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冬天里的树叶逐渐的凋谢完了,父亲的头发也开始发白。突然不经意之间,发现父亲的背也不像以前那样挺直,有点像冬天里的雪积压在树枝上的感觉。

    时光蹉跎,蹉跎了父亲那厚实的背。依稀记得2008年的冬天里,外面飘起了鹅毛大雪,踩下去看不见自己的靴子。只记得父亲用厚实的毛衣裹在儿子身上,紧紧的搂住儿子。那时的儿子,能感受到父亲结实的背,能感受到父亲胸膛那颗跳动的心,能感受到父亲的温暖和这冰天雪地形成了对比,唯有留下了那一深一浅的脚印。

    父亲是严厉的。四年级的时候,儿子因为玩游戏忘了回家,便享受了一顿竹笋炒肉丝的滋味。

    “让你玩游戏!还玩不玩?!”:父亲低沉有力的声音就像是雷雨之前的那阵雷声。

    “不玩了,不玩了”:儿子抽抽噎噎的回答道。

    此时此刻的脑海中浮现了当时的影像。父亲拿着竹条,锐利的眼光扫在儿子的脸上,感觉被针扎了一般。或许父亲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因为父亲是个老实人,没有读多少书,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对于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许顽固的思想深深的根植在父亲的脑海中,所谓的”不打不成器“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现在觉得父亲书读得不多,是幸运,却又是不幸。父亲是个工人,只会将自己的本分做好,过着城市工人很平常的一天,没有恍惚的心,只知道自己需要挣钱,需要养活整个家。没有娱乐的心,唯一有兴趣的便是那19寸左右的彩色电视,晚上坐在床上看那军事频道。或许,过去的父亲有了一颗想当兵的心,现实的残酷却让我们低下头,可是我们仍然努力的抬头望着远方蔚蓝的天空,这既是一种奢望,却是努力的方向。

    到城市打工的父亲,或许最终的归宿还是家乡。可是儿子能看见父亲的眼中对这个生活了20年的滨海城市有着无线的眷念。父亲的青春年华奉献给这个城市,踏遍了这座城市,见证了这座城市的20年变化,可是这所城市依旧不能留下父亲的心。

你可能感兴趣的