一行的大人物,他托了不少人才能请到,为了表示尊重,他叫了几个年轻的后生一起去迎接,我就是其中之一。

这位钱师傅长得算不上高大,一米七挂零的身材,独身一人背着一个黑色的布包,一身朴素的装扮,这是就是我第一次见到钱师傅。

钱师傅来到村子里之后,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就让村长带他去看看棺材。

因为是一棺两尸,所以胡家三口的棺材比寻常的棺材要大不少,钱师傅到了地方围着棺材走了一圈之后,转身对村长点点头,当时我就有些奇怪,心说既然人都已经来了,难道还有不抬的道理?

后来我才明白,抬棺匠有抬棺匠的规矩,什么样的棺材能抬全凭人家一句话,如果不能抬人家可以转身就走,而且费用三成一份都不能少。

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对于抬棺匠这个职业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按照我的理解抬棺匠怎么也应该有七八个人,要不然凭什么抬棺材?所以当我看到钱师傅只是一个人来的时候,就想可能他只是过来打头阵的。

但让我意外的是当天晚上村长就开始张罗出殡,而且村长还特意到我家叫我。

我父母当时还有些担心的问村长叫我做什么,村长对我父母说,钱师傅需要几个童子守着长明灯,放心。

我父母一听这才放心下来,就这样夹皮沟和我差不多大的几个年轻人就被村长召集到了胡家,到了地方之后我发现院子里只有钱师傅一个人,顿时就有些奇怪。

但当时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有疑惑我也不敢开口问,只能憋在心里看着。

我们几个被村长召集过来的人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看他们几个的脸色估计和我的想法都差不多,在村长的安排下我们几个就在院子的角落站着。

钱师傅在看到我们来了之后对村长微微点头,之后从随身的布包拿出一盏长明灯放在棺材上点燃,然后拿下来放在灵堂正中心的桌子上,随后对我们说:“你们几个看好长明灯,千万不要让他灭了!”

我们几个相互看了一眼点点头。

其实当时我特别奇怪钱师傅一个人怎么抬棺,甚至于脑补了一场他召唤阴兵抬棺的大戏,但后来我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复杂。

只见他围着棺材转了一圈之后,活动了一下身体,随后一只手拖住棺材的底部,另一只手按住棺材盖大喝一声:起!

八个人都没有抬动的棺材被他一个人背在身上,看的我们是目瞪口呆,这棺材比普通的棺材还要大一号,我估摸着最少也有五百斤往上走,这家伙还是不是人啊,竟然一个人就能背起来。

虽然他把棺材背在了身上,但我注意到他脸色同样是憋得通红,村长见状急忙对我说:“小叶子,快带钱师傅去坟地!”

我愣了一下急忙点头拿起一个蓝色的棺材在前面引路,钱师傅一个人背着棺材跟在后面。

这蓝色的灯笼也是钱师傅要求让拿的,当时我并不知道作用是什么。

晚上一个人拿着蓝色的灯笼去坟地,对于我而言说不害怕肯定是假的,但当时那种情况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引路,就这样走了约莫十几分钟之后,我突然感觉身后没动静了,转身看去只见背着棺材的钱师傅已经落后了我十几步的距离。

我见钱师傅站在那里一双腿都在发颤,以为他是支撑不住了就急忙问道:“钱师傅,如果累了我们就停下歇歇吧!”

钱师傅喘着粗气对我说:“抬棺匠的规矩,棺材不能落地!”

就在这个时候村长手上提着一只活公鸡和一个箱子也走了过来,问清楚事情的原因之后,就对钱师傅说:“钱师傅,小胡这一家三口都出事了,家里也没有亲人,没人会嫌不吉利,放下歇歇吧,山路不太好走!”

尽管钱师傅当时双腿颤抖的厉害,但依旧谢绝了村长的好意,对村长说:“撒纸钱!”

