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钱三难

病、人、钱三难_第1张图片

遇到西方人,千万不要说自己是无神论者。当然,这个Be Honest不是对我们每一人诚实,而是对神,对那个超越人的更高的东西的“造物者”的诚实,所以祷告的时候,不是对人来祷告的,而是在向“上帝”在祷告的,我们去赎罪的时候,不是向人去赎罪的,而是向上帝去赎罪的,你诚实不是对某一个人诚实,而是对上帝诚实,这是西方人的基本观念。如果你没有这个东西,他们觉得这很可怕,难以理解。

所以,我们来想想,我们用什么方法来验证我们既不需要有神论,同时让他们对我们又不怕呢?

网友A:

之前反对进化论的时候也是类似的观点。

绿:

道德底线。我在想《论语》,孔夫子是不是解释过,不太熟悉,想不起来,人之四端,如果做不好,就与禽兽无异。中国文人最怕这个了,以前的文人,现在不怕了,因为有马列唯物论为大家撑腰了,现在中国人唯一忌惮的是曝光,人肉。无法无天了。怕有钱变没钱,罚款,倾家荡产。

我:

这底线是什么呢,不然还是空洞的口号。关键是你得向人家证明,或有一个合理的方式能说明与解释。

我感觉国人的那些古老的学说,可能现在有点不太适宜了,现在是讲究科学与逻辑的时代,孔子的学说,当然有普世的价值,但更多的是一种感悟式的直觉式的思维。一般被认为是伦理学或社会学的范围,就是道德箴言,不具有约束性。问题就在这里,国人不相信这些道德说教了,国人已经无法无天了。

坐牢也不怕,反而扩大了他的知名度。比如某些人放出来后,依然狂嚣,老子都是蹲过大号的人,还怕什么,还有更狠的,“砍头不过是碗大的巴,二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这种人似乎相信轮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呢?

香:

有的人喜欢曝光来出名,中国人只怕坐牢。要扩建大牢。台湾派遣间谍搜集大陆情报大陆有没有去搜集台湾的情报呢,对,坐过牢的人,不可能洗心革面。反而时时自新的倒是一直奉公守法的良民。

我:

我很怀疑有些国人竟会自杀,干点什么不好,干这个。说句难听的,不要脸的人多了,因经济而自杀这太小气了,大不了多劳动多赚钱嘛。

绿:

钱呀,没钱过不下去了,总之,社会压力大,福利差,我大学有次中午去打饭,回宿舍就听说有人跳楼了。还有个读博的上吊了,在宿舍。

现在,负债自杀已经算不上新闻了。随便一百度,到处都是:“80后夫妻相偎自杀,负债千万,身上只剩70元”“大学生校园贷负债百万,无力偿还留言自杀”……

高负债,是中国家庭的生活常态。为什么要跟别人比惨,就和那感谢贫穷的想法一样。

香:

自杀,心理可能比较脆弱,反正我不自杀,我宁可讨饭也不自杀,很多时候倒不是没钱,可能是其他事情把他打垮了。跳山自杀的今年好多,抑郁症为什么会导致自杀自残。患者应该是有意识的吧,我们大学意外死亡有,自杀的我没见过,是滴,高中特别多,跳楼的。

读博士的,可能是难度大,毕业不了,每年中文类的博士,有许多跳楼,我以前听课的时候老师说的,感觉读到研究生就够了,长征,是因为那些人并不想死,人家只是被国民党追杀。

自杀就是懦夫行为!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想当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那些活着走出来的人不都成了开国元勋,想想他们,我就觉得那些自杀人矫情!是啊,战场上随时都有可能死亡,和平年代没人追杀,为啥自杀呢。强者之所以为强者,就在于他永不放弃永不气馁,死,是最简单的事,活着才是最艰难的!

我:

人有自我保存的本能,也即生本能,当然了,人也有死本能,有时候就是一念之差。心理固着而已。一直很多,只是以前网络不发达,不容易传播而已。我们大学,几乎每年都有。你想想,全国有多少所大学,高中,中学,一年因之死去的人,有多少。一般就是跳楼的居多,矫情是在楼上桥上徘徊良久,目的达到后,下楼下桥的人。

其实,很多时候,还是生本能,也谈不上什么高尚,活着要紧。谈不上什么强者吧,总不能说死的是弱者,活着的是强者,因为在人与社会,人与人或人与他自己的争斗中,也总有人死有人活的,更多的只是对一种结果的解释而已。

一个弱者保存了自己,一个强者死了,这涉及到如何解释的问题,前者是弱者吗,后者是强者吗?

