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翠

1、

  唐朝年间,白西县东边大约30里处有一小乡村,四面环山,土地贫瘠。当地村民勤劳淳朴,每日早晨鸟鸣而起,日落而息,耕种几亩薄田或到山里摘采药材维持生计。

   村西路的尽头是一小户人家,只有一人,姓张名生。张生家境贫困,早年父母双亡,全靠婶婶日夜操劳喂给吃食。此子少年聪慧,喜爱读书,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深得教书先生的宠爱。大家都说张生考取功名,高中进士光耀整个乡村也是不难的事情。

   过了数年,大比之期,东邻西舍纷纷拼凑些银两赠与张生,于是在大家殷切的目光中踏上了上京赶考之路。张生行走在大路上,此时正值阳春时节,春暖花开、桃花、杏花等吐露芬芳,争奇斗艳,房屋茅居错落有致,遥遥相对。

    其间有数位富家公子骑着高头大马经过,看着张生布衣寒衫,低头嗤笑。张生却不以为意,心想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金缕衣、依靠自己的才华,金榜题名、扶摇直上九万里、一日尽看长安花,自有这些富家公子羡慕的时候。

    张生走了半日,日光逐渐毒辣起来,不禁又饥又渴,这时走到岔路口,一条小河顺着道路蜿蜒而下。河岸边芳草青青、杨柳低垂,于是停了下来,双手捧起水珠洗去面上的尘埃,然后痛饮几口,无比舒适。

     正待解下包袱,取出干粮充饥,忽听得不远处有哀鸣声音发出,赶忙走上前去。只见一只白色小狐狸躺在树下,小腿受了伤,鲜血一滴滴掉在地上,眼睛无助的看着他,动也不动。

     张生望着白狐,想到自己身世,心中涌起一阵凄凉。此物斯人,同是影单孤支、飘零在人世受苦,怜悯之心顿时升起。于是小心翼翼抹上山里的草药,然后将干粮掰成小块,就着清水慢慢喂它吃下。不久之后,白狐或许有了力气,转过身来朝他点了点头、慢慢消失在河岸深处。

   太阳西垂,暮色逐渐沉重起来,张生极目远眺,尽是长路漫漫,看不见城镇村落,只见一庙宇模样,不禁加快了步伐。走到不远处,才知道这庙宇早已无人居住,残壁断垣,杂草重生、房梁外部油漆脱落、烂砖碎石随地可见,心想只有在此过夜,明早继续赶路。

   夜色深沉,张生点燃蜡烛,取出一本书,默默观看,四周一片寂静,只听风吹树叶沙沙作响。文字在书的行间跳来跳去,不久便觉眼乏体困,沉沉睡去。

2、

 朦朦胧胧之间,一阵瑶琴的声音由远及近徐徐而来,将他唤醒。琴声时而如流水潺潺、清婉流畅;时而如玉珠落盘、叮当作响。其中夹杂着女子的低吟浅唱“杨柳醉清风,幽乐染情浓、微波荡清曲、何解相思痛。”

 张生沉浸在声音中久久不能自拔,于是按着方向细细寻去,转眼之间来到一座大宅前。大宅飞檐仰宇,树木参天,四处悬挂着灯笼犹如白昼,侧门洞开有人进出。张生跨入门内,四处张望,原来是一座后花园。

 花园精致玲珑,石山石屏栩栩如生,中间池塘十几片荷叶泛起,更添别番风趣。池塘边有一小亭,有一女子端坐石墩之上,丫鬟侧立在旁,正在拨弄琴弦,琴声绵绵不息,久久不绝,随清风拂拂吹来。

 张生如痴如醉,顺着廊桥走上小亭,仔细端详。女子如花似玉,玉裙霞帔,樱桃小口、增减一份皆失其美,看见张生却也并不慌乱,一曲终了,余音袅袅散去。

  “你是何人?还不快快离去!”旁边丫鬟双眼圆睁,喝道。张生稍许慌乱,正想解释。女子笑口盈盈,玉手轻轻抬起道“小玉,不要吓着恩公。”“恩公?”张生颇感诧异,女子貌美如花,应是天上瑶池仙女,自己久居偏僻乡村,从未见过。

  此女站起身来,脸色微红,羞答答侧身向张生施礼。“狐女小翠修炼近千年,化为人形,今日不小心为毒蛇所害,幸好遇见恩公,不然道行尽失,性命难以保存。”

