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年15:榴莲,香菜与牛蛙

简年15:榴莲,香菜与牛蛙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一般去外面吃,服务员总会问一句,有什么忌口?我不用多说,必然是香菜。

有时候去拉面店,好大一碗,十分足量,而牛肉只有轻飘飘的,薄如蝉翼的两三片,若不提防,师傅还会十分客气的撒一大把香菜,漂浮在碗面上,就像,就像河散不开的绿萍。再拨开,再吃,就少了很多兴致,而且余香隐隐扑鼻,惆怅难堪。

除了香菜,绝口不吃的还有榴莲。

大家对榴莲似乎很有共识,爱吃的人,闻着也香,我估计比香菜要香,而不爱吃的人,比如我,这简直无法忍受。

榴莲,好歹算水果中的一方之王,怎么可以臭的如此丧心病狂。要是甜品店正好有几个人点了榴莲,那股幽香萦绕,简直如入鲍鱼之肆。

我记得,有一场水果沙拉DIY,一群童鞋后乐翻了天,叮铃桄榔东西一大堆,有只家伙当场弄开了一只榴莲,不知从哪里风闻我极度排斥榴莲,结果,看西洋景了,他在后边追,热情邀请我品尝,我在前边跑,十分狼狈。

除了榴莲,还有一道众所周知的美食,牛蛙,做法多样,常与泡椒搭配,想必是川渝名菜,我却从不下筷。

我想,与我一起吃过饭的人,绝不会见到我主动点这菜,或者碰一筷蛙肉的。也许,很多人可以理解榴莲与香菜的诡谲,但何至于对牛蛙这道佳肴也熟视无睹呢?

鸭也吃得,鸡也吃得,这个,反正就是不吃,没有理由。

这也许是一种怪癖。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