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满标签的人生怎能轻装上阵

        小丽在朋友圈学到了“积极废人”这个词,发现和自己的状态非常贴切,于是晒出年初立过的flag,自嘲道我就是“积极废人”;小明给小丽点完赞,又晒出网红餐厅的打卡,没错,这里有个“隐形贫困人口”;小张留言“这家好贵但好好吃,我都胖了,五月不减肥,六月徒伤悲。”于是小李愤怒地回复“口头胖子,鉴定完毕!”每一波新标签的出现都是一场社交媒体的狂欢,从最初的新标签介绍到朋友圈里自嘲式的认领狂欢再到大V们或嬉笑怒骂或语重心长的指导人生,新标签的成长周期收获的是往往是几十篇微信爆款文章和广告盈利,而被贴上标签的人却看似清楚实则模糊。

        那么,我们为什么爱贴标签?从心理学的角度,人类总是不自觉地去分类贴标签。当每天要处理的信息过多时,通过贴标签分类进行认知是一种非常省力的方式,但付出的代价则是因为刻板印象而忽视了个体差异,而在脑海中产生一种看似精确实则模糊的形象。从最早社会对第一代独生子女群体的批评到垮掉的80后到当下被无数标签所定义的青年群像,引发的是过度想象和审判权力的滥用。而对于当下兴高采烈认领标签的人,标签意味着小群体的认知,意味着具有安全感的归属;标签是最好的自我介绍,自我标榜,是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的心理暗示。但悖论的是每一个标签的产生所引发的的网络狂欢却指向了基数庞大的被贴群体,如果小丽发现“积极废人”的标签已经贴满了朋友圈,那么如何向他人标榜一个与众不同的自己呢?最常见的答案是继续贴标签。从统计学的角度,似乎属性越多越详细,与他人区别的可能性就更大。如果全国有三千万个“积极废人”,三千万个“隐形贫苦人口”,那么同时贴上两个标签的人可能只剩下1千万,就这样与2千万人相区别,小丽觉得松了一口气。于是继续贴上“口头胖子”和“消极KOL”的标签,在社交媒体上留下一张满是标签的脸。小丽的母亲看看摇摇头,“你自己的脸那么好看,为什么要用标签挡住呢?”小丽的父亲则郁闷地说:“为什么你的标签都这么消极呢?”

        标签的多元化实际上体现的是当下的价值多元,而消极标签的盛行则与当下成功标准单一、狭隘息息相关。当失败被成功所反向定义的,当这个社会充满“你已被同龄人抛弃”、“00后已经挖到第一桶金”之类的喧嚣时,“丧”、“佛系青年”等负面标签就成了反叛者的自嗨。实际上,无论是“积极废人”还是“佛系青年”都只是游戏性的策略,贴上标签的人只是用消极抗拒着庸俗的成功学。

        然而标签贴的越来越多,而我们对自己的认知却越来越模糊。特别是当负面标签成为一场自嘲的狂欢时,我们也开始无意识地根据标签进行印象管理,被标签拖入无力反抗的深渊。若社会太喧嚣,标签并不能成为我们抵抗挫折和磨难的盔甲;若社会太苍白,标签也不能标榜我们的与众不同,。相反贴满标签的人生因为遮住了应有的样子而面容模糊,贴满标签的人生只能负重前行。

        而我们是否还记得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个体,个体成长过程中都有独一无二的风景。撕下标签,注视自己独一无二的面容,凝视我们与众不同内心,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力量和勇气。愿每个人都能撕下标签,轻装上阵,用自己读过的书、走过的路、克服过的困难、赢取过的掌声定义自己。

简宝玉日更训练营打卡第八天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