  张生回想原来如此,所救的白狐与小翠重叠,倒有几分相似。丫鬟脸色一变,搭话道“小姐见公子露宿破庙、荒郊野外,害怕有什么闪失,因此弹琴引公子前来!”小翠朱唇轻启,啐道“别听小玉胡说,还不在前面带路,让恩公前去休息。”

丫鬟提着灯笼在前面引路,张生与小翠跟随在后,不知不觉来到宅内二楼偏房。小姐低低说“请公子更衣就寝,早早休息。”说罢迟疑不定,转身与丫鬟就此缓缓朝外走去。张生望着小姐远去身影,心神俱醉神魂颠倒,痴痴一片。

过了良久,张生空落落的心才有了点着落,四周环顾,一张红木雕成的绣床摆放在前方,梅花帐子落地低垂,空气里弥漫着淡淡幽香,仿佛是小姐离去留下的气息,时隐时现。张生坐在绣床上,轻抚梅帐,似乎小翠依偎在旁,玉软温香。虚幻缥缈中张生慢慢睡去。

天空突然下起雨来,噼里啪啦打落在地上,发出声响。张生被雨声惊醒,忽然看见小翠呆坐绣床,云鬓散乱、楚楚动人。“下雨天气寒冷,我来看看公子所盖是否合适”小翠微羞说道。张生心中一动,自少独自生活,细微处怜己何人?顺势将小翠抱入怀中,小翠微微颤抖,却也不挣扎。孤男寡女,良辰美景,烛光轻轻闪动,两人滚落在床上,自然成就一番风流好事。

晨起雾散,张生从睡梦中醒来,大宅小翠皆不见踪迹,自己仍处破庙之中。只见旁边有个小箱,打开却是数封银锭还有白纸一张,上写娟秀小字“公子前去,注意身体,中与不中,早去早回此处,小翠。”回想昨夜,如真似幻,似假还真。张生暗暗下定决心,早去早回,再与小翠相会。

3、

张生来到京城,果真繁华世界与别处不同。雕栏勾檐,金碧辉煌、豪门大宅随处可见。街市上人潮涌动,熙熙攘攘、行人络绎不绝、男子绸缎满身,女子罗裙飘扬。酒店茶亭遍布两旁。

张生选好客栈,正准备住下,忽听耳边有人在唤他的名字。回头一看,原来是乡试同年,大上两岁的王选。两人乡试时认识,志趣相投,常有书信来往,此时京城得见格外亲切。王选道“为兄还在为你担心呢。”张生颇为不解。

王选接着说“晋城远郊有盗贼出没,此是你来京城必经之路,害怕兄弟为贼人所伤。”张生说“小弟跋山涉水,一路平安,并没有意外发生,谢谢兄长。”

过了十余日,已经是阳春三月,春闺正式开始。众人进入考场,张生踌躇满志,尽展生平所学,文章做得花团锦簇一般,高中进士,十余年苦读,得尝所愿。皇帝赐宴殿前,众人皆来朝贺,更有房师提携,介绍户部侍郎之女上门提亲,一时间风光无限前途似锦,过去种种都皆抛之脑后。

二月以后大婚之夜,白日的喧闹已然逝去,张生身着红色长袍,腰束金丝纹带,坐在大堂之上。他望着深宅大院,山水树花、亭台楼阁应有尽有。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人生两大喜事降临自身,却没有预期中那般欢喜,一阵愁绪反而涌上心头。

此时夜深月明,四周一片寂静。忽然听到空中传来一声叹息“朝廷腐败,你保他一路太平,你保他进士得中;如今镜花水月,空余伤痕”“爹,别说了。”一女子抽泣道,从此再无声响。

那是小翠的声音,张生想到。昨日场景一一浮现在眼前,原来自己从未忘记,那清婉的琴声、俊美的容颜。还记得那夜所说的海誓山盟,如今已随风散去。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原来自己就是那个负心人哪。张生心中悲伤,两行清泪不禁从眼睛里流出,顺着身体曲折而下,哭出声来。

“公子,公子,你怎么了?”一阵急促的摇晃,张生睁开眼睛,面前是小翠慌张的眼神。张生摸着小翠、又掐自己,方才知道发生的一切尽在梦里,然而此梦虚无缥缈,又十分真切。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张生微微一笑,过去种种已逝,未来种种可知。随即捏住小翠的玉腕,道“只做鸳鸯不羡仙,让我们共渡一生一世。”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