这真的很难说,这是一个人的自然选择而已,他选择他成为的那个人。当然,事后根据所形成的一种结果,再去根据某些观念来推理一下,从而可以说他是强者或弱者。这更多是一种本能,每个人遇到这种情况,绝望也好希望也罢,都无能为力,而不是人家故意表演成这样的。

花:

我在肿瘤医院看到有个晚期病人,全身器官都切除一大半,化疗痛的死去活来,可他也没放弃,听他家人说,他得这个病快十年了,用生不如死形容不为过,可他没选择死亡,我看到他年近60岁,骨瘦如柴,精神高涨,对他肃然起敬!

听护士说,这个人每年都要医院住一段时间,他跟病房的病人说,你们谁比我惨?具体情况不了解,到看到他那种精神,我仿佛看到强者那种意志力,那种挑战生命极限的赞歌,不管社会怎么变,挑战生命极限是永恒题材。一个月5万元救命药,有谁吃的起?

肺癌晚期多发转移,淋巴转移,骨转移,脑转移,还是医学难题,可人家活了10年,他40多岁得的这个病吧,医院教授提到他都是翘大拇指,所以那些年轻人动不动自杀,医生们都表示鄙视,医生见多了死亡,我发觉医生有个通病,手术台上没抢过来的人反而麻木不仁,倒是死里逃生的人充满敬佩。我表哥在手术台见多了,他说有些人祸造成死亡,表示同情,有些自杀送来的人,就是救回来也是万分鄙视。

我:

怎么说呢,早晚有那么一天,有时候不是够精神的,当然不是说精神没用,但是在绝症面前,精神再强也不行,当然了,精神不强可能更不行了。如史铁生者。那还要看病是否真的是绝症,还是不那么绝。因为在科学规律面前,精神无效。总之时间到了,皇帝也不行。

如果精神能战胜困难,人就可以永远长寿了,事实上,世界上不存在这样的一个人。

当然了,可能会略延续一下,这也是赚到了。史铁生从20岁始腿就不行了。对,有这种人,意志坚强,但更多的人意志不能不说不坚强,有了同样的病,早走了。只能说他比较幸运,把它归之于意志方面有失偏颇,这都是我们的臆测而已,只能说他的病相比其它人来说,不那么严重而已,因为是人都有求生的意志。

这是一个本能,求不下去,那只能game over了。

医生早就习惯了,在他们面前,病人没有任何特殊性,就是一堆肉而已。这不是通病,就像一个杀狗的,卖肉的,他还会觉得狗可爱?

在他们眼里,也只能是零件,给你缝缝补补,当然目的是尽可能的补好。医生有太多的情绪和心理波动,反而不利于病人的利益了。

花:

医学就是一种技术手段,不可能百分百胜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的意志力,我认识一个乳腺癌转移子宫癌的姐姐,20多年了,还活着,每次看到她,根本就不是病人,她坚持健身,跳舞,还打扮漂亮出门,每个月化疗都是死去活来,头发掉光,戴上假发出门,化个妆,一点看不出来是病人。

她丈夫抛弃她,与唯一女儿相依为命,可她也没想过自杀咧,到处打工挣钱养活女儿,强者无惧,勇者无敌,才能所向披靡!人家晚期咧。以她的经济能力,根本吃不起好药,她老公得知她得了乳腺癌就跟她离婚了,那你说骨癌有救吗,血癌有救吗?

这些病属于慢性病,不会马上死亡,但不能保证随时会死亡,我在医院呆久了,也知道很多病情发作率。

我:

也有道理,可以理解为强者,也可以理解为她的病并不严重。当然能活下去,人还是要活下去的。这都是定义而已。人人不同,你是晚期,他也是晚期,晚期和晚期之间,情况还是有所不同的。

有些人晚期,只有三天,有些只有三个月,有些只有三年,这能一样?只有三天的,恐怕只能躺在病床了,因为他不会动了。有严重程度不一样,病都没有救,因为我们发现99%以上的是病死的,而不是老死的。

老死的,至少要活到100以上,或者120岁才算是老死,因为人有两个甲子的寿命,120岁,但之所以活不到,元气平时消耗过多造成的。当然了,现实中也有活到150的,好像英国还是法国发现了几例,总有强人的出现。但这是极少的,一个国家几亿的人,才出现几例而已。

花:

不奢望活到100岁,活到80岁就不错了,这是相对正常人来说,如果是30岁得了癌症的人,能延续10年甚至20年,我觉得那也是胜利,有个28岁小伙子,肝癌晚期,送到医院后,医生说两个月时间了,结果呢?一个半月就撒手人去

我:

那这些人高寿的,难道他们没有病?肯定也是小病不断,只是不严重而已。是人都有病,就看危险不危险,紧急不紧急,有些也不需要治,因为无解,像什么骨疼之类的。风湿,这些没法根治,也能慢慢拖吧。反正你的器官能顶过你其它的器官的生命值就可以了,就能保证你不死。