当时我就觉着抬棺人这个职业真心不容易,一千多斤背在身上还不能歇,直到后来我称为抬棺匠之后才明白,对于一些特殊的棺材,落地并不是不吉利这么简单。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村上提着的箱子里全部都是纸钱,把所有的纸钱都洒在地上,然后又拿了一瓶白酒喝了一口,剩下的全部倒在纸钱上,然后一把火点燃。

火借风势开始燃烧,但诡异的是燃烧的火光竟然是蓝色的,看起来特别的渗人……


不过说起来也奇怪,烧过纸钱之后,双腿一直在颤抖的钱师傅神色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后来我才知道这招叫纸钱开道,阴兵抬棺。

走过纸钱燃烧过的灰烬之后,我们顺利地到了坟地,那里已经有村上的几个壮汉拿着铁锹等着埋棺,看到钱师傅一个人背着棺材过来脸色都变得特别的诡异。

当钱师傅顺利的把棺材放进挖好的大坑之后,村长就招呼村上的一个壮年用刀划开了公鸡的脖子。

杀鸡定坟!

我记得当初我爷爷出殡的时候也杀了一只公鸡,不过当时是由我父亲动手,被划开喉咙的攻击开始在地上乱扑棱,鸡血抛洒的到处都是,所有人都站在旁边看着,等公鸡死掉之后,鸡头朝向哪里棺材就朝向那里。

公鸡在地上扑棱了好一会,最终一屁股坐在地上,鸡头竟然诡异的冲向天空。

这下子所有人都懵了,村长则是直接看向钱先生。

钱先生神色严肃地说:“村长,这棺材恐怕要竖着埋!”

“竖着!”村长皱眉说:“我们压根就没准备,竖着埋墓坑的深度肯定是不够,现在挖的话肯定来不及,要不还是……”正在他说话间,断气的公鸡直挺挺地倒地,鸡头的位置冲向东方。

“东方,正好,利出东方,大吉!”村长说道。

钱先生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那好吧,入土为安,三位走好,埋!”

随着钱先生的一声令下,众人拿起铁锹就开始往墓坑内填土,我看村长也拿起铁锹动手,就急忙把灯笼仍在地上说:“村长,我来吧,您这么大年纪……”

“谁让你把灯笼扔下的!”钱先生大喝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急忙转身,之间他已经把我仍在地上的蓝色灯笼捡了起来,并且脸色铁青地看着我。

我被他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我看已经埋棺了,就以为灯笼没用了!”

“你这孩子!”村长此时脸色也是变得很难看,问钱先生说:“钱先生,你看这事?”

钱先生拿着蓝灯笼走到墓坑旁边说了句勿怪,然后就把灯笼仍在了墓坑内,说:“继续埋!”

因为钱先生之前的那句话,我当时就知道自己恐怕是惹祸了,所以也不敢贸然插手帮忙,接下来的事情一切顺利,几个人一起动手,很快棺材上面堆积了一个坟包,墓碑竖在坟包的东边,并且摆了不少的贡品。

等一切搞定之后,村长对大家说:“麻烦诸位了,回吧!”

我看众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也急忙跟了上去,不过就在我转身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刚刚堆好的土坟正上方,正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手上提着一个蓝灯笼。

当时我以为自己眼花了,这黑天半夜的怎么会有小女孩来这里,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看错,而且这小姑娘打着灯笼正在冲我笑。

“谁家孩子这是,快下来,你怎么能站在坟头上!”我说着就想要过去把她拉下来,但就在这个时候,钱先生突然拉住我说:“你干嘛去?”

我一愣,指着坟头说:“那里有个小……”我这句话没说完就说不下去了,因为胡家三口的土坟上哪里还有小姑娘。

钱先生皱着眉头问我说:‘你看到了什么?’

当时那种情况就算我脑子在不清楚,恐怕也知道自己恐怕是见到鬼了,所以就结结巴巴地把事情跟他说了一遍,他听完之后先是盯着土坟看了好一会,随后对我说,事情谁都不要说,先回家吧!

