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东西

出来野营,由于估计不足,只带了一点盐。正担心盐不够呢,傍晚的时候,来了两个“邻居”,高个的男士,估计是南美来的,用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问我们,“能卖我们一点盐吗?”因为口音重,我们反复问了好几次才明白过来。我跟其中一个男生要他手里的一次性纸杯,结果没想到杯子里还装着饮料。他着急忙慌地把饮料倒地上,又用衣服下摆擦杯子。我赶紧说我们有杯子。我回木屋给他们倒了一半的盐。等我把杯子递给一个男生,那个男生很紧张地问:“How much?”我说:“只有一点,可能只够你们晚餐用的。我们的盐也不多了。”他又问:“多少钱?”我赶紧摆手。他们连声道谢着离开了。

第二天,我们开车去沃尔玛买补给的东西。我采购了个把小时。满载而归的路上,老公突然问我:“买盐了吗?”哟,糟糕!忘了!我叫老公开回超市去。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死活不肯回去。我说:“就算你不管我,那还有孩子,还有朋友呢。”他死活说不动,说要我想办法去借,说他太累了,不想再开回去。我说那我来开车。他牛脾气犯了,也不理我,一鼓作气开回了营地。一开始我还真有点着急、生气。

到了营地,他可能觉得在朋友那里多少有点说不过去,就开始数落我,说我忘性大。又说想要考验我一下,看我这个凡事不求人的人能不能找人要点盐。他说得越多,我就知道他心里越不自在。我开始偷着乐了。......很快,他就开车回城了,明天要上班。

今天一早,我看见营地内有一户邻居要走了,正在门口收拾行李呢。我赶紧回屋拿了个纸杯。正要上去借盐呢,发现他们已经拉着行李箱往外走了。算了吧!我巴巴地看了一会儿,放下了杯子。

过一会儿,看见远处一户邻居家有人走出来,他们应该是今天要离营的。我赶紧拿了纸杯走过去。“早上好!请问你们有多余的盐吗?我们要呆一个星期,但是盐不够了。”两个女生邻居说有盐。其中一个马上拿着我的杯子,回屋去给我装了一大杯盐。我问她:“你们自己用的还够吗?”她说“够!我们马上就走了,而且我们还要去沃尔玛。”估计她们把所有的盐都给我们了。我万分感谢地离开了。

原来跟人借东西还挺简单的!

朋友的孩子有点发烧,正愁没有发烧药呢。问了公园管理处也没有。

散步回来的路上,碰见营地的另外一家人。门口有三个孩子在那里玩。我忽然想,或许他们会有退烧药。我跟他们打招呼:“早上好!”几个孩子没理我,这时从屋里走出来一个妇人,微笑着朝我打招呼。我们聊了一会儿野营的事,来多久了,呆多久,这个营地咋样之类的。言归正传,我问她:“请问你们带药了吗?我朋友的孩子发烧了。孩子的爸爸把车开走了,我们也没法去买药。”妇人说:“有!有!我女儿那里有,她上厕所去了。你们等一下。这些是我孙女,我是外婆。”一会儿功夫,孩子们的妈妈回来了。她拿了一瓶红色的退烧糖浆,分了一些给我们。我们连声道谢。外婆说:“不用谢!有什么需要的就说。”外公骄傲地说:“我的孩子在医院工作,她有药!”我满心感激:“太感谢你们了!我们正发愁呢。车也没有,孩子爸爸也不在。实在不行就只能让孩子爸爸大老远送药过来了。谢谢!谢谢!”孩子的外婆和妈妈听了也很高兴。外婆说:“没事儿!有啥需要帮忙的就说啊!”

“嗨,你借东西还借出瘾来了!接下来借什么?”朋友打趣说。

真好!人与人之间互相帮忙!:)

(续:朋友说:“不过你刚才不该告诉别人咱们这边爸爸不在。”我一想也是。......下午的时候,我们正在门口的草地上玩,新来的一个大肚子的中年男邻居走过来,边走边说:“你们家的爸爸是在路上吗?”朋友说是。邻居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叫我们啊!可以过来吃个热狗!”我心里顿时觉得温暖无比。你看我们的堤防心多重!......过了一会儿,我忽然醒过闷来,他肯定是看着我们两个年轻女人在一起,又带着孩子,十有八九是同性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