医生当然也不能往绝对里说,这只能是个范围,已经扩展了或扩散了,还怎么治,后面速度快一点慢一点而已,快的话死得快,慢的话死得慢,很慢的情况下,还可以高寿。当然了,人在面临疾病时的精神状态,也是很重要的,坚强与否对病的效果也有一定的积极作用,这是谁也无法否定的。但是不能说,同样的病有些人死得快,是因为人家不坚强。

花:

他老婆在走廊上哭的撕心裂肺,我给她到了一杯水,等她心平静下来,就问他,这病是怎么得的?她说去年就觉得胸口疼,在当地医院查说是肝腹水,就没当一回事,今年年后越来越严重,疼的吃不下饭,当地医生说送到武汉大医院诊断,于是转院,一检查就是肝癌晚期。当时人都傻了,医生说做不了手术,来点药吃,回家后不到时好时坏,不省人事送到武汉来,还没就几天就走了。

真是太快了!28岁小伙子。我发觉越年轻越死的快。倒是那些年纪大的反而还经熬,我在医院胸外科,肿瘤科,手术室待久了,看多了,生死无常啊,医院唯一欢声笑语就是产科了。

香:

我的天,基本都是病死。刘凌峰怎么样了最近。

我:

这种事情,虽然不知道轮到谁头上,当然还是有些规律可寻的,比如日常的生活习惯,作息规律,压力缓解,空气污染,生活环境,还有心理因素,都有可能,当然也有是遗传天生的,这就没办法了,比如像美国的那个演员朱莉什么的,活得好好的,把胸给动手术抹掉了,因为对她来说,她的家族根据病史,她那个年纪段里的女性几乎都得乳腺癌,那如此的确认,还不是提前去掉算了,不然,到时更麻烦,活得时间更短。这也是提前理性的选择,当然她是很坚强的,很理性,一般人很难做这种决断。

在生死面前,既有先天的,也有后天的,你说是命运也不为过。年轻人年纪小,经历的事少,越容易想不开吧,这也是原因之一。或者说,抗压力能力弱,经事少,没有经验,但对老年人也何尝不是如此呢?

花:

我从未想过自己还可以在医院交到那么多悲欢离合,见到急诊室最恐怖就是出车祸送来的人,我没看到现场,听我哥描述,就知道那就是人间地狱。我有晕血症,看到血就恶心呕吐,我不是医生啊。

我:

生死问题,都是在不确定性,寻找一种确定性,很难,更多的是一种解释而已。对他们来说,早就解剖过N个死人了,训练过,早就适应了。我说了,对医生来说,人就是一堆肉,一堆零件而已。

其实对于晕症,这个训练过,就不会有问题了。就像恐高症一样。

花:

我杀鱼都不忍心。我已经很久没吃鱼了,不杀生,我在医院看多了,觉得生命很脆弱

我:

这和医生没关系,我还杀过鸡呢。你不杀它,你怎么吃呢?

香:

我以前尝试过,我下不了手。不吃,我觉得好可怜。那是践踏生命。一个活蹦乱跳的东西,要死在我手上,然后我就让我父母杀了。动物也有生命,可能以后自己过生活,就会自己动手了。

我:

那生下来就是让人吃的。这是一个思想问题。和践踏没关系,农民养鸡就是要赚钱,让人杀的。人的生命可能真比鸡要脆弱,我看到死脖子断了以后,还能在地上转半天,人恐怕很快就不行了。原始人为了生存,什么不杀,你不杀,猛兽早就把你吃了,这也是人的一种本能,攻击力很强。世界上就凶残的动物,其实正是人本身。

遇到危险时,本能就会出来,决不手软,尤其是面临生死关头之时。

花:

在重症监护室,有的脑死亡,病人家属非要说他没死,心脏还没停止,不让医生拔下氧气管,宁愿烧一万多元的钱,也不愿意相信事实,医生无所谓,只要你出的事重症监护室住院费,你就是呆一个月也不管,那个重症监护室一天起步价1.2万元,住几天就是十万啊

我:

所以说,生死教育太重要了,可怜的是我们国人天不怕地不怕,从来不相信这类东西。很多人只要他活着,就会觉得自己没死,也不会想关于生死的问题,也不相信将来一定会死一样。

在生死问题面前,钱不是问题,因为只要活着,钱还是可以赚回来的。什么房子啊,车子啊,面子啊,在生死问题面前,都是浮云。

花:

那也未必,很多人因病返贫多的是,尤其是乡镇下面的城市,一场大病,回到解放前,同济医院不对医保,最怕人财两空,人也没救回,家里一贫如洗,我闺蜜婆婆车祸在北京重症监护室,5天了还没醒来,已经花了20多万,闺蜜和老公天天吵架,最后下了杀手锏,要么离婚,那么不救。她跟我说,不是她狠心,而是不想做无谓挣扎。