跟随众人回到胡家之后,院子里已经摆了两桌子酒席,是给我们预备的,众人落座之后,钱先生走到长明灯前问我的几个发小说:“灯灭了没?”

“没有!我们一直在看着!”几个发小同时说道。

钱先生这才点点头,把长明灯熄灭,村长招呼我们几个说吃点东西就可以回家了,因为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土坟上提着蓝灯笼的小姑娘,一直都没说话,而且越想我越觉着她手上提的蓝灯笼就是我提的那个,所以我就一直担心会不会出事。

我那几个发小一直守着长明灯,所以嘻嘻哈哈地吃着东西,问我说:“从你回来就闷闷不乐的,坟地到底什么情况,跟我们几个说说!”

我苦笑着看了他们本来想说,但想到钱先生的吩咐,只能说没事,几个人顿时对我切了一声,随后坐在我身边的狗子随口说:“送殡而已,我们又不是没见过,不过你还别说,今天这事情确实古怪的厉害,刚才我们守着长明灯,这灯突然就灭了你说奇不奇怪!”

“长明灯灭了?”我愣了一下问他说:“那你们为什么跟钱先生说长明灯没灭?”

“我们这不是怕村长怪我们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村长喜欢絮叨的毛病,灯灭了之后,我们马上就点上了。”狗子吃了一口菜对我说:“你可别跟村长乱说啊!”

看着他们几个无所谓的态度,我一时间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说也不好,不说我总觉着会出事,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吃过饭回家之后,老妈问我怎么样了。

我随后说了一句没事就回房间,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我感觉自己特别的累,躺在床上不大一会就睡了过去。

有过坟地的事情之后,我睡的很不踏实,一直梦到那个打着蓝色灯笼的小女孩,晚上我苏醒过几次,但每次再次入睡之后总能看到那个小女孩。

记得是第三次从睡梦中苏醒之后,我看天色依旧没亮就准备开灯倒点水喝,但就在我手准备摸到开棺的时候,借着月光我竟然看到在房间里正站着一个人影。

这人影不高,从轮廓上看手上还提着一个灯笼一样的东西。

那一瞬间我全身一个机灵,立刻就清醒了过来,急忙按下了开关,随着房间内一下亮了,那模糊的影子顿时消失无踪。

我松了口气揉了揉眼睛心说自己真是精神出问题了,有在山村生活的人应该很有经验,农村一般每个房间都会放个暖壶,主要起到保温的作用。

暖壶的水应该是老妈昨天晚上刚打的,所以倒在杯子里热气腾腾,我实在是渴的厉害,实在等不了所以就跑到厨房舀了一碗凉水一口气喝完。

我自己当时也奇怪怎么会渴的这么厉害,不过也没当回事,转身回到屋里就准备睡觉。

不过就在我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却发现老爸老妈屋里竟然亮着灯。

他们都是穷苦出身,节约的很,肯定不会忘记关灯。

我心想这晚了两个人还没睡么,就走过去推了一下门,发现两个人竟然连门都没关。

门开了之后,我看两个人比并排躺在床上睡着了,就嘀咕了一句怎么睡觉也不关灯,所以就进去准备把灯关了。

不过就在我手摸到灯绳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父母他们这么大年纪睡觉都很浅,怎么可能我进来都没发现?

而且两个人并排睡在床上,一动都不动,我记得老爸睡觉总是呼噜震天,今天怎么没打呼噜?

我皱着眉头站在床前迟疑了一下推了推老爸说:“老爸,醒醒!”

但无论我怎么推,老爸和老妈依旧没有醒的迹象,当时我逐渐发现了事情不太对劲,老爸虽然闭着眼睛,但眼皮却一直在挑动,母亲也是一样的状况。

房间内静的可怕,这种静压抑的我有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然而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老爸老妈两个人突然同时坐了起来,用一双空洞的眼神盯着我看。

我吓了一跳,急忙后退了几步,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在他们背后的床上那个提着蓝色灯笼的小女孩正在冲我笑。

这下子我在也忍受不了了,转身就跑了出去。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是晚上几点,总之外面冷的厉害,而且整个村子都安静的有些可怕。

当时我知道恐怕是我从坟地上带来了不干净的东西,于是就想要去找钱先生,但就在这个时候,老爸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小叶子,你大晚上不睡觉站在外面干嘛?”


看到老爸打着手电站在门口盯着我,我心想老爸总算是苏醒了,我不知道刚才的事情应不应该跟老爸说,所以就含糊地说,自己出来透透气。

我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跟老爸说自己见到鬼了吧?

“年纪轻轻怎么心事这么重,回来吧,外面这么冷!”老爸说了一句转身回到了屋里。

而我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个短裤,就算是找钱先生穿这一身肯定也不行,所以就回了屋里。

回屋之后,我发现母亲也苏醒了,打着哈欠正从厕所出来,看到两个人都没事我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就想着明天一定要找钱先生。

回房间之后,我躺在床上一直都没睡着,生怕自己一闭眼在看到那个打着蓝灯笼的小女孩,就这么一直到鸡叫天亮之后。

我听到老爸老妈的房间传来起床的声音,他们这个年纪苦日子过惯了,一直都舍不得闲着,一直都起的特别早。

听到两人起床没多大功夫,我就听到老妈惊讶的声音:“老叶,你快出来看看,这是啥东西?”

我听到老妈的话顿时一个机灵,从床上爬起来七手八脚地穿好衣服,出门就看到老爸老妈正站在堂屋里盯着地上的什么东西看。

因为天色才刚亮,所以距离太远我看不清,等我走过去之后正好听到老爸说:“小叶子昨天晚上出门了,不会是他的脚印吧?”

老妈则是说:“别胡咧咧了,小叶子脚印有这么小?”

山村的土房子肯定是闲钱铺地板,通常都是用土填平就好了,但来来回回的踩了这么多年,基本上和地板也没什么两样了,只是有些坑坑洼洼。

我走过去之后发现幽黑的地上正有一行脚印从外面延伸到堂屋里,这印子很浅,只有一层,是烧火留下的灰烬。

在这里我必须解释一下,农村的规矩,一般村上有人出殡的话,家家户户都会用厨房的灰在门前撒一层。

用老话来说就是,灰撒门,挡鬼不挡神。

昨天晚上胡家三口出殡,这肯定是老妈在门前撒的灰,这脚印从院子里一直通到堂屋里,虽然昨天晚上我确实出门了,但这脚印肯定不是我的。

这脚印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而且还是光着脚留下的。

我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个打灯笼的小女孩,心中一个机灵,直接就向着村长家跑去,老爸在我身后喊我干嘛去,我随口说了一句去村长家。

昨天晚上从坟地回来已经很晚了,我想钱先生肯定不会马上就走,一定是住在村长家。

当时天刚蒙蒙亮,大街上并没有什么人,我一心惦记着找钱先生,一时不注意在拐角的时候和一个人撞了满怀。

我揉了揉胸口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撞到的是村上的傻老三,这家伙和我老爸差不多的年纪,但自从我记事开始一直都是傻傻呆呆的。

按照老爸的话说傻老三小时候在山林里走丢了,村上所有人找了三天才把他找到。

不过可惜的是找到的时候就傻了,一直都没好。

开始的时候是傻老三的父母养着他,自从他父母去世之后就是村上人养着他,每家轮流给他送饭让他不至于饿死,我小时候还亲自给他送过饭。

“三叔,你没事吧,快起来!”我走过去把他扶起来说道。

傻老三嘴角留着哈喇子冲我嘿嘿地笑着,转身跑开了,我也没当回事就继续向村长家跑去。

村长家住在村子的东边,我家则是在西边,想要过去要穿过整个村子,所以跑过去需要不少的时间。

开始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直想着尽快找到钱先生,但被傻老三撞了一下之后,我奔跑的脚步逐渐慢了下来。

山村的人因为贫穷,所以大部分都特别的勤奋,现在天都亮了这大街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更加诡异的是村子里竟然连狗都不叫了,静的有些可怕。