他老公气的不行,说她见死不救,她就说,那就离婚吧,结果老公不肯离婚,我都不知道怎么劝说,我想的是,这男人也是脑袋有问题,你妈半死不活,还搭上全家人生计去救,划算吗?退一万步说,即使醒来了,后期的治疗费也是无底洞。

老年人车祸,醒来要么是半身不遂,要么就是这病那病的,作为亲生儿子,就一个妈,让他不救,后续的心理是受不了的,不是说不该救,他是凤凰男,家里条件本身不好,在武汉奋斗多年,房子还是我闺蜜父母掏钱买的。

他找闺蜜父母借钱,岳母一句话顶他:你凭什么找我借钱,你现在住的房子都是我掏钱买的?!他哑口无言。这就是难度,救人需要实力的,说实话,你有个身价几千万,你想怎么救就怎么救。关键是你现在住的房子还是岳父岳母出钱买的,确实是没什么资格谈救人两字,我这个闺蜜当初和他结婚家里人死活不同意!

香:

那也没办法,不过这件事一来,这个男的估计会对岳母更加怨恨,会有更深的隔夜仇。离婚不就完了,照我的脾气是肯定离婚的,我宁可一分钱拿不到也不过这种日子,心里憋屈。

花:

岳母本来就瞧不起他,要不是看在女儿和外孙女份上,都懒得搭理,这大概就是经济不平等造成的。

他不想离婚咧,要离婚早就十几年前离了,他好不容易在武汉读大学,找了个经济条件不错的武汉姑娘,哪里舍得放弃?

那是你没有体会贫困滋味,我闺蜜说他家是真穷,每次过年回家都是带矿泉水,自带被褥,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下了火车还要转汽车,汽车下了还要爬山,有自来水,好像不干净,山区很穷,闺蜜是这样说的,下了汽车还要有2小时,不通车啊,还要走两小时,可想而知那是多么穷啊。

上面还有个哥姐,下面有个妹妹,都是穷的叮当响,他资助外甥女读书,考上北京一所大学,他妈暑假和女儿去北京看外孙女,顺带旅游,也是祸不单行,出个远门还摊上车祸。现在没法评论谁对谁错,只有一个,救人需要实力,这也是每个人面临的难题,想顾全家人,想让家人过得好,就需要赚钱,储备经济实力,这比那些选择自杀的人强百倍吧。

香:

连自来水也没有的吗?

湖北,我感觉没这么苦的地方吧,我在湖北呆了4年了,认识一大批湖北人,我一般都觉得四川,贵州那种山里的会这么穷。好吧,估计是恩施那边的,湖北的那个角落山多,唉,这男孩子也不容易。

我:

当然,有钱就要尽可能的治了,没钱,没办法,只能去死了。返贫不要紧,要紧的是能活着。人不可能那么理性的,面对这种事情,只有要有一息可能,肯定是倾家荡产也要治的。 当然了,也有一个生活现象,我有一个发小,本身有点钱也不算多,这点钱来的不容易,他妈得了血癌,在长征医院还是什么医院,花了二十多万了,他老婆不愿意再花钱治了,一方面是治不好,另一方面确实是花钱厉害。

后来,他和他老婆抄了一架,他老婆要和他离婚,他也放弃了也怕闹,就把他妈弄回老家里,也不给治,只让吃安眠药,或打止痛针,眼睁睁,不到半年就去世了。

这事确实很难,医生说可以治治能多活几年,但是呢,人在钱面前确实很难,这是一个真实的例子。

这事说起来,很多人说我位发小的坏话,也不能说坏话吧,也是事实,人家说他不管他娘死活了。他也很郁闷,一说这个,也气得直哭,一方面怨他老婆,其实还是有些钱可以再治治的。一方面也怪自己钱赚得不容易,再发可能就花完了,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当然他也承认自己无能为力太贪钱了。总之是很后悔的,人钱两难。

对他来说,遗憾的就是,没有尽全力,因为他本身也说了,还是有点钱的。

被人骂和误解,甚至是自己也觉得自己对不起他妈,这种自责,一想起这事,就很容易哭上一阵子,心里有太多的遗憾,如果一个人,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别人是很难理解的。说白了,情况很简单,但是对人的心理影响是一辈子的,该尽力还是要尽力。难就难在,就像你们说的,明知道救不了,还要把钱花完,问题是没有尽全力去救,怎么又知道救不了呢?

在病、人、钱之间,在面临真正的这类事情的时候,就显示出来人性了。是的,不要看平时一个人说什么,而是看他遇到这种问题如何选择。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