大街两侧的院子一个个门户紧闭,这一点声音都没有,让我心里有点发毛,带着这样的心情到了村长家之后,我发现村长家院子的门开着。

我有些奇怪的进去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正在躺在院子里抽搐的土狗。

山村里养不起什么名贵犬,全部都是中华田园土狗,我家里那条还是从村长家寄养的崽子。

而且院子里除了摊在地上的土狗之外,院子里的圈养的鸡几乎全部都死了,散落了整个院子的死尸看的我头皮发麻。

面对这种情况我一时间也不敢贸然进去,只能站在门口大喊道:“村长,三爷爷,醒了没!”

我连续叫了几句之后,堂屋的门打开,村长穿着拖鞋出门,看到自家院子的情况顿时吓了一跳。

而我看到村长没事也稍微松了口气。

村长一家人没事,只是全家养的活物都死绝了。

村长看到自家院子的情况脸色顿时变得很古怪,其实当时我就应该察觉到村长不应该是这种表情,不过当时我一心惦记着钱先生的事情所以就没注意到。

从村长的口中,我得知钱先生昨天晚上已经连夜离开了。

我顿时有些沮丧。

村长让三奶奶清理一下院子,自己一个人急冲冲地离开了家里。

我也转身走了,回去的路上我竟然发现,整个村子几乎所有的活物都死了。

之所以说几乎,那是因为只有我家里养的鸡和狗没死。

这种情况只让我后背发凉,脑海中最大的念头就是,钱先生不会是早就知道这种情况,所以才会连夜离开吧。

钱先生连夜离开了,我这满脑子的问题简直不知道应该跟谁说,所以一整天的时间都呆在家里不知所措。

因为昨天晚上全村圈养的活物全部都暴毙,所以一整天村里都特别的热闹。

我家里养的鸡犬没出事,因此有不少人来我家东打听西打听的。

我老爸老妈面对这种情况也懵了,他们那里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中午的时候,狗子跑到家里找我,脸色有些担心地问我这事情会不会和长明灯灭了有关。

我心说你现在知道害怕了,我说他你现在知道害怕了?

早干嘛去了?

狗子沮丧地说:“我哪里知道会出这种事情啊!”

当时我自己也是一头雾水,就别说回答狗子的问题了,所以他待了没多大一会就走了,下午的时候我听老爸说村长从外面请来了一位风水先生,所以就去了村长家。

村上活物暴毙的事情暂且不论,那个打蓝灯笼的小女孩一直是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

我去到村长家的时候,院子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把院子围的水泄不通,几个发小正站在村长家的院墙上,狗子冲我招了招手喊:“叶子,这里!”

山村的院墙都是一人高的土墙,我爬上去之后居高临下看到院子中心正站着一个身穿道袍的男子。

整个院子聚集了太多人,我努力了一下始终没听到道士在说什么,所以就放弃了,顺手接过狗子递过来的烟,吸了一口就问他们什么情况。

狗子嘴上叼着烟说,他们也是刚到,过了不大一会的功夫,只见道士看了看四周对村长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就看到村长冲着四周大喊道:“都各回各家,都聚在这里干嘛!”

在夹皮沟,村长的话还是比较有用的,不大会的功夫聚集在院子的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就在狗子招呼我也准备离开的时候,只见村长冲我们几个招手说:“你们几个小家伙,过来!”

我们听村长叫我们顿时愣了一下,相互看了一眼跳到院子里,等我们过去之后,村长盯着狗子他们几个直接问道:“你们几个,现在你们几个老实告诉我,长明灯到底灭没灭?”


狗子他们几个相互看了一眼,这个时候也不敢隐瞒,所以就一五一十的把长明灯灭了的事情说了。

村长在听完之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抄起院子里的一根棍子就打,狗子他们一边跑一边解释说:“二爷爷,你听我们解释啊!”

“解释个屁!”村长怒道:“几个小混蛋,守着长明灯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全村都要被你们害死了!”

虽然当时我心里也在埋怨他们没守好长明灯,但还是上前把村长拦了下来,说:“二爷爷,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埋怨他们几个也没用,还是想想怎么处理这件事吧!”

二爷爷六十多岁,肯定追不上狗子他们,被我拦下来之后气喘吁吁的瞪了他们几个一眼,随后看向身穿道袍的男子说:“道长,您看这事?”

在院墙上的时候我就在观察这道士,不过当时距离太远,我看的不太清楚,进到院子之后我发现这道士大概大概和我老爸的年级差不多大,在老村长一直追打狗子的时候一直都是看着。

这个时候听到村长发问,他语气有些奇怪道:“这胡家三口怎么说也是你们村的人,就算长明灯熄灭导致无法安魂,但也没必要这么折腾你们吧?你们确定没有错过别的事情?”

我当时听道长这么说,就想把打蓝灯笼小姑娘的事情说出来,不过就在我刚要准备开口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隔壁三婶的声音。

“小叶子,你快回家看看吧,你妈疯了!”

我闻言脑海中顿时冒出昨天晚上的情景,顿时顾不得说什么直接转身就向家里狂奔。

一口气跑到家门口,正好看到老妈正把家里的粮食一袋子一袋子地洒在门口,而老爸则是一边收粮食一边破口大骂道:“你个败家娘们,不过了是吧?”

我家门口的大街上粮食已经铺了一层,不少邻居都在帮着收拾粮食,看到我就说:“小叶子,快拦着点你妈!”

当时我看到那种情况,急忙上前一把老妈抱住说:“妈,你这是在干嘛?”

老妈一双眼睛空洞无物,口中喃喃自语道:“破财免灾,破财免灾!”

我心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妈被我拉到屋里之后一个人痴呆地坐在椅子上,口中一直嘟囔着破财免灾之类的话。

看着老妈的样子我几乎都要哭出来了,虽然有邻居帮忙,但我和老爸还是废了好大的劲才把洒在地上的粮食收起来,我问老爸到底怎么回事。

老爸有些烦躁地说自己也不知道,老妈突然就发了疯一样把粮食往外面洒,拦都拦不住。

当时我想的是老妈可能是中邪了,所以就想要去村长家让道士过来看看,但没想到还没等我出门,道士已经被村长带了过来。

“道长,你快看看我妈这是咋回事!”

道长进到我家里院子之后立刻皱起了眉头,然后看了一下正在在地上捡粮食吃的一群鸡。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痴呆地坐在堂屋的老妈突然疯了一样冲出了房间,直接就向着道长扑了上去,也幸亏老爸反应快把老妈抱住了。

“滚,快滚出去,快离开我家,快滚!”老妈虽然被老爸抱住,但依旧对着道长破口大骂。

我当时以为老妈中邪之后很害怕道长,于是就哀求道长帮帮我老妈,但奇怪的是道长盯着老妈看了好一会之后,最终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我追出去问道长什么意思,他没搭理我而是直接看向老村长说:“全村的活物都死了,就他家没事,你现在如果不跟我说实话,那今天晚上死的恐怕就不是鸡犬这么简单了!”

当时我注意到,老村长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迟疑了好一会最终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玉制的蜈蚣说:“这是我偶然间得到的,我觉得很邪门,小胡一家三口的死,和村里的怪事,或许都跟它有关。”

道长接过玉蜈蚣看了一眼,最终叹了口气转身就走,老村长见状急忙跟了上去。

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在原地呆了一会之后正准备跟上去的时候,只听到老妈在身后幽幽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我转身看着老妈有些惊喜道:“妈,你好了!”

老妈没搭理我转身就回家,我急忙跟进院子之后,这才发现老爸正躺在地上,院子里已经洒满了我们好不容易收好的粮食,家里的一群鸡正吃的欢快。

“爸!”

我叫了一声急忙跑过去查看老爸的情况,而老妈则是站在门前用诡异的语气说:“门前玄关,家宅平安!”

继